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浙理工师生原创短片《星星》入围5个国际电影节

发布时间:20-05-1210:28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郑琳 通讯员 聂玉玲 张可盈

日前,一部名为《星星》的原创短片在国际上崭露头角。这部短片接连入围了首尔国际儿童电影节竞赛单元、英国启航电影节电影新人展区、东南亚短片电影节特别推荐、Critica艺术节电影竞赛单元,更摘得伦敦X4春季短片电影节最高荣誉、罗马独立电影奖、欧亚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等多个国际电影大奖。

这部影片的创作团队,正是来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师生。《星星》由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2016级学生陈阳导演、数字媒体艺术系老师郑伟监制。这是继浙理工08级的毕业生,中国青年新锐导演顾晓刚作品入围2019戛纳影展后,该校师生再一次摘得国际电影大奖!

讲述自闭症孩子的《星星》

《星星》讲述了自闭症孩子星星和他的爷爷的故事。星星从小与爷爷相依为命,但自闭症患者难以与人沟通,爷爷担心他走失,于是用绳子将两人连在一起。但是某天一道光降落,星星不见了。至于星星最终去了哪里,影片留下了开放性结局。

在《星星》的宣传海报上可以看到,一位老人拿绳子拴着一位少年,两个人却走向不同的方向,这暗示着影片的主题——自闭症。

“因为自闭症群体有个名字:星星的孩子,他们有点像另一个星球的人,我们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绳子是爷爷和少年唯一的联系,不同的方向表示他们之间存在差异。12分钟的影片背后,是陈阳和他的团队几个月的努力。

2019年7月,陈阳开始编写《星星》的剧本。“因为小时候身边有伙伴患上自闭症,就选择了这样的主题。”好作品的开始,离不开对作品主题的研究和思考。陈阳查阅了大量关于自闭症的研究、资料,咨询接触过自闭症人群的朋友,深入了解自闭症群体的行为。八月,在经过导师郑伟的修改后,陈阳把对自闭症群体的思考和理解用《星星》的剧本表达出来。

然而,这个后来获得多项荣誉的短片,当初差点被陈阳抛弃。粗略剪辑完成后,陈阳总觉得不满意,“我那时候对剪辑的理解还是欠缺了一些”。《星星》遭到了近三个月的尘封。陈阳认为,自己需要从大量的素材的堆积和积累中提取自己需要的元素,加强对镜头后期剪辑的意识的把握。于是,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陈阳打开了之前拍摄的人文纪录片开始练习。经过和导师学习锻炼和探讨后,陈阳才觉得自己有更大的把握去完成《星星》。

电影剪辑是画面和声音的重新组合,也是导演一点点把想表达的东西逐步明晰的过程。从每一帧画面的选择,片段的组接,到配乐的选择,色调的把控,都需要陈阳去思考。经过一个多月的雕琢,陈阳终于交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已经剪到极致了”。2019年12月,时长12分钟的电影短片《星星》完成。

这部影片由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CFCC(Commercial Film Creation Center)影视创作研究中心出品,中心出品、监制多部作品入围国际、国内电影节,陈阳的作品正名列其中。

因为热爱 所以坚持

陈阳是浙江理工大学数字媒体专业16级的学生,这个专业包括影视、动画、交互设计等专业方向。数媒专业的学生们一般要等大三才会确定方向,但早在大一,陈阳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学习方向——影视。

在大一的时候,陈阳开始接触话剧,并参与了一些话剧演出。对这时候的陈阳来说,电影、导演这些词似乎都离他很远,他仅仅是觉得“好玩”。凭着这份“好玩”,陈阳在大二拿起摄像头,开始拍摄一些小短片。他参加过浙江省公安厅举办的关于交通安全公益广告的比赛,获得二等奖;他也参加过今日头条与横店影视城合作举办的《你的首映式》原创视频大赛,获得了最佳导演奖。到了大三,他成为了学校深海影视协会的会长,也有了更多的机会通过拍摄表达自己。

拍摄实践固然重要,影视的专业知识对陈阳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电影语言、镜头语言、导演基础等数媒影视方向的多门专业课程让陈阳在专业学习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通过专业课程的学习,陈阳对电影的认知一步步加深,对创作的热爱和欲望也油然而发。

因为热爱,陈阳对每一次拍摄和剪辑都抱着十二万分的仔细和严谨。他说:“只有当你全身心去投入、专注一件事情的时候,才会有更深的了解和认识。” 在《星星》的剪辑阶段,陈阳剪辑出的版本多达几十个,工程文件更是多达上百个。当初三天拍出来的素材,陈阳反反复复地看了上百遍。

除了《星星》,陈阳在新疆采风时拍摄的一部采风纪录短片《疆南一梦》,入围哥伦比亚法恩扎艺术视频展、澳洲“2020BLUE2BLUE”国际无人机电影节纪录片单元等多个国际电影节。《疆南一梦》时长大约五分钟,而拍摄的素材至少有600G。他不断推倒重来,近半月才完成这部纪录短片的剪辑。而为了能学习电影《土耳其瞭望塔》中的拍摄和剪辑技巧,陈阳将电影观看了一百多遍,不断拉片,一帧一帧地对电影中的每个镜头进行分析。

在对自己的不断打磨中,陈阳对电影剪辑有了更深的认识。

感恩常在 逐梦影路

《星星》的剪辑曾陷入僵局。面对不变的素材,陈阳开始感到麻木,“剪到后来已经不知道好不好了,就是一种‘当局者迷’的状态。”这种情况下,陈阳拿着剧本和剪好的版本,再次找到导师郑伟。“导师像是个引路人的角色。”对陈阳来说,导师郑伟不仅能给予他专业知识的支撑,而且还可以从一个更宏观的视角审视影片。

与此同时,陈阳也在不断打磨的自己的导演意识和转移技能,如何去运用每个镜头是他应该学习并且自己做决定的。他认为,电影是表达欲望的实体化,他通过这种方式来讲述内心的想法。

“当你真正地、纯粹地去表达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很多人的对你伸出援助之手。”陈阳道。或许是因为他坚持在电影中表达纯粹的情感,电影之路上,有着许多人向他伸出援助之手。最近,陈阳正在筹备毕业设计作品《蝴蝶发卡》的拍摄。很多已经从浙理工毕业的学长学姐联系陈阳,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在摄影上,曾经得到国家级奖项的学长自愿为陈阳拍剧照,在做童星经纪方面的学长也愿意为他联系演员,陈阳还把作品发给获得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的浙理工毕业生顾晓刚学长,与他进行交流。陈阳说:“可能是学长们年轻时候心中的火焰,让我继续燃烧。如果我毕业之后,看到学弟学妹需要帮助,也会尽全力去帮助他们。”

陈阳不断在电影之路雕琢自己,现阶段的他仍希望以“爱”的视角关注生活中的柔软和美好,并期待用更多奖项证明自己、回馈母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