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一季度成绩表出炉 几家欢喜几家愁?

发布时间:04-1713:46

来源:金十数据

在天天见证历史的第一季度,华尔街不少对冲基金交出了有史以来最差的成绩单,但也有不少对冲基金成功逆袭,在波谲云诡的市场中疯狂敛财。那么这些逆市大赚的对冲基金,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呢?

01数据梳理

随着财报季临近,近期各大对冲基金也陆续披露自己3月份和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对于很多纵横华尔街多年的巨头来说,这次的成绩单,那可叫一个惨不忍睹。以下是一些知名基金的亏损情况: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3月份亏损16%,第一季度累计回报率达到 “惊人”的-23%。

被誉为2019年全球最佳量化对冲基金的Quantedge(管理的资产规模在当时激增70.5%)3月份亏损了28.8%,单单该基金的员工就已经亏损了7500万美元。

华尔街传奇拉里·罗宾斯(Larry Robbins)的旗舰对冲基金Glenview Capital在第一季度下跌了30.47%。

大名鼎鼎的华尔街量化对冲基金“三巨头”——文艺复兴(Renaissance Technologies)、Two Sigm以及德邵(DE Shaw)3月份业绩集体大跌,其中文艺复兴旗下旗舰基金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Equities Fund第一季度累计亏损14.4%,Two Sigma旗舰基金今年下跌近2%。

美国对冲基金Third Point的Ultra Fund基金第一季度亏损21%,其旗舰海外基金第一季度亏损16%。

Lansdowne的主要对冲基金月度亏损创纪录最大,高达13%。

拓展阅读:华尔街惊魂3月:原油“死多头”大举做空狂赚150%,量化三巨头集体栽了、达里奥马失前蹄

有人亏钱自然也有人大赚,比如以下几个知名代表:

马克·斯皮兹纳格尔(Mark Spitznagel)掌管的Universa Investments对冲基金因股市巨幅波动而获益,3月份投资回报率高达3612%,今年以来回报率合计更是高达4144%。

由于成功押对油价波动方向,全球最大原油对冲基金掌门人Pierre Andurand旗下的石油基金Discretionary Enhanced Fund盈利3月飙升143%,今年以来累计增长113.4%。

亿万富翁Chris Rokos创设的宏观对冲基金3月业绩大涨14%,收获最佳月度回报率。

对冲基金大佬,Pershing Square创始人比尔·阿克曼则再次成为行业神话,通过3月23日之前的一轮对冲操作,大赚26亿美元。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之一Brevan Howard3月份收益达17%,创最佳业绩。

02精选分析

巨亏的对冲基金做错了什么?

无论是一手将风险平价基金推上神坛的桥水基金,还是多年来称霸华尔街的“量化三巨头”,以往都是投资者最信赖的市场风向标。但这次,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以至于交出一份令人瞠目结舌的成绩单?

首先,我们要接受一个事实:整个对冲基金行业都处于艰难时期,真正能逆市敛财的只有极少数市场参与者。

CNBC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四分之三的对冲基金都出现了亏损,部分基金的亏损更是高达40%。

其次,不少对冲基金自身的投资策略存在漏洞,面对高波动的市场环境时,这些缺点被放大了。

举个例子,Quantedge之所以在3月份出现大幅亏损,主要就是拜其风险偏好所赐。Quantedge设有最少100万美元的投资限制,其网站上写着,他们的投资策略仅适合那些能够忍受每月高波动率的投资者。Eurekahedge首席分析师 Mohammad Hassan指出,在波动率高达25%-35%,且市场屡次大幅下滑的时期,这种策略的抗风险能力更低。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也表示,该基金正在从这次疫情造成的市场崩盘中吸取教训,并检视预设止损程序的运作情况。

最后需要注意的是,市场暴跌之时对冲基金(尤其是风险平价基金)疯狂去杆杠,反而造成了恶性循环。

截至3月底,花旗统计的数据显示,管理着至多4000亿美元资产的风险平价基金疯狂削减了逾85%的股票头寸。然而,由于对冲基金疯狂平仓,使用VaR模型追踪市场波动的散户和对风险敏感的定量投资者也闻风而动,导致市场波动加剧,反过来提高了对冲基金的盈利难度。

成功逆袭的对冲基金都有这些相似之处

正如上文所言,能在一季度成功逆袭的对冲基金只是少数。而这些罕见的赢家身上,也存在不少相似之处。

第一,注意对冲尾部风险。

一季度回报率高达4144%的Universa Investments有一个最大的投资窍门:当市场持续走低时,需要在整个过程中实行下行保护。该基金创始人斯皮兹纳格尔表示,Universa Investments一直以来都致力于通过降低风险来提高投资组合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斯皮兹纳格尔认为,全球仍陷于金融泡沫之中,做好尾部风险管理至关重要。

第二,并不是所有对冲基金都会因市场波动加剧而大幅亏损。

数据显示,倾向于押注货币、利率和大宗商品的知名宏观对冲基金整体表现良好。比如亿万富翁艾伦·霍华德(Alan Howard)的Brevan Howard对冲基金在2020年第一季度增长了23%。

最后,对冲基金或许可以从华尔街投行的“神操作”中得到启示。

数据显示,通过买卖了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股票、债券、商品及利率产品,美国大型银行的交易部门在2020年的前三个月中收获了数年来最强劲的业绩表现。已公布季度业绩的高盛、花旗、小摩和美银四大投行实现了230亿美元的交易收入,较去年同期激增31%。

而它们的成功秘诀,除了利用专注于利率掉期和外汇等高人气产品外,还加快了转手速度,甚至利用代码帮客户进行自动交易以及管理资产价格波动。这一成功经验,尤其值得量化对冲基金好好借鉴、学习。

对冲基金行业整体承压,既反映了市场的糟糕现状,也说明了该行业存在许多亟需改善的顽疾。而对冲基金巨头们的集体滑铁卢,必将给整个行业带来深远影响。

影响一:管理和收费模式可能发生转变。

纽约动态贝塔投资公司(Dynamic Beta investments)创始人安德鲁比尔(Andrew Beer)表示,对冲基金在疫情期间的糟糕表现,应促使整个行业对客户的收费方式进行评估和改革。目前的收费结构(管理费加上基于业绩的收费)往往意味着基金经理赚钱,而所有风险由投资者承担,这对于客户来说是不公平的。

影响二:打破权威迷信。

桥水、文艺复兴等对冲基金连续出现亏损,打破了对冲基金界的不败神话。相比之下,Universa Investments等“黑天鹅”基金赢得了惊人的回报和极高的声望,分析人士预计对冲基金行业将出现一次大规模的内部资本转移,不少大型基金将失去部分重要客户的信任。

不过达里奥等人在遭遇严重亏损后的操作,依然展示了大佬的实力:桥水基金通过在3月初做空欧股获利近40亿,弥补了部分亏损。经历这次滑铁卢之后,相信大佬们应该已经学会了以下两个道理:

第一,及时调整。达里奥做空欧股挽回损失就是最好的例子 。

第二,分散投资。能源对冲基金Zimmer Partner旗下的公用事业基金虽然在3月份下跌4.7%,但表现远优于Zimmer Partner录得的55%亏损。公用事业的广泛投资范围,起到了很好的对冲作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