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充电桩接上“新基建”

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04-1014:36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笛 4月9日,特锐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于德翔正搭乘高铁前往江苏,在最近一段时间中,他几乎以一天一个城市的节奏出差。特锐德的控股子公司特来电是全国最大的充电桩运营商。

从今年3月4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开始,“新基建”在高层次会议中屡被提及,按照央视新闻的报道,新基建涵盖7大类别,特来电从事的新能源汽车充电桩领域也被囊入其中。

于德翔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充电桩被纳入“新基建”概念后,发生了很多变化,引起了政府、企业和个人的高度关注,政府在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梳理,特别是在经济发达的江浙沪地区,他们把汽车视为拉动消费的一个重要点,但是新能源汽车离了充电桩又不行,所以政府很期待也很着急。

在4月10日的国务院联防联办发布会上,中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副司长蔡荣华表示,从行业协会摸底调查的情况来看,预计今年全年能够完成投资100亿元左右,新增公共桩大概20万个左右,新增私人桩大概能超过40万个,公共充电站达到4.8万座。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孙光奇也表示将研究优化充电设施建设的奖补政策,进一步调动地方积极性,加快建设进程,尽快改变车多桩少的局面,为新能源汽车消费创造良好的环境。

新基建吹响的号角为这个已经发展超过10年的行业带来了新的波动。

国企动作频频,国家电网成立了新基建小组,紧接着国家电网党组书记、董事长毛伟明又赴国网北京电力调研充电桩建设,并表示要抢抓“新基建”机遇,加快技术创新步伐,推动充电设施建设,国网此前已经多年投入充电桩基础设施建设,至2019年年底,其拥有的公共充电桩数量在市场中排名第三。

一些资本也表现出了兴趣,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最近充电桩市场被看了很多次,但据其所知,真正决定投的并不多。

对于新基建概念的驱动,于德翔决定保持定力,“我们建设一张充电网技术路线和发展路线没有任何的改变”。

这些变化会对充电桩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尚待观察,但在厦门大学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看来,即使政策表现出了更强的积极性,但国际油价的持续走低和新能源汽车本身的技术问题会影响整个充电桩行业的发展,对市场主体而言,要实现盈利的难度可能会增加。

林伯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而这样的阶段,往往是国企发力的阶段”。

国网动作频频

新基建概念为国网的充电桩战略“充上了电”。

4月2日,国网召开了第一次“新基建”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这个小组从3月中旬提出到建立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次会议中,毛伟明强调要加快新能源汽车充电业务发展。

同一天,毛伟明赴国网北京电力所属华商三优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调研,华商三优公司是国网北京电力所属电动汽车充电桩研发生产、调试运营和配电产品制造企业。

林伯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今年国网发力充电桩市场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方面是新基建带来的“政治任务”,另一方面相较于其他国企,充电桩建设以及新能源汽车的普及与其业务关联性较强,能够推动电力事业发展,因此其本身也有动力。

国网在新能源充电桩领域耕耘已久,从2006年开始,国网就持续在充电桩领域进行投入,按照《2019-2020年度中国充电基础设施发展年度报告》中显示,国家电网以87846台充电桩的数量位居第三位,排在其上的是两家民营企业:特来电和星星充电。

一位充电桩行业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国网在北京等一些核心城市的充电桩布局非常多,市场占有率也很高。

2014年国网向民资开放了充电桩市场,在接下来的6年时间中,中国充电桩数量快速增长,大量市场主体涌入其中又大批退出,逐渐形成了目前的竞争格局,按照上述报告显示,特来电、星星充电、国家电网、云快充四家占据了70%的充电桩,而在私人充电桩领域,比亚迪拥有最庞大的数量。

国泰君安的一份研报中专门指出了这一点:作为大基建团队中的新兴成员,充电桩显示出了和其他领域不同的特点——民营资本的深度参与。

此次新基建概念的提出以及国网的再发力会给目前的市场格局带来变化吗?

于德翔的答案是:“不会”。于德翔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充电桩与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不同,每个单位的投资金额并不大,几万至数百万,而且又面向小B端、C端市场,在这方面民企更有机制上的优势,此外,充电桩市场的空间还很大,可开拓的空间也很多。

星星充电天津公司副总经理唐成也持有类似的观点,在唐成看来,目前充电桩过了政策导向的阶段,几乎完全是一个市场导向的行业,国网有很多优势,但民企会更加重视市场竞争和服务能力,行业格局很难短时间出现变化。

新的周期?

4月9日,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其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报告《充电桩:新基建,迈向新能源汽车时代》,这篇文章中为充电桩的盈利算了一笔账:根据计算,年平均营业成本在1.38万元,对应需充电19700kWh,也即50kW充电桩需充电394h,充电利用率需达到9.0%方实现盈亏平衡(交流桩基本也维持在该水平)。

经济观察报向于德翔和唐成询问了这一计算方式的合理性,于德翔表示基本的方向没错,唐成也认为基本合理。

按照上海充换电设施公共数据采集与检测市级平台统计,2019年上海市公共充电桩,狭义公共充电桩、公共专用桩、小区专用桩、单位专用桩、物流专用桩充电利用率分别为1.47%、7.54%、2.80%、1.33%、1.16%,与上述9%的利用率相去甚远。

实际上,在经过了超过10年的发展后,中国充电桩运营商大部分仍旧未能实现盈利,在2018年,行业龙头企业特锐德才最终实现盈亏平衡。

于德翔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要实现小范围或单个充电桩的盈利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布局一张充电桩网络,并实现整个网络的盈利,在他看来,这可能需要5、6年时间的布局和摸索,而这对于后来者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前他也曾看过充电桩企业,但在计算盈利模型后,最终决定不涉入其中,在这位投资人看来,充电桩市场很难实现盈利,而这种更接近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市场,由国企来布局更适合。

于德翔认为国资国企在充电桩市场具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在2019年特来电以增资扩股的形式引入战略投资者,完成了总计13.5亿元的融资,其中即包括两家颇具分量的国有资本:国调基金和国新基金,于德翔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某种程度上,国有资本对基础设施建设的背书有很强的作用。

在林伯强看来,目前油价的下跌和新能源汽车市场本身的一些问题让充电桩建设正在进入一个新的周期,这并不是纳入新基建概念就可以改变的,与2014年以来的高速扩张不同,这个周期里要实现盈利可能更具难度,而这也为国网这样的央企提供了机会。

“2014年为什么要将充电桩开放给民资?因为当时政策层对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抱有很大的期望,充电桩作为基础设施需要适度超前,因此需要有更多市场主体来进行建设。但现在,油价的下跌减弱了新能源车的成本优势,充电桩的盈利又迟迟难以实现,可能民企在接下来的投资会更加谨慎;相对而言,国企特别是国网本身就有逆周期的任务,又对主业有帮助,可能会成为接下来充电桩建设的主力”, 林伯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保持定力

尽管在新基建的概念下,目前各方对于充电桩市场的关注前所未有,但参与其中的市场主体依然希望保持定力,并不再仅仅局限于基础设施层面,而是寻找更多链接的产业机会。

唐成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对于市场主体而言,接下来的重点依然是在精益运营上,保证充电桩的运营效率和运营收益,这一点并不会因为政策变动而出现调整。

于德翔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特来电充电网的技术路线和发展路线不会出现变化。

在一些研究者看来,充电桩市场依然有广阔的前景,《充电桩:新基建,迈向新能源汽车时代》中预测2020至2030年国内充电桩设备和服务市场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

政策层也在释放利好的消息,在4月10日的国务院联防联办发布会中,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孙光奇表示下一步将研究优化充电设施建设的奖补政策,进一步调动地方积极性,加快建设进程,尽快改变车多桩少的局面,为新能源汽车消费创造良好的环境。

唐成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接下来政策能够有多少助力还是要看各个城市的具体政策,但目前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是从建设补贴向运营补贴转移,而这对充电桩企业的运营能力有了更高的要求。

唐成认为在充电桩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设备,而是一个能源入口,后端可以链接一个广阔的产业图景。

在于德翔看来,充电桩行业需要的不仅仅是建设,而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它不是传统基建以分工制为主,而是需要有跨行业、跨部门、跨技术的链接能力,而充电桩企业也不仅仅是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企业,而是一个网络的运营商。

于德翔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你看现在无论国内国外,几乎所有的充电桩企业都不再把充电桩仅仅视为一个设备,而是一张网络,充电桩企业就像是移动联通一样,它要去运营一张网络,在这个网络中包括充电、放电、储能、微网、运营、支付等多个环节”。

上述国务院发布会中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副司长蔡荣华介绍下一步,为了促进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国家将继续加大充电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一是结合老旧小区改造等工作,引导相关方联合起来开展充电基础设施的建设运营,支持居民区里多车一桩,即几辆车合用一桩,临近车位能够共享等模式,解决居民区里建桩比较难的问题。二是在高速公路、城市和乡村加快形成适度超前、快充为主、慢充为辅的公共充电网络,鼓励开展换电模式运用示范。三是加强新型充电技术研发,提高充电服务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水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