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努尔哈赤故居,东北人惊呼:“这是我们居住过的农村老房子”

辽宁喀左花园农场主

发布时间:04-0721:36

塔克世(努尔哈赤父亲)故居是努尔哈赤的出生地,1559年清朝奠基人努尔哈赤出生于此。乍看外墙,新修的迹象很明显,但还是不失古色古香之感,而进院子一看瞬间就感觉仿佛回到了从前(不是回到了明末清初,而是回到了曾经的东北农村)。眼前的这些房子跟自己小时候住的东北老房子简直是一模一样。

想到这所房子竟然就是四百多年前满洲贵族、清朝奠基者“努尔哈赤”的住所,不禁让人大感意外。建国初期,大部分的东北农村人都住着这样的房子,即便在二十多年前,村里依旧还有人住着这样的房子。而在自己小时候的记忆中,这种房子是村里最古老的农村民房,很多村里人已经住上了更好的红砖青瓦房。那会还是真不知道,这种老房子竟然和几百年前贵族居住的房子一样!“泥土墙壁、茅草屋顶、木格子网的纸糊窗户和没窗户的大木门”,作为农村人,一切真是都在熟悉不过了。

还有这个大石墨,当然也是村里人必备的工具。而笨重的大水缸更是必不可少,除了用来储存每日必需的生活用水,还广泛备用来“积酸菜”,当时基本上村里每户人家都会在冬天积满一大缸的酸菜。东北人冬天是离不开酸菜的,而酸菜心曾经更是无数孩童最爱的“零食”。

再看屋里的摆设和布局也和从前东北农村如出一辙。曾经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个这个大柜子,但却从来不是放被子用的,被子都是叠好了以后堆在上面。而这个柜子,更多的时候是被小孩们作为捉迷藏的躲藏地。而土炕上的芦苇席子想必更是让睡过的东北人记忆深刻,这种席子不管怎么做工精致,也都点扎人,而且用久了就会慢慢开始局部破坏,当时的村里人又特别节俭,轻易是不会更换的,于是那破洞的席子便十分常见。而且这席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十分不容易打理。而使用时间的不同,也造就了每一家的“炕席”各不相同的外观,除了席子本身的样式,还会有不同深浅的颜色,也有不同的破烂程度。那会的炕席几乎是每家每户最有特点的标志。

纯实木的小炕桌也是曾经最为熟悉的了,自家人摆着小炕桌在炕上吃饭,至今仍旧深受东北农村人的喜爱。看来东北人坐在炕上吃饭的习惯是有着相当悠久的传统了。

还有这木制的简易摇篮,让人更是倍觉亲切。多少人曾经在这里听歌父母的歌声、爷爷奶奶的故事,渐渐遁入那最美的梦乡!

这便是后来建国称汗的努尔哈赤故居,多少东北人曾经就居住过这样的老房。这着实让人惊叹不已,也感叹时代的发展与进步,古时候的贵族住所无异于今天的“贫民窟”啊!但这样的老房子里,却浓缩着多少东北农村人的温馨回忆呢?如今这样的房子正在农村消失,但我想其承载的文化传统和乡土记忆却将永远的传承下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