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校长亲自打广告,可游戏陪玩可能不是门好生意

三易在线

发布时间: 2020-04-26 20:36武汉三易在线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关注

近日,从大家视线中隐身许久的王思聪再次跻身话题中心,#王思聪陪练游戏每小时666元#这一话题也登上微博热搜榜。据悉,根据专业游戏陪玩平台比心方面公布的《游戏陪练白皮书》显示,目前已有接近150万游戏陪练赚到钱,而其中定价最高的则是IG战队退役选手王思聪 ,收费标准为666元/小时。

而针对陪玩一事,王思聪本人也在微博上回应称,“多的不说了好吧,666这价格谁点谁血赚”。并且还还晒出了一张陪练评价的截屏,显示目前已有五人下单,而且都给了他“五星好评”。联想到去年因熊猫TV的倒闭而身陷债权纠纷一事,目前666元/小时的价格当游戏陪玩,也难怪外界会调侃王校长是在“卖艺还债”了。

随着今年以来王思聪名下被冻结股权逐步“解冻”,显然“卖艺还债”也就是个梗而已。而从他晒出的陪玩评价也能看出,基本都是去年9月的订单,显然显然这次不过是重施故伎,利用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推广利益相关的比心APP罢了。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此前领投了网鱼网咖的B轮融资,而比心APP则是网鱼网咖子公司上海鱼泡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并且在2017年,王思聪通过一番操作,让自己是实控人的上海普思投资有限公司成为了上海鱼泡泡科技有限公司的直接股东。因此也不难看出,事实上王思聪就是比心的直接利益相关方。

而游戏陪练这一职业除了“前国民老公”现身说法之外,比心还曾在发布的《游戏陪练白皮书》中透露,在过去的一年里甚至有人在平台上花费308万元请人陪自己玩游戏。因此一时间,也让“游戏陪练”这一新生职业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如今游戏陪练的诞生也正是国内游戏产业高度发展的产物,大量的游戏用户也创造了这一市场。根据北京电影学院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数字娱乐产业蓝皮书:中国游戏产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截至2018年6月,中国网络游戏用户达到48552万人,网络游戏规模则达到了2144亿元。

游戏陪练的原型,其实可以追溯到网络游戏时代最初就出现的游戏代练,两者也都是通过提供服务向玩家收取费用。甚至有消息显示,在国内电竞产业的蛮荒期,不少职业选手都是游戏代练出身,他们通过自己的技术来帮助客户“上分”,而比心以及捞月狗这些陪玩APP,则将这种散兵游勇或者小作坊式的代练进行规模化,并为用户和游戏陪练搭建了一个C2C的平台。

到底那些玩家会去找游戏陪练呢?在我们看来,其实这一职业满足了两种不同类型玩家的需求。其一就是菜鸟想赢,在目前《LOL》、《DOTA2》、《PUBG》等竞技类游戏大行其道的情况下,有钱并不能决定一切,但可以花钱找大神来带自己“躺赢”;而另一部分,则是有用户希望花钱找人纾解寂寞。

作为C2C平台,陪玩APP的商业模式其实与美团如出一辙,都是通过促成交易抽取佣金来获得收益。根据我们的了解,在经过数年的发展之后,陪玩APP招募游戏陪练也已经形成了一套制式标准,最初会根据游戏技术、声音、聊天技巧等多元因素进行定价,此后再随业务表现实施调整。

由于目前网民与游戏玩家高度重合的特点,因此显然也会有有不少朋友对成为游戏陪练有着一定的兴趣。而根据比心公布的《游戏陪练白皮书》中显示,该平台旗下的全职陪玩平均月收入7857元,这甚至已经超越了2018年北京的社平工资,而兼职的平均月收入则为2929元。

不过根据目前社交媒体上从事游戏陪练这一职业网友公布的信息来看,这份钱或许并不是那么好挣的。游戏陪练其实是个马太效应极其严重的行业,有名气、有技术、善于沟通的头部玩家才会拿到更多的份额,而大量一头扎进这个行业的新人,则要面对的不仅是客单价,可能还有长时间接不到单所带来的焦虑,以及摆在台面之下的灰色交易。

除了充满不确定性之外,游戏陪练这一行业本身其实也是处于夹缝之中。为什么我们会这一说呢?因为游戏陪练本身是在消耗目标游戏的生命周期,就像上文中所提到的,游戏陪练除了陪聊之外,更为重要的是有技术玩法带领菜鸟,享受大杀四方的快感。目前主流游戏陪练所提供的服务主要针对《LOL》及《王者荣耀》这样的竞技类游戏,高水平的陪练会让原本应起到维护游戏体验的排位匹配机制失去应有的作用,并破坏普通玩家的与游戏体验,因此商业化的游戏陪练就像早前的代练工作室一样不受游戏厂商的待见,甚至会成为被打击的对象。

而更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早在2018年5月,腾讯SNG社交网络事业群曾经推出过一款名为王牌上分的陪玩APP,其所主要针对的就是天美工作室的国民级手游《王者荣耀》。然而这款带有官方色彩的陪玩APP却只是昙花一现,仅仅上线数天后,腾讯IEG互动娱乐事业群立刻发布公告,撇清了《王者荣耀》与王牌上分的关系,并明确表明用“强化对污染游戏环境的行为进行打击,维护游戏的公平性”,来表达了对陪玩平台的态度。

而这无疑也已经表明,强调公平性的竞技类游戏必然很难欢迎游戏陪练来破坏这一生态,而注重养成的MMORPG游戏则是传统生产型游戏代练工作室的基本盘,至于用户量更大的轻度游戏,则压根就不需要陪练。所以这样来看,游戏陪练这门生意,显然远不是王校长666元时薪所描述的那么光鲜亮丽。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