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能取代作曲家吗?不仅创作民歌,还将参与教育和医疗

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05-0712:05

在全球抗疫的当下,两首由AI创作的抗疫歌曲《春回江城》和《家乡》问世,让AI作曲再度成为话题。

这两首作品背后,是中国平安人工智能研究院的AI音乐创作团队。AI通过近一个月的深度强化学习与模型训练,将武汉和疫情的相关词汇融入,最终精确表达出特殊历史事件下,人类面临的困境与共克时艰的信念。

“通过AI作曲,我们想用这些年积累的AI作曲能力,去歌颂那些逆行而上的白衣天使。”平安AI音乐算法团队负责人刘奡智告诉第一财经,去年建国70周年时,团队就运用AVM自动变奏体系创作出全球首部AI交响变奏曲《我和我的祖国》,这也是全球范围内首次运用AI技术创作的多声部、广维度、结构复杂的交响乐作品。

AI是21世纪最具开创性的技术之一,当它开始涉足创意与艺术产业,人们都在关注,AI的艺术之路能走多远,又将如何影响和改变世界。

“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AI作曲目前仍处于初步阶段,走向成熟仍需要一段时间。”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科技系主任韩宝强判断,未来,AI音乐技术不仅仅局限在作曲的领域,还将涉足编曲、混音、录音、母带等诸多流程。“若能找准痛点,AI技术的介入能很大程度上解放制作人,让制作人更轻松地完成音乐制作流程。除音乐制作之外,AI技术在音乐教育、音乐治疗等诸多领域皆有契机。人工智能为音乐领域输送的新鲜血液,极有可能给音乐的教学、创作甚至演绎的方式都带来新的变革。”

用AI创作中国民歌

2017年,一支囊括了顶尖AI算法研究院和具备AI领域学习背景的音乐人才团队,组建成中国AI音乐创作不可忽视的力量。平安科技连续在世界AI作曲国际大赛、全球AI艺术大赛等多个顶级赛事夺冠,AI技术在音乐领域应用方面日趋成熟。

AI作曲仅是平安科技发力的一个方向。刘奡智说,近期他们与四川音乐学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AI算法工程师将会面向全国研究生,大范围开设AI音乐课程与讲座;此外,在智能音乐创作的项目方面,也涉及多种音乐风格的自动创作研究,其中包括中国民歌的搜集、整理与AI创作。2018年,平安科技与中央民族大学合作建立人工智能音乐联合实验室,进行民歌的数据收集与积累。

中国民歌浩如烟海,种类繁多,为什么要涉足AI民歌创作?作为团队带队者,韩宝强告诉第一财经,他们的初衷是,通过科技手段推广民间音乐,提升大众对传统民歌的兴趣和关注度,改变当前流行歌曲“一曲独大”的情况,“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希望通过AI创作出丰富多彩的新民歌,扩大民歌宝藏的库存。”

韩宝强曾多次带领团队到内蒙古进行音乐采风,搜集具有地域差异性的蒙古民歌和器乐曲。相比西方古典音乐,民歌在AI生成上更注意调式、音程关系,以及节奏上的约束,以确保生成的音乐靠近原汁原味民歌风格。民歌还注重演唱风格的把握,AI创作只能算完成基础工作,演唱者要根据民歌地方特色和自身嗓音条件进行适度发挥,才能呈现出民歌应有的原貌。

刘奡智则认为,随着流行音乐发展,中国民族音乐的关注度一直有所下降。目前AI音乐创作呈现火热态势,他们希望借助AI创作的民歌作品,为民歌带来新的关注度,AI在音乐创作上也能带来更多的可能性,“比如老树开新花,把民歌跟不同流派的音乐进行融合,诞生新的音乐作品,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2019年,团队成员参与了音乐学泰斗乔建中教授团队与上海半度音乐创始人、音乐家刘星与小草等组成的中国音乐地理项目,前往内蒙古自治区采录民歌。运用这些民族音乐的素材,目前,团队已经有4个AI民歌作品的Demo问世,并由蒙古族歌手进行试唱,进一步的优化与制作仍在计划之中。

AI能取代作曲家吗?

随着很多创业公司开发可作曲的AI,未来,AI步入音乐商业市场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也必将为音乐行业带来翻天覆地的革新。

计算机能无限量地深度学习人类历史上硕果累累的音乐作品,快速生成一部全新创作。未来十几年,AI是否会成为人类音乐体验的重要部分,它究竟是工具,还是对作曲家的威胁,始终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AI作曲存在的意义是,AI可以给创作带来更多的可能性。”韩宝强认为,由于计算机具有强大的计算能力,AI可以在短时间生成大量作品,其中有一些作品,经过音乐家的挑选与打磨,可能成为极具新意的创新作品。与此同时,AI音乐创作还可对音乐教育有积极意义,“比如,将AI音乐创作的技术做成作曲初学者以及授课教师可用的工具,可以让初学者快速体验创作技法的效果,降低作曲门槛,提升学习者的兴趣,减轻教师的教学工作量,给音乐教学的课堂带来新的变化。”

“我国很多音乐学院忽视音乐科技方面的课程建设,导致我们的音乐创作人员往往要借助工程师之手,才能完成较为新颖、较为复杂形式的音乐作品创作和演出,这势必影响作曲者构思新媒体、新科技音乐作品的能力。”韩宝强说。

若以欧美发达国家作为参照系,他认为,中国目前将科技运用到音乐创作和创新上,还处于中等水平,主要落后在基础理论和综合创新能力。“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用的音乐软件和硬件绝大多数都来自国外公司,就是因为国内公司缺乏掌握音乐科技基础理论的工程师。”

如何培养兼具科技与音乐素养的人才,是韩宝强最看重的。音乐科技是实践性与应用性极强的学科,他统计过,从该系毕业的学生,一般都输送到音乐技术类公司,如QQ音乐、网易云音乐、全民K歌、字节跳动等。“由于国内缺乏专业教师,相对于传统音乐创作和音乐表演学生数量而言,音乐科技专业学生数量相对稀少,音乐科技人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况。”

可预计的是,AI作曲将谱写背景音乐,供视频播客使用,还可以用于商业目的。但韩宝强也看到了AI作曲目前的难度和困境,“音乐本身并没有必然的评价体系,AI音乐的好坏仍未能通过量化手段进行评估。”

就平安科技的AI音乐团队而言,团队首创的AVM模型可将音乐主题发展成较长篇幅的乐段,创作出《我和我的祖国》交响变奏曲。这意味着,AI作曲能在古典音乐领域进行较为系统的标注工作。

未来,AI作曲在中国将如何发展,势必依赖专业人才。平安科技在四川音乐学院开设全国首个面向硕士研究生的人工智能音乐课程,将为AI作曲领域培养更多复合型人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