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地图看白鹿原,东北部边缘像被“啃”掉了,这是为什么?

黄小黄走陕西

发布时间:04-2220:55

自从有了无人机和各种手机卫星地图APP之后,我们的生活好像被打开了一个新的维度:

原来,对于我们生活的这个空间,除了平视,还可以换一个角度,从空中俯视……

黄小黄家在白鹿原下,灞河岸边。从前,除了觉得白鹿原有些高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直到有一天,打开卫星地图,突然发现了“新景观”——

白鹿原像一个芒果一样隆起在西安城区的东南部。

而它的东北部边缘,也就是灞河岸边,白鹿原在这里突然断掉了,成了“断茬”。

在地图上,能很明显地看到,原本塬顶上还密布着像格子床单一样的田野,突然间,地面陷下去了,整齐的田野变成了凌乱无章的陡峭坡地。

深深的沟底,嵌着一条细细的水流,那就是渭河的支流——灞河。

灞河左岸,零星有几个村子。其中有一个,是《白鹿原》作者陈忠实先生的老家——西蒋村。

对岸,有一个建筑物密密麻麻的小城,那是西安市蓝田县的县城。

从地图上,能很明显看到,灞河的左岸和右岸差别很大。

左岸很狭窄,白鹿原边缘悬崖一样的高坡直逼灞河。沿岸的人们就生活在断崖和河流之间的很狭长的坡地上。

右岸就不同了,尤其是汉文帝霸陵往上的灞河中上游。

蓝田县城所在的地方最宽阔,在卫星地图上还看得并不是很真切,有一次,我爬到了白鹿原顶上的龙湾村,那天天气很好,可以看清楚灞河河谷的全貌。蓝田县所在的那一片是这样的——

平坦的原野远远地铺展到了秦岭脚下。相接的地方浮起一层灰白色雾霭。十分壮观。

而到了稍微下游一些的华胥镇、洩湖镇,景象又不同了,眼前是像黄土高原一样的景象。

黄土坡一层比一层高,最高的地方,突然变成了山——那就是蓝田与临潼交界的洪庆山和骊山山脉——渭河平原上突然崛起的断块山。

这个大土坡,我在灞河上游流峪口的蓝田猿人遗址景区游览时,看到了对它的介绍,叫“横岭坡”。

横岭坡不急不缓地舒展成宽宽的坡地。因为是阳坡,植被稀稀拉拉。从山上流下来的水流,又把它侵蚀成了千沟万壑的样子。

为什么灞河两岸地形差距这么大?

尤其是我生活许久的地方,以前觉得很宽展的地方,原来只是白鹿原陡坡下的一小片地盘而已!

我苦苦寻觅(哈哈~)。最后在地理学者们的学术论文里找到了答案。

原来我所在的灞河中游之所以会形成这个怪样子,源头还在骊山这个断块山身上。

骊山断块在地质作用下不断抬升,使灞河河道一边不断下切,一边又向左岸侵蚀。于是,右岸就形成了宽广的五级阶地,而左岸形成了白鹿原陡坡,与河谷上下落差高达两三百米。

骊山、灞河与白鹿原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切磋交手,目前看来是骊山节节胜利,而灞河与白鹿原被动后撤。尤其是白鹿原,和灞河相邻的东北部边缘被一口口“啃”成了这个样子。

(参考资料:桑广书 陈雄《灞河中下游河道历史变迁及其环境影响》)

黄小黄走陕西:发现身边的风景,一起游历那些山河与岁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