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哥朱之文被拜师愁容满面,旁人靠着他的热度,真的能赚钱吗?

发布时间:20-05-1222:58

俗话说得好,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而现在,靠着大衣哥,也能吃大衣哥。

5月12日,网上流传出一段大衣哥朱之文被“拜师”的视频。

画面中,大衣哥还是一身朴素打扮,白衣黑裤,随意的坐在地上。

头上落下的碎屑,膝盖溅起的泥土,手里把玩的草根,一切的细节表明,坐在地上这位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百姓。

而大衣哥朱之文的对面,单膝跪着一位牛仔裤的男子

同样朴素的打扮,不过这哥们脸上绽放着和周围农民不一样的自信光芒。

从站立的短发,到坚定的眼神,再到舞动的手指

又从沾满泥土的膝盖,到用力撑地的后脚掌

大哥每一个细胞都发出属于内心最渴望的怒吼:

“我想红”

但事与愿违

这位牛仔裤大哥挥着自己手臂,虚空舞蹈唱着《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

音准却早就奔着土地雷的方向去了,心爱的琵琶,奈何没遇到知音。

开始大衣哥朱之文的表情还是略有期待,想看看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后来直接就干脆捂着脸,愁眉不展,无奈又无措,心说家里还有几亩地没浇水呢,我坐着听这个干嘛。

据发布视频的作者介绍,这牛仔裤大哥是去找大衣哥学唱歌,可能实在是天赋愚钝,这次拜师还是有些不如意。

不过虽然拜师失败,但这个视频好像有点小火,带了大衣哥的名字和镜头,播放量和讨论度噌噌的涨。

作为从事十年自媒体行业的我,看着这个视频,简直是要笑出声了。

“拜师大衣哥”,第一眼我就知道这招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声东击西隔山打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计谋。

想学音乐,大把的艺术学院专业老师,考不上也能花二百块钱请个老师上个补习班,实在懒得花钱,网友大把不花钱的教学视频,怎么学都比去找大衣哥靠谱吧?

大衣哥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自己唱歌都是走的野路子,他能说出个什么四五六来指点你迷途?

为什么偏偏去拜师大衣哥,还不是想蹭热度营销不花钱?

这种行为,就和当年流浪大师沈巍火了以后,大批网友去找大师学习垃圾分类一个道理。

剑走偏锋的想红,想赚钱。

有人不理解,大衣哥都出来这么多年了,还有啥热度能蹭,真的能靠大衣哥赚钱?

真的能靠大衣哥赚钱?

自信点,把问号去掉。

如果我说大衣哥都成为一个文化符号,一个大活人明目张胆的被当成一个村子的财富,你会不会吃惊?

就前几天,大衣哥的门被人一脚踹开,踹门的大哥喝多了,被被人一挤兑就上头,踹开门之后还嚷嚷着大衣哥不敢管他。

后来事情闹大之后踹门大哥被批评教育了。

大家是不是以为以后人们去看大衣哥就会矜持消停一些?

完全没有。

五一小长假,大衣哥坐在的朱楼村直接成了“著名旅游景点”,五湖四海的网友开车来到村子

更加荒唐的是,有人租了旅游大巴,打着“去看大衣哥"的口号作为卖点,组团来看大衣哥,围观大衣哥的升级版旅行社组团一日游。

朱楼村村口立着一个大牌子——朱之文故乡

朱楼村村支部书记朱于成与商人张崇志成立“单县大衣哥农产品开发有限公司”和“单县大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两大公司,弘扬“大衣哥文化”,打造美丽朱楼村

“不要老是想他没有文化,把这个大衣哥的精神,这种无形的东西,把它变成我们财富的动力”

这个曾经一年人均纯收入仅有3000元的小村子,命运彻底被改写,做生意,似乎看起来也不是很难。

大鱼吃肉,小虾米也能有口汤喝,朱楼村几乎所有人家,只要有空房子,都会对外出租,一天,一个月,一年,都可以,专门给来拍大衣哥的外地人服务,价格不高,如果看不到大衣哥,房屋主人还负责带租客去敲大衣哥家门,让他出来合影。

大衣哥家附近,有摆摊的,有炸串的,有卖工艺品的,有拍视频的,曾经有村民天天怕大衣哥,涨粉百万,一年后账号一卖,几十万到手。

一个星期比以前一年赚的还多,你说靠大衣哥赚钱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