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健康码,疫情结束后还能有什么用

发布时间:05-1918:34

经济观察网记者任晓宁 5月18日下午,又一次使用腾讯会议开视频会时,广州市政府服务数据管理局一级调研员梁文谦瞬间想起了100多天前,健康码研发初期,他和腾讯员工一起没日没夜的日子。

广州是上线健康码较早的一个城市,当时,口罩还是紧缺产品。广州穗康小程序第一天上线口罩功能时,有1.7亿访问量。目前为止,广州健康码(穗康码)申请人数超过2100万,现在小区通行、公交、地铁仍需健康码,每天亮码率还是很高。

腾讯公司公布的健康码总数据是,已经覆盖全国20多个省,超过400个市县,覆盖的人口数超过10亿,总访问量突破了260亿次,累计亮码人次超过90亿。

当疫情彻底结束,健康码终将不再亮起。到那时,10亿人都使用过的健康码,会成为特殊历史中消逝的一个小插曲,还是改进后继续发挥作用?

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云总裁邱跃鹏认为,到了后疫情时代,健康码的平台可以转变成日常中社会服务数字化的技术平台,“健康码作为特殊时期的一种探索,未尝不是对未来在线政务服务进化的提前演变。”

梁文谦赞同了他的说法。深圳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副局长王耀文也表示,希望能把健康码升级打造成深圳市民码。

10亿健康码背后

进入5月中旬,经济观察网记者出差路上,仍离不开健康码。

机场登机前,工作人员会招呼乘客到柜台前扫描健康码,逐一填报个人家庭住址、往来城市等地区。正式登机时,绿码才能进入机舱。

健康码研发初期,是为了防控疫情。王耀文记得很清楚,大年三十晚上,吃年夜饭期间,收到了上级指令,要求马上参与疫情数据分析工作。第二天,她和腾讯员工一起沟通研发健康码。那也是腾讯第一个健康码。

一开始他们没有对这个码寄予太大希望,当时主要防控措施还是线下,依赖基层网格队伍。

变化发生在2月1日,深圳健康码正式上线,当天申报量达5万。这大大超出了王燿文和上级领导的预料。

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春节期间,超过1000多万人离开深圳,春节后他们即将返回。如何才能确认这些人的安全?深圳市对健康码进行了升级,加入了过往行程、计划返深行程等,这也为之后健康码能够支撑各个阶段的发展做了铺垫。

3月21日,上线50天时间,深圳健康码更新了33个版本,几乎不到2天就有一个版本出来。“我们快速迭代在这里已经应用到了极致。”王耀文说。

3月末,深圳迎来疫情境外防控。4月上旬,深圳健康码和国家健康码及跟广东省粤康码互通互认。4月下旬,深圳中小学开学,整个开学过程当中申报全部都使用了健康码。目前,深圳健康码申报量2030万人,累计访问量18亿,亮码量接近2个亿。

“市民给予了健康码非常高的评价,他们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问题也会反馈过来,我们再把它发到基层,通过这样的渠道能够快速发现市民紧急的需求,给他最直接的帮助,体现了人文的关怀。”王耀文提到,到今天为止,健康码仍发挥非常大的作用。

特殊时期的数据化治理

政务服务数字化其实并不新鲜。深圳、广州是国内经济发达城市,早已上线了智慧城市服务。这次大范围推广健康码过程中,他们发现了很多以前想不到的问题。

“平时没有感觉到,但是通过这次疫情很深刻感觉到,我们智慧城市的挑战在于基础支撑,网络、云都面临非常大的挑战”。

王耀文在思考,单纯依靠政务云是否可以支撑这么大社会范围的应用,她认为,应该建立政务云、公有云之间的协同和互动。

此外还有人员分类问题。广州健康码上线前期,发现人员扫脸范围很复杂,除了内地人扫脸,还包括港澳、台湾的同胞,以及外国人。除了有身份信息的人,还有没有身份证的幼儿园、小学生,这些问题都需要政府部门提前考虑到。

具体使用过程中,并不是有了健康码就行了,更关键的是,健康码小程序要跟政府端结合才能发挥很大作用。广州为此配备了社区、医院、疾控中心等不同部门,按照不同角色、系统,在流转过程当中形成一个整体的体系,这样才能够把健康码联动起来。

全国健康码更是实现了卫健、通信、交通运输、民航、海关、铁路等多个跨部门、跨地区的数据。在之前,从未有过类似情况。这一次健康码的全国普及,也是全国政务系统线上化工作的一次预演。

会不会侵犯个人隐私?

健康码在全国应用的背后,是10亿人的数据信息。有一种担忧的声音提出,健康码会不会泄露个人隐私?

对此腾讯健康码负责人、腾讯云副总裁罗朝亮说,健康码好的方面大于弱的方面,他距离说,扫二维码来支付已经是非常成熟的技术,在涉及到资金的场景下都能用,健康码只承载个人的身份信息,没有通过端的形式展示,会是更安全,更好的技术。

“任何一种新技术出现的时候都有正反两面,好的方面我们加强放大,不利于社会发展或者存在一些安全隐患的地方,我们一定要通过一个技术手段或者国家法规或者行政手段进行管控。”他说。

不过他也提出,怎么把政府和企业,和个人的数据打通,怎么才能建立一套体系应对未来的变化,这是当下的一个挑战。

下一步酝酿成为市民码

疫情期间使用健康码后,王耀文觉得,之前的智慧城市跟数字政府,其实并没有真正解决对社区居民的服务,这次整个社区在疫情防控当中担负重任,但是感觉到信息化手段还是很缺乏,未来要重视智慧城市和数字政府服务到基层社区。

对于健康码,她希望能升级打造成深圳市民码,而且是城市级服务码,能够推动城市一体化。让市民码像电子身份证一样,市民通过它进入到各个平台的入口,肩负身份识别的作用,以及各种入口识别的作用。

广州市健康码也在酝酿下一步转型。广州市的穗康小程序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包含很多城市服务和社会治理。 广州市正在思考,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把政府服务跟健康码平台结合起来,再把健康码和其他的码做融合。

从技术方案角度来讲,健康码对整个社会治理提供了一种新型的治理手段,同时也加快城市、乡村、社区、企业等不同形态的社会组织的进程。“广州健康码用户超过2千万,所以我想接下来服务也不能停止。”梁文谦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