疫情封锁下的“代孕之都”乌克兰:快来领回你们的孩子!

纵相新闻

发布时间:05-1920:54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周安娜

当芙拉比亚决定通过代孕生孩子时,她在地图上查了一下乌克兰,计算了一下距离——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距离乌克兰的首都基辅,大概12800公里。

"这是我们最后的选择。当我们听说一个同事也在这么尝试的时候,我们放弃了其它所有办法,就指望它了。"芙拉比亚说。

芙拉比亚尝试过几乎所有治疗不孕的方法。在经历一次痛苦又复杂的手术后,她怀孕了,可后来又遭遇了流产。

"所以,当我们在乌克兰的代孕者确认我们的情况很好,并且怀孕在顺利进行时,我们开心极了。"芙拉比亚的丈夫何塞说。

然而他们没有料想到的是,孩子的出生却伴随着新冠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的爆发。他们被迫“滞留”在了大西洋的另一边。

现在,儿子曼努埃尔已经出生七周了,但夫妇俩还未亲眼见到孩子一面。

(图说:何塞和芙拉比亚。图源:BBC)

“这是最可怕的噩梦,”何塞说,"等了这么久,现在又要等更久,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获准过去看他”。

由于疫情,乌克兰和其他许多国家一样,已经向国际游客关闭了边境。这使得数十名由乌克兰代孕者所生的婴儿陷入了困境——他们本来早就该被他们的父母“领走”的。

“我们的孩子在12800公里外出生了”

3月30日,曼努埃尔出生了。一大早,夫妇俩在上班途中接到了这个消息。

"他们(代孕中心)发消息说,我们有了一个孩子,还有1.28万公里就能见到他了……我们兴奋的差点出了车祸。"芙拉比亚回忆说。

那天,他们通过一张照片,第一次看到了他们健康的、8磅重的小男孩。

(图说:夫妇二人的儿子曼努埃尔。图源:BBC)

"代孕者发消息告诉我们,她有一个幸福的怀孕过程,并且很自豪完成了我们一生的梦想,"何塞说。"我们没有机会见到她,但我们告诉她,她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家庭,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芙拉比亚补充道。

原本,夫妇俩预订了4月2日的航班飞往阿根廷,中间要在马德里转机。

然而,受到疫情重创的西班牙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旅行可能无法按计划进行。

“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想到会根本无法出行。我们有一种‘虚假的乐观’,即使眼看着各地机场开始关闭,我们还在继续计划着各种事项。”芙拉比亚说。

很快,随着欧洲多个国家关闭边境、阿根廷在3月中旬进入封锁状态,这对夫妇开始绝望:“我吓坏了。我们知道情况特殊,但我们还是低估了它的影响力”。

“我们开始定期通过发短信与代孕中心的西班牙语协调员沟通,得想出一个计划。”何塞说。

最后,“你们留在原地”,是那边给出的方案。

“他们安抚我们说,新生儿会很安全,会被照顾好,吃得很好……我们从未见过我们的代孕妈妈,诊所负责管理这段关系,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太了解。当然,她的费用是付了的。”何塞说。

即便乌克兰的“代孕费”相对低廉,然而对于这对阿根廷夫妇来说,做出这个选择意味着除了向家人借钱,还需要申请贷款。

他们没有透露自己花了多少钱,但 "大概有一半的钱都花在了代孕上"。

婴儿旅馆

芙拉比亚夫妇所委托的代孕者来自乌克兰最大的代孕中心BioTexCom。报道称,每年有2000到2500名儿童通过代孕在乌克兰出生,几乎有一半是通过BioTexCom。

疫情期间,这里所有受困的代孕宝宝被该机构安排住在旗下的威尼斯旅馆(The Hotel Venice)里。

这家酒店一般情况下是外籍父母来乌克兰接孩子时的住宿地。而现在,这里的护理师们在24小时不间断地工作。

(图说:该酒店发布的图片显示了疫情期间有许多婴儿无法被父母领走。图源:BIOTEXCOM)

"我们有来自意大利、西班牙、英国、中国的宝宝……"代孕中心的律师吉尔曼说。

酒店里的小床排成一排,每个婴儿的睡衣上都印着鲜艳的名字。"我们为他们感到非常难过,没有人能代替他们的父母,"一位护理师告诉BBC,“我们试图将孩子的照片发送给父母,还可以进行视频电话,但这也不能代替直接交流。”

"他(儿子)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他",何塞和芙拉比亚每天从护理师那里得到儿子的最新消息,"当他满一个月的时候,我们有过一次非常长的视频电话,"芙拉比亚说,"能实时看到他、和他说话,这让我们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

(图说:乌克兰代孕者所生的婴儿在酒店里受到照顾。图源:AFP)

由于担忧孩子久久无法与父母团圆将引发人道主义问题,上个月,BioTexCom拍摄了51名新生儿的影片并上传到网络,呼吁公众和政府重视代孕婴儿无人领回的困境。

而从网络上流传出的另一段影片可见,24小时照顾这些婴儿的护理人员相当绝望。

路透社报道称,乌克兰议会人权委员会专员表示,BioTexCom的影片显示该国拥有“庞大而系统性的”代孕产业,而婴儿被宣传为“高质量产品”,她认为应修法阻止外国人到乌克兰借腹生子。

视频迅速引起了舆论的发酵,也重新引发了人们对乌克兰松散的 "生孩子生意 "的争论。

据悉,目前代孕中心还有35名婴儿没有被领回。负责人表示:“我们已经料到会有负面反响。鉴于(外籍)父母入境需要被隔离14天,我希望尽快让他们进入国门。”

外交谈判

由于新冠疫情中断世界各地的海陆空交通,身在其他国家的父母没有办法前往乌克兰接回孩子。乌克兰政府表示,只有收到有关国家使馆的申请,才会允许外籍父母进入乌克兰。

不过,乌克兰人权事务专员指出,某些国家的大使“拒绝”出面干预,导致“这个问题始终都没有得到解决”。

(图说:乌克兰最大的博里斯皮尔国际机场已于3月16日关闭。图源:BBC)

"我们等了20天左右,才明白现在的情况非常复杂。然后我们提出了法律请求,"何塞解释说。

谈判已经取得了进展,乌克兰方面已经同意让他们入境。现在,夫妇俩正要求阿根廷政府以人道主义为由,允许他们飞往大西洋彼岸。

即便如此,当他们降落在另一边时,等待仍不会结束。"我们需要自我隔离14天,才能见到我们的孩子,"芙拉比亚说。

"但这样做是有意义的,虽然有风险,可从宝宝的角度来说是明智的。"

目前,由于基辅暂停几乎所有航班,夫妇俩如何带着孩子返回阿根廷还是个问题。

"我们现在不关心那段路程。我们只知道我们有一个七周大的儿子,他离我们很远,我们需要到那里去,然后再看情况。"芙拉比亚说。

“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对我们来说真是太不容易了,身心俱疲。我们需要等待这一切结束”。

"我们需要和他见面。然后再来处理其他的事情。"

(图说:乌克兰首都基辅已经慢慢开始放宽限制,市场已于5月中旬恢复营业。图源:BBC)

代孕大国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乌克兰2018年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至3美元,是欧洲最穷的国家。

乌克兰的代孕价格,自然也不高。当美国的代孕费用至少8万美元起时,乌克兰的一个“代孕套餐”只收3万美元,价格优势十分明显。

从2015年开始,随着亚洲的 “代孕热点”国家(如泰国、印度、越南)的代孕服务被收紧,以及禁止商业代孕的法律陆续颁布,乌克兰变成了“全球商业代孕”的中心。

可以说,乌克兰几乎是对代孕要求最宽松的国家,甚至是“过于宽松”:买一个高级代孕套餐,连孩子的性别都可以选择。

不仅如此,这里的相关法律规定也十分“超前”:

当其他国家还在为孩子到底属于生理学意义上的父母还是代孕母亲而纠缠不清时(泰国曾出现过孕母对孩子产生感情,生育后不愿意签字,令生理父母无法带走孩子的案例),乌克兰的法律规定,必须至少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才有资格成为代孕母亲。这是一个严格的规定,旨在防止任何感情上的依恋。

(图说:乌克兰代孕广告。)

在乌克兰的公共汽车和地铁上,满满的都是招代孕母亲的广告,他们会用最直接的方式问你:你的年龄在18到35岁之间吗?你生育过健康的宝宝吗?身心健康、遵纪守法吗?

如果一个贫穷的乌克兰女孩,无论是否美貌,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肯定的,那她离这个冷酷的高收入行业已经不远了,这种诱惑会一直试探着,直到她被贫穷击倒。

据悉,BioTexCom给出的代孕酬劳是11000美元,每个月还有250美元的津贴。一年下来,仅仅3000多美元的津贴总额就是乌克兰人平均年薪三倍多。

“像牲口一般被对待”

“他们说BioTexCom善于安抚代孕母亲的情绪,承诺会好好照顾她。”一位代孕母亲阿丽娜说,自己是听了这样的说法才下定决心的。

然而在代孕过程中,她才发现,这个行业第一的代孕公司里,一个代孕母亲的生活条件有多糟糕。

(图说:BioTexCom代孕中心。图源:BioTexCom官网)

怀孕32周后,阿丽娜和另外四个代孕母亲被安置到一个小公寓,她需要和另外一个怀着孕的女性睡一张床。

“这里大部分女人都来自小地方,生活绝望。我们第一周就在那里躺着哭泣,吃不下东西。”而主管会来检查她们的状态,“如果我们下午四点之后不在这里,就会被罚款100欧元;如果对外批评这个公司,或者私自和孩子的生理父母联系,也要罚款。”

接近预产期,代孕母亲会被公司送到基辅附近的州立医院准备分娩。那里的医院条件十分简陋,“我们像牲口一般被对待,被医生嘲讽,连热水都不提供。我想转到另一家医院,工作人员威胁我说,敢抱怨一下,就不给我钱了。”

生育过程也充满了风险。阿丽娜在成为代孕母亲前一年做过心脏手术,BioTexCom却没有询问她的病史。

生下孩子三天后,阿丽娜开始大出血,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朝她大喊:“真是烦透了你各种毛病!”

九死一生,阿丽娜最终生完了孩子回到家,装修了房子,她的儿子也准备第二年去上大学,“很高兴能帮助一对夫妇获得属于自己的漂亮孩子。”

“但我再也不会去做代孕了,这是我噩梦般的经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