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走春天的“烦恼” “驱鸟人”用上十八般武艺

江南晚报

发布时间: 20-05-0813:21江南晚报官方帐号

最近,旅客在苏南硕放机场乘坐飞机,经过飞行区时可以观赏到一大片壮观的美景——百万朵硕大的芍药花正迎风怒放。从机场了解到,“芍药花海”是历时8年探索打造出的飞行区防范鸟击生态种植区,今年首次开出如此大规模的花海景观。这片300亩的芍药种植区跻身苏南地区面积最大的芍药花园,观赏之外更肩负着重要使命:从根本上切断飞行区鸟类食物链,从而达到避鸟、防鸟等功效。

机场“鸟情”

良好生态“招鸟” 记录到70多种鸟类

春夏交替之际,鸟类活动频繁。苏南硕放机场飞行区管理科驱鸟技术员李昕东介绍,迄今为止,机场观测并记录到的鸟类有70多种,其中常见的有20多种,比如喜鹊、白鹭、夜鹭、沙锥、斑鸠等,这些也是机场飞行区的高风险鸟类。

作为鸟类的宜居栖息地,苏南硕放机场上空一年四季都有鸟儿活动,不同季节活跃的鸟类也不同。根据上海华东师范大学针对苏南硕放机场的鸟类调查,在春季,随着留鸟逐渐进入繁殖期,其日常活动逐渐频繁,雄性鸟类在暴露处出现高频的炫耀行为,例如雉鸡、喜鹊,珠颈斑鸠甚至会在低空中进行婚飞行为。在夏季,机场鸟类群落主要由留鸟和大量的夏候鸟组成,其中家燕、金腰燕及一些鹭类利用机场跑道区的草坪和低空作为主要觅食区,在一定时刻集大群出现。在秋季,随着雏鸟陆续出巢,麻雀、八哥、喜鹊等会在跑道区的草地上聚集形成繁殖群。冬季主要是留鸟和越冬鸟类占群落的主体部分,在机场范围栖息集大群的种群主要有麻雀、鹀类、鸫类及椋鸟等。

“每年四五月份是鸟类活动的活跃期,苏南硕放机场上空正好是一些候鸟迁徙途中的落脚点”,李昕东说,机场一年观测并记录到的鸟儿超过5000只,这些来来往往的鸟儿给飞行器遭受鸟击带来巨大的隐患。

“鸟击”事件

鸟撞飞机有多严重? 这组数据告诉你

一只小鸟能对庞大的飞机造成多大损伤?“体型小、重量轻的鸟类能把‘钢筋铁骨’的飞机撞坏!”民航人士指出,在高速飞行状态下,浑身是肉的鸟儿也会瞬间变身炮弹,甚至导致飞机无法正常飞行,被迫降落。根据动量定理,一只0.45公斤的鸟与时速800公里的飞机相撞,会产生153公斤的冲击力;一只7公斤的大鸟撞在时速960公里的飞机上,冲击力将达到144吨。如果撞到飞机的发动机或起落架等关键部位,就可能威胁到航空安全。

鸟撞飞机已成为了威胁航空安全的重要因素。据统计,平均每100000架次飞行中,就有1架飞机发生比较严重的鸟击事故,在已发生的鸟击事故中,79.7%的鸟击发生在飞机起降时。因此,机场升降带是鸟类干扰飞机的高发地带。早在2012年,苏南硕放机场就曾连续发生两起“鸟击事故征候”,最严重的一次鸟击损坏了飞机发动机叶片,幸而有惊无险。

为了赶走机场上空的鸟儿,苏南硕放机场驱鸟作业组费尽心思,从鸟类的听觉、嗅觉、视觉多管齐下,全方位立体驱鸟。在机场飞行区,架设了8000米拦鸟网,这是第一道屏障,防止鸟类进入机场飞行区域。机场的草坪上还设置了一排排风轮,起风时会旋转并发出响声,加上这些风轮的显眼颜色,鸟类一般不敢靠近。行走在飞行区土质区,不时会有轻微的炮声响起,这是煤气炮发出来的声音,通过噪音使鸟类产生恐惧感不敢靠近。草坪周边还设有“恐怖眼”,利用猛禽图案和反射光来惊吓鸟类。

在机场跑道东西面草地,各有一个黄色盒子,这是超声波驱鸟器,轮流播放不同频率的声波,形成错综复杂的音波放射网,让鸟儿远离。工作人员定期在飞行区喷洒驱鸟剂,这对燕子、云雀等小型鸟类的驱赶效果明显。这些驱鸟“神器”几乎遍布场地每个角落,再加上穿梭巡逻的驱鸟车及猎枪,共同形成一套严密的防范体系。

升级“打怪”

改“恐吓”为“劝离” 生态驱鸟初见成效

“尽管机场驱鸟的设备多达数十种,但仍不能驱除所有的鸟儿”,李昕东告诉记者,有的设备用久了鸟儿就有适应性了,就像是打游击一样,赶走了又回来,所以要经常改变战术。为了从根源上减少鸟类对飞行区的干扰,苏南硕放机场专门聘请华东师范大学的专家开展鸟情研究,设立鸟情工作室,探索生态驱鸟新路子。

经过生态专家调研发现,机场最吸引鸟儿的是飞行区土质区的杂草和昆虫。机场草地的草籽、虫类是鸟类爱吃的食物,想要减少机场周边的鸟类活动,改变食物链和鸟类栖息环境是最有效的办法。为此,苏南硕放机场成立生态种植试验小组,在安徽华仕伟业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合作下,全面推进生态植被改造,清除杂草,种植不结籽的植被,比如芍药、芝樱草、三七、麦冬等,化被动驱赶为主动预防。如今,飞行区内种植规模最大的植被是芍药,面积达300亩,红的、粉的、白的花朵织就了一片花的海洋,完成了飞行区可种植区域80%土质区的植被改造。

苏南硕放机场飞行区管理科负责人介绍,新植被切断了鸟类食物链、压缩了鸟类及野生动物的活动空间,鸟类活动种类数量及频次逐年降低,比如白鹭、雉鸡、家鸽等机场高危鸟类在春秋季节的鸟类活跃期,数量相较往年最高时减少80%以上。机场责任区鸟击事件万架次率明显下降,防控责任区鸟击万架次率由最高时的2.24下降至目前的0.48,有效保障了飞行安全。

(晚报记者 蔡佳)

让小鸟们安全栖息 让大飞机安全飞行

走近“驱鸟人”

在苏南硕放机场飞行管理区,有驱鸟队员近20人,每天24小时不间断巡护和驱鸟,飞行区土质区内的每一个角落都遍布他们的脚印。虽然驱鸟工作枯燥乏味,也不像机长、空姐那样光鲜亮丽,但每一架航班的安全平稳落地,都离不开这支驱鸟主力军的“守护”。

应杰就是苏南硕放机场的一名“驱鸟人”。采访当天,正值他上夜班,应杰开着驱鸟车巡查飞行区内的鸟情。驱鸟车上装有专业驱鸟设备,会发出刺耳的声音来驱赶鸟类,如果发现有鸟儿长时间逗留,应杰就用猎枪驱赶。时值驱鸟工作旺季,应杰一天要开着驱鸟车跑200公里。“这个时节最常见的是鸻鹬类,这些鸟儿的体型小,喜欢隐藏在草丛里,时不时横穿机场跑道”,应杰说,到了晚上肉眼看不到鸟儿的身影,就用声波机在草丛附近将它们轰出来。

为了减少鸟类在机场内的活动,应杰和同事平时潜心研究鸟类学,记录下机场内各类鸟儿的外观特征、分布区域、习性食性等。和鸟儿打交道多年,如今他已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甚至只要听到鸟叫声,就能准确识别。“也请大家放心,我们的工作是驱赶,而不是伤害鸟类,目的是让小鸟们安全栖息、让大飞机安全飞行。”应杰表示。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