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年前有没有“夏朝”?一件2900年前的青铜器,或能证明“禹”

微醉说历史

发布时间:04-1520:44

中华有着“五千年”的历史传承,但需要解释一下,很多专家对“五千年”是不承认的,原因无外乎“没有文字记载”、“没有实物证据”。这点也能理解,以目前时间最早的“甲骨文”为例,可追溯的时间仅为两千多年;但是,仅商代就已经是三千年前的朝代了,而“夏”甚至要追溯到四千年前。

某种意义上,“禹”是神话人物,四千年前有没有洪水,连专家也不敢妄下结论;说到这或有朋友会说“这不抬杠嘛,不仅‘大禹治水’,海外也有诺亚方舟,你凭什么说他不存在?” 且不论四千年前是否有洪水的问题,以目前的科技认知看,四千年前开山挖渠,改流入海,如此浩大工程即便放到科技发达的现代,没有几代人也难以完成。因此,专家开始怀疑“仅凭禹带着一些‘未脱离原始社会的人’去治理水患,似乎有点不现实”。

按“神话”记载,禹接受“舜”命令驯服洪水,并最终划“九州”; 按传说看,大禹治水的过程有太多“难以置信”的地方,譬如各种苍龙巨鳌等。历史是一门非常严谨的学科,单凭“传说”自然不够,2002年,一件青铜器的出现,或许能证明“大禹治水”的真实性;这种器物高11.8厘米,口径24.8厘米,重2.5千克,椭方形,直口,圈足,腹微鼓,兽首双耳,内底铸有10行98字铭文,专家命名为“遂公盨[xǔ]”。

发现“遂公盨”是个偶然。 当时青铜器鉴定专家、清华大学李学勤教授受邀鉴定,在众多文物中,一件盒状的青铜器原本并非重点,但它却成了最大收获。当时的“遂公盨”还没有进行除锈,粘有厚厚的土锈层,口沿能明显看出席子包裹压出的纹络;由此断定,这件青铜器应该出土不久,出处传闻出土于河南窖藏,明显是“土夫子”的杰作。

对此教授在《国家宝藏》中回忆,以他的判断,这件青铜器应是西周中晚期才出现的“盨”,是一种盛装黍、稷、稻、粱的食器;“盨”应该配有盖子,但这件没有,从文物角度出发,这直接影响了它的价值,因此当时并没有引起教授的过多注意。直到发现“盨”底若隐若现的篆刻字迹,教授将其带回北京,从此潜心研究十年,终于揭开了大禹治水和“夏朝”神秘面纱的一角。

这里仅简单介绍,“盨”是西周中晚期出现的一种青铜器,是盛装黍、稷、稻、粱等粮食的祭祀礼器;也有史料称,大禹率众治水时,日常饮食难以保障,因此发明了这种“青铜盨”;这种青铜器原本配有盖子,既可以随时生火做饭,还能当作盛装饭菜的“碗”。这种解释至今仍有争议,推算起来,“大禹”是四千多年前的人物;四千年前是否存在“青铜器”尚无定论,那就更别说饭盒了。

单说“遂公盨”,铭文开篇“天命禹,敷土隓山壑川,迺癸亥起征,降民监德”,翻译过来的大意是:舜帝命令禹治水,禹削平山岗以堵塞洪水,疏导河流的办法平息了水患;值得一提的是,98字中出现了6次“德”的描述,如“降民监德”、“厥沫唯德”、“益于懿德”等。专家将这些解读为:大禹在治水期间制定“道德规范”来教化、约束万民;关键就在这里,如此多的“德政”,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大禹在治水期间就已经当上“皇帝”了呢?

据铭文记载,大禹在治水期间就开始划九州,大水过后,又根据各地做出的贡献来划分属地;这是不是能理解成“分封诸侯”呢?铭文中“降民监德,迺自作配乡民,成父毋(母)”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禹有功于民,成为民众之王、民众之父母”;由此可证,禹在治水时已经建立了“夏朝”,甚至成了万民皆服的“皇帝”;说到这或有朋友会说“史载大禹在治水后才受禅与舜,他儿子‘启’正式建立夏朝。”

历史对“禹”的记载其实并不多,“夏朝”在什么时间建立也没有明确记载;“遂公盨”铭文记载,夏朝建立时间为“癸亥起征”,也可以理解成禹接受舜“禅让”,踏上治水征程的时间。对此专家解释,“遂公盨”出现之前,禹“起征”的时间从未出现过,《尚书》记载“予创若时,娶于涂山,辛壬癸甲、启呱而泣,予弗子,惟荒度土功”;这里的“辛壬癸甲”虽然与遂公盨铭文时间相近,但指的却是“夏启”的出生时间,那么“大禹治水”,或是“夏朝建立”究竟开始于什么时间呢?

“夏商周断代”最终将其定为公元前2070年左右,以此为节点,按遂公盨的记载,应“或前或后”推一甲子;向前是前2100年,向后就是前2040年。或有朋友不屑一顾“这么多废话,将遂公盨进行一次时间鉴定问题不就都解决了,用得着专家猜来猜去吗?”关键就在这里,前面说了,“遂公盨”出现于西周中后期,即周孝王、夷王前后,距今约2900年;但是,“禹”是四千年前的人物,如果单以年代确定,两者相差了一千多年。

也就是说,尽管“遂公盨”记载了大禹治水的过程,但仍不足以证明“禹”或是“夏朝”的真实存在;也有专家认为,遂公盨足以证明“禹”真实存在,原因很简单,因为“遂公”。熟悉历史的朋友或许知道,历史上但凡叫“公”的,基本都是某一诸侯国的“国君”;而“遂国”约在今天的山东泰安市宁阳县西北部与肥城市临界处,史料记载,“遂公”还是舜帝后裔。由此专家推断,既然遂国是“舜帝”后裔,四千年前应与“禹”平起平坐,且遂公盨又是祭祀礼器,本来就有禀告“神灵”的意图,铭文内容更需要依据事实论诉。

因此专家认定,遂公盨记载的“大禹治水”是真实可信的,它也是:目前所知时代最早,最为详实的关于禹的可靠文字记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