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一个温暖的词
几年前的一个傍晚,我和表弟在姑妈身边择菜,身为军人的表弟,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突然亲昵地叫了声“妈妈”,我笑他这么大还小孩子似的撒娇,姑妈却爱抚地把他揽在怀里,脸上洋溢着无尽的温柔。
事后才知,表弟是要去执行一次秘密任务,这次任务对家属也是保密的,但表弟不能跟妈妈正式告别,也无法预知未来会怎样,他的一声“妈妈”,道尽了万千眷恋与纠结,身为军人,他用一个儿子最原始最本真的眷恋与妈妈告别。每每想起此事,我的心都会濡湿一片。妈妈,温暖着一个远行儿子的心。
儿子很挑食,天天喝饮料吃零食,对那些新鲜的蔬果却不理不睬。夏天,我们在妈妈那里小住。一天晌午,妈妈一边哼着小曲,一边逗弄孩子:“乖孙儿,快来看看,外婆给你做了什么?”我和儿子循声一看,不禁异口同声地赞叹:“哇,这么好看!”原来,妈妈把西瓜切成了两半,用勺子挖空了西瓜瓤的外缘,用正中心部分雕刻了一朵红红嫩嫩的花,在鲜绿的瓜皮里兀自绽放,煞是动人。儿子在母亲引诱下,一边观赏,一边细细品尝。吃完,一抹嘴,对着我喊:“妈妈,真好吃!”见儿子如此高兴,我很开心,转身却见母亲早已大汗淋漓,我心头一酸,埋怨她:“妈,看您把他惯的!”母亲一抹头上的汗,那畅快的笑容,似乎正有凉风拂面,心怡无比。我也吃了口西瓜,学着儿子的样子,对她说:“妈妈!真好吃!”
早晨我无意中说过,现在的西瓜就中心那块瓜瓤甜,妈妈就把外缘部分挖空,把甜甜的瓜瓤留给她的孩子,还有她孩子的孩子,如此巧费心思。妈妈,牵挂着我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细枝末节。
妈妈一直在农村,村里的红白喜事,都请她张罗。现在,她已经快八十岁,我说她几次,不要再去张罗这些,喜事还好,料理丧事,难免要与死人打交道,这么大年纪,终归不好。可是她不听,前几天,我回去看她,她不在家,村里一个老人要咽气,把她请了去,可是她只一会儿就回来了。我一边埋怨她又去管这些事,又奇怪她为什么会回来。她说:“还咽不了气呢!还没叫妈呢。”我诧异,妈妈说:“人死前,都要‘妈妈,妈妈’地叫上一段时间,了结生他养他的一场情缘才能走呢!”这个老人,是个遗腹子,生下来又被母亲遗弃,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他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过妈妈,我和很多人都断定,这老人临死也不会喊出“妈”这个字,况且他的妈妈早已去世。
转天,这个老人走了,村人们说,他喊了一夜“妈妈”。
人之一生,在最后的关头,不知道还有几分意识,终要喊几声“妈妈”,一世沧桑,终要化在这温柔的字眼里。
一个游子的出发,最深情的告别,是叫一声“妈妈”;凡俗里的琐碎,对母亲最大的回馈,是叫一声“妈妈”;人生终了的诀别,一生漂泊浮沉,别了,再叫一声,“妈妈”!妈妈,是一个温暖的词,是缱绻一世的情,是无论身在云端还是卑微在凡尘里,最深情的眷恋,从始到终。
这篇作文是我以成人视角写的,致敬母亲节。
学生们在写的时候也可以参考一下其结构和内容,内容主要是三段式,用三个小故事来撑起一篇文章,这种方法还是很多人爱用的。至于为什么是三,有人曾经这样解释,中国人很多事都喜用三。三顾茅庐、再三请求、三人行等等。
举报/反馈

创作者fjslf1634

1.5万获赞 4438粉丝
儿童茁壮成长是这世界上美好的事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