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新增20例来自这个国家!绥芬河口岸关闭一周,全国放假一个月,违者最高判7年!严管下俄罗斯为何病例激增?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04-0723:50

来源:国际金融报

据央视新闻报道,截至莫斯科时间4月7日10时30分,俄罗斯境内新增1154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目前,全俄累计确诊7497例,其中,莫斯科累计确诊5181例,为全俄疫情最严重地区。

专家认为,目前俄罗斯可能正处于美国新冠疫情的早期阶段。下个月,俄首都和其他地区都会面临确诊病例数的激增,死亡人数也会大大增加。

4月6日,我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2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其中黑龙江省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0例,患者均为中国籍,从俄罗斯输入,超过全国境外输入病例半数。

而大部分从俄罗斯输入的病例,都是从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路线输入黑龙江省,目前已经累计达59例。由于口岸检疫和市区隔离检测能力已超极限,中俄唯一开放的绥芬河口岸于4月7日起关闭一周。

那么,作为最早一批关闭与中国边界并限制中国公民入境的国家,俄罗斯为何会突然病例激增?该国当前的医疗系统又是否足以应对可能到来的高峰?

1

中俄绥芬河口岸关闭一周

黑龙江省绥芬河市是一个人口不足7万的边境小镇,但作为中俄边贸的重要口岸,这里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接壤,距离俄罗斯远东地区最大的城市之一符拉迪沃斯托克大约190公里,距离俄罗斯对应口岸波格拉尼奇内21公里。

据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事馆称,从莫斯科飞抵符拉迪沃斯托克约要9个小时。相关人员到达符市机场后,当地防疫人员会强制要求所有人员集体乘坐大巴直接前往绥芬河口岸,路程用时大约2小时。综上,自莫斯科至绥芬河口岸全程至少11小时处于人员拥挤、密闭的环境中,交叉传染风险极大。

截至发稿,通过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路线输入黑龙江省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累计达59例,均为中国籍。

考虑到黑龙江省输入型新冠肺炎病例正持续大幅增加,总领馆强烈建议中国公民,应充分考虑上述可能的交叉感染重大风险,避免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长途旅行。

环球网援引黑龙江省交投集团一位负责在俄投资业务的管理人员的话称,中俄边境主要口岸中,黑河和同江此前都已经关闭,作为唯一的回国通道,这几天压力全部集中到了绥芬河身上。

早在4月3日,绥芬河市政府就表示,由于口岸入境人员骤增,口岸检验检疫能力和市区隔离检测能力已超越极限。4月5日,绥芬河市已经临时关闭一次口岸。但4月6日,口岸再次开放。

随后,绥芬河市政府网站再次发布声明称,自4月7日至13日,绥芬河-波格拉尼奇内公路口岸旅检通道将临时关闭,恢复开关日期另行通知。

2

防控应对较为迟缓

据俄罗斯新冠病毒防疫官网发布的信息,截至莫斯科时间4月7日10时30分,俄罗斯境内新增1154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其中莫斯科新增697例。

目前,全俄共累计确诊7497例,其中莫斯科累计确诊5181例,为全俄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为什么最近俄罗斯的确诊病例上升速度突然加快?

俄罗斯卫生部病毒学家Sergey Alkhovsky在接受《Science》杂志采访时表示,大部分患者来自欧洲。“也有一些社区传播途径,但大多数测试呈阳性的患者来自欧洲。不幸的是,对欧洲国家限制旅行的措施为时已晚,当时意大利和其他(欧洲)国家的疫情已经暴发了”。

除此之外,俄罗斯对疫情的防控也有些迟缓。据VOX报道,直到今年3月中旬,俄政府才决定关闭学校以及部分企业,限制航空旅行,并考虑采取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减轻人民的经济压力。

为了让人们留在家中,俄罗斯总统普京在3月25日宣布,3月28日至4月5日为带薪“非工作周”。随后又在4月2日决定,将带薪非工作日期限延长至4月30日。

显然,普京的初衷是让人们保持社交距离,但事与愿违,俄全国成千上万的居民开始外出,享受好天气和假期。

为此,克里姆林宫还通过了一项草案。草案根据俄罗斯联邦《刑法》第236条作出修改,根据该草案,对于不遵守卫生和流行病学建议规定,导致两人或多人死亡的,最高将面临7年监禁。此外,还有很多有扬声器的警车在莫斯科宵禁时间(晚上8点到上午8点)一直监控录像,确保居民遵守规定。

据VOX新闻网站报道,起初俄罗斯对新冠病毒的检测只能使用当地制造的设备进行,且所有检测样本必须送至西伯利亚的一个实验室(病毒学和生物技术国家研究中心VECTOR)分析才能获取结果。结果就是,该实验室积压了大量的检测样本。

这意味着,许多正常生活的俄罗斯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否患上新冠肺炎,而政府也无法追踪。

造成这样的结果在于,俄罗斯政府当时认为,只有生物安全三级的实验室VECTOR才能检测这种病毒,但后期发现,新冠病毒的危险性并没有那样高,生物安全二级的实验室才被允许进行测试。

直到3月末,俄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才将检测扩展至地方性的实验室和疫情防控研究所。

3

医疗系统存隐患

俄罗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东欧和中亚项目负责人Michael Favorov表示,“目前俄罗斯可能正处于美国新冠疫情的早期阶段。下个月,首都和其他地区都会面临确诊病例的激增,死亡人数也会大大增加。”

那么,俄罗斯的医疗系统是否能够抵御可能到来的疫情高峰?

世界卫生组织驻俄罗斯代表Melita Vujnovic博士表示,俄罗斯已经为疫情做了充分准备。“该国开展了大规模的公共卫生信息运动,以提高人们采取预防措施的意识,此外,俄罗斯还有大约7万张病床,4万个呼吸机”。

但在弗吉尼亚联邦大学俄罗斯医疗保健专家Judy Twigg看来,俄罗斯医院的许多设备(包括呼吸机)发生故障的频率都高得惊人。“虽然该国正在生产更多(设备),但并不能保证需要的人是否能及时用上,尤其现在许多有钱人还在囤积(医疗设备)。”

除此之外,俄罗斯还缺少像氧气、麻醉性镇静剂等呼吸机的配套设备,而该国是否有足够多训练有素的7*24小时照看重症患者的护士仍是个未知数。

莫斯科的流行病学家弗拉索夫Vlassov称,近年来,俄罗斯提高了医生的薪水,虽然这有助于吸引尖端人才,却减少了用于购买顶级医疗设备的资金。最重要的是,政府在医疗保健领域支出的重点是建立新的医院,而非为医生购买防护设备。

而就在上周,莫斯科Kommunarka医院一位曾与普京握手的顶级专家也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导致普京目前只能远程工作,在参观医院时不得不身着黄色防护服。

此外,由于俄罗斯70%的确诊病例均来自莫斯科,很多专家认为,莫斯科最终的传播情况可能会比纽约更为严重,部分原因是莫斯科的人口稠密。因此,很多人担心,政府可能会牺牲其他地区,保住首都。

专家认为,主要城市以外的医院设备并不完善,据估计,在过去十年里,这些医院累计损失了约50%的(救治)能力。如果政府不注重这些地区,病人的救治恐成问题。“对于大城市而言,情况可能相对容易处理,但在农村,这很困难。”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专家Stanovaya称。

记者 赵璐

——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