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行者·空运者:每天搬货20吨以上,弯腰起身数千次

发布时间:05-0210:01

4月28日下午,一架青岛航空的客机落地,停在停机坪上,张笑男和几位同事迅速迎上去,打开飞机前后两端的行李舱门,一人从货舱最里面搬,一人在舱门口接应,其他人等在飞机下,接过同事递来的行李,张笑男一件件放进拖车里。仅搬了几分钟,他额头上就渗出汗珠,张笑男坦言,他们现在每天的搬运量都在20吨以上,最大的特点就是一直在重复弯腰起身这一动作,每天多达数千次。

每天弯腰起身数千次

冬天还要脚贴暖宝宝

张笑男是济南国际机场货运中心机坪装卸科的科长,4月28日下午,一架青岛航空的客机落地,缓缓驶入停机坪,张笑男和几位同事一起,一路小跑,赶到飞机下,开始分配任务。

“前边后边都有,你们在前边,我们三个去后边。”张笑男说,他们科的任务比较单一,就是快速的将货物和旅客行李搬上搬下,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也很少这样分配任务。

张笑男已经在机坪装卸干了10个年头,他坦言,机坪装卸工作比较枯燥,每天需要装卸的行李、货物可达到20—30吨,“每装卸一件货物,至少需要弯腰起身一次,大家每天都在成千上万次的重复这一动作,确实是非常辛苦。”

“让人最难熬的应该是冬天和夏天。”装卸货物几分钟,张笑男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他说,要是赶到夏天最热的时候,停机坪上由于没有遮挡,地表温度最高能达到六七十度,同事们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

而到了寒冷的冬天,特别是赶上夜班,“我们有一班比利时到济南的全货机航班,是夜间的飞机。”张笑男说,赶上这趟飞机,他们工作一站就要三四个小时,夜晚的寒风刺骨,就算穿的再厚,也都能冻穿身体,实在受不了,大家就想到了往脚底贴暖宝宝的办法,“效果也不是特别好,但贴了总比不贴好,脚底暖和身上也能受得住。”

每年和同事一起看春晚

越来越有家的感觉

“疫情防控期间,我们还承担着复工复产包机和防疫物资运输的工作。”张笑男说,疫情期间他与同事们也是几十天没有回家一趟。

在复工复产包机保障工作上,为了让复工复产的工作人员快速安全的返回,他们在行李送取方式上还做了新的尝试,改变了以往乘客在传送带上取行李的方式,而是将行李在通道两侧排放整齐,“看起来就像夹道欢迎大家返回一样,这样也方便乘客取行李,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更多不必要的接触,我们虽然工作量增加了,但却提升了效率、保障了安全。”

机坪装卸干了10年,过年过节的时候,是张笑男最难回家的时候。“别人放假的时候,正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好几年的除夕,都是在机场度过的。”他说,刚开始是很难受的,过年过节,总盼着能回家一趟,和家人一起过个节,吃顿饭。

时间长了,张笑男的思想也渐渐转变,他回不去,他的同事们也同样要在机场忙碌,“既然大家都回不去,我们就聚在一起过年。”几年下来,除夕夜大家的工作告一段落后,聚在一起吃顿年夜饭、看看春晚成了一种习惯,“其实也挺享受这种氛围,同事们聚在一起,越来越有家人的感觉,别有一番滋味儿。”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岩松 实习生 王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