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核心零部件因疫情停产才发现中国汽车业早已被“卡住脖子”

发布时间:05-1112:27

疫情对中国汽车产业的影响还在继续。

5月初,在中国本土上,车企已经大范围复工,但他们的焦虑并没有完全缓解。“领导说,如果疫情持续,很多车企可能会面临核心零部件断供。”资深从业者王毅(化名)告诉亿欧汽车。

摩拳擦掌准备在中国大干一场的特斯拉最先被曝出停产。

“五一”假期后,特斯拉中国工厂总装线并未按时开工。36氪报道表示:“至少一部分原因是海外零部件供应问题,预计最早复工时间为5月9日。”特斯拉随后表示:是假期对生产线进行调试维护。

“已经进入量产阶段后再进行长达10天的生产线停产调试,这样的事情很少见。”一位曾从事汽车相关工作的汽车业人士告诉亿欧汽车。另一方面,对于2月10日——中国疫情还比较严重时,就着急上海工厂复工的特斯拉而言,这显然不是它愿意看到的。

特斯拉只是冰山一角。“从豪华品牌、合资,再到自主品牌,都会面临零部件供应的问题。”王毅说。

北京奔驰包括变速箱在内的多个核心零部件来自欧洲。“当下的库存和仍通过海路运向中国的加在一起的大概够2个月左右的产能。”一位接近奔驰内部的知情人士告诉亿欧汽车。对此,奔驰方面回应称:“北京奔驰的生产活动正按计划有序进行,不存在供应链短缺的情况。”

“不排除受疫情影响消费的考虑,北京奔驰调低了全年的产能目标。”知情人士说。

有一个数字是:2019年,中国汽车零部件进口额为36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96亿元)——和同期中国市场本土超过4万亿元的零部件产值相比“九牛一毛”,但不可忽视的是:这些高技术附加值的进口零部件,无法短期在中国市场上找到替代品。

被“卡住脖子”的中国汽车产业,或许将第一次感受到真切的“痛”。

海面下的漩涡

“之前以为复工了就好了,现在才发现似乎还是乐观了,”王毅有些焦虑,“我们正在做更坏的打算。”

“由于疫情暴发,博世被迫关闭了全球近300座工厂中的100座。截至4月底,博世仍有27家工厂处于关闭状态。”5月初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博世集团CEO邓纳尔如是说。

这家汽车产业里最大的零部件供应商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正如全球汽车产业链里所有的生存者一样。过去一段时间,超过150家车企和超过3000家零部件厂商宣布停产

亿欧汽车向国内多家头部主机厂了解的情况显示,大部分企业暂时生产还未受影响,但他们也表示,不排除疫情原因导致未来零部件供应面临影响。由于疫情影响,1月下旬开始国内已经开始停产,大部分生产在4月份才逐步恢复;海外工厂大约在3月份才开始停工,停产的“时间差”让零部件供应短缺问题延后浮出水面。

“虽然国产化率相对较高,但零部件采购是全球化的,还是会出现相对紧张的情况。”一位日系合资车企的内部人士如是告诉亿欧汽车。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时则表示,长城汽车的海外供应商中,墨西哥供应商受影响严重,印度、欧洲也有5家供应商受到影响。随着疫情的逐步恶化,像芯片这类来自日本的高科技核心零部件也将影响供应。

“不是光影响长城汽车,是影响所有的供应链,”魏建军表示,“像博世、德尔福、大陆、法雷奥等都会受到影响。每个企业的产品结构不一样,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也不同。”

另外有自主品牌从业者向亿欧汽车表示:“部分主机厂虽然是100%从本土生产的一级供应商采购,但一部分二级供应商来自海外,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生产。”

在亿欧汽车的了解中,博世、采埃孚、马勒等零部件巨头在华工作人员则表示:会积极供应国内企业生产,不受海外疫情影响。

即使产能不受影响,在未来一段时间,国内车企也将面临零部件价格上涨的压力。

由于欧美等地区的疫情还未得到有效控制,汽车零部件的需求量出现明显下降,运输、储存和原材料成本却出现明显上涨,部分零部件企业已开始对旗下产品的价格进行上调。据盖世汽车调查,米其林等多家轮胎供应商、风华高科等电子元件供应商均宣布在部分市场上调价格,涨幅最高达到了2倍以上

有汽车零部件企业表示:涨价的情况可能至少持续半年至一年的情况。

采取应对

一般情况下,主机厂会提前准备足够2个月左右生产的零部件库存。由于海外疫情的大规模爆发主要是在3月之后,相关零部件企业的停产也大都从3月底到4月初才开始。所以,海外零部件企业停产对中国汽车生产的影响预计会在6月之后逐渐显现

针对海外零部件企业停产的情况,一些国内车企早已开始采取行动。

据魏建军介绍,长城汽车已将一些精密零部件从海运转为空运,而大件的部件大都转为国产。此外,他们也准备了多种预案,包括将海外零部件设备运抵中国进行生产,或直接自行生产。

为了保证二季度的整车生产,从2月份开始,长安汽车就开始加大进口汽车零部件的采购量,同时也在追踪海外供应商的最新生产情况。

(长安汽车车展展台/长安汽车官方)

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杨学良对亿欧汽车表示,吉利在疫情暴发前已经储备了多达6个月的重要零部件库存,足以保障企业正常生产至6月底。

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安聪慧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春节开始,吉利汽车已经开始实施调整,把美国的一些半导体、电子电气供应商放到日韩,未来还将支持国内供应商做好国际供应商的分散工作和备份

据安聪慧介绍,除非欧美和日韩的疫情都在七月之后出现进一步恶化,否则吉利的生产将不会受到海外疫情的影响。

一些零部件企业已经针对疫情进行调整。博世内部人士向亿欧汽车透露,当海外大批工厂因疫情而停产时,供应中国客户的研发和生产仍在继续。而马勒方面则表示,其零部件国产化率极高,对中国客户的供货没有任何影响。

被“卡脖子”的无奈

疫情肆虐全球给汽车业敲响了警钟。各大车企将加强对风险的管控能力,国内的零部件企业也有望借此机会补充短板。

对中国企业来说,大部分海外零部件都可以通过设备空运、技术转让等方式,将生产转到国内或受疫情影响较小的地区生产。

然而,芯片等核心技术被海外企业“卡脖子”的情况,却无法在短期内解决。任何一个零部件的缺失都将导致汽车无法正常走下产线,更何况是这种对车辆性能有巨大影响的核心零部件。

在忙于应对海外零部件企业停产的同时,中国的车企和零部件企业也在这次历练中不得不进行自我调整与反思。让人欣慰的是,部分中国企业已经意识到了核心技术被“卡脖子”的严重性。

“这次疫情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次深刻的教训,”安聪慧谈到零部件供应问题时如是说,“中国主机厂对中国的供应商要给予更多的支持和帮助,加快他们的技术进步,以替代国外的一些产品和技术。”

袁学明也表示,在未来的零部件供应方面,长安汽车计划一方面从海外进口,另一方面扶持国内重点企业和重点零部件供应商。

芯片等高科技产品遭“卡脖子”的不止汽车产业。2018年,由于美国禁止向中国出售芯片、软件等产品,中兴等中国手机制造商曾走在破产的边缘。

因为提前开始芯片的研发,同样遭遇类似挑战的华为受到影响相对较小。目前,华为海思已跻身全球十大芯片公司之一,其生产的麒麟芯片也已在多个热销3C产品上获得搭载。中国电科等国有企业也已开始加大芯片等高新技术的研发。2019年4月的上海车展上,华为宣布进军汽车产业,计划向世界级Tier1方向前进。

芯片等核心技术的开发无疑是困难的,也是长期的,特别是针对汽车这样极其复杂的产品。但此次疫情的出现,给了中国汽车业一个短暂的追赶时间。

希望在下一只“黑天鹅”到来时,中国汽车业已经做好了准备。

(文章来源:亿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