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红军的嘱托|王玉清:《金色的鱼钩》里的老班长原型

中国军网

发布时间: 20-04-0710:12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网络部
02:14

99岁的王玉清的嘱托:年轻一代要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多做有利于人民的好事,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有用人才。

撰文/中国军网记者杨帆

摄影/中国军网记者 伍行健

视频/中国军网记者 于恺舟 范逸婕

出品/中国军网 腾讯新闻 中国人的一天

“1935年秋天,红四方面军进入草地,许多同志得了肠胃病,指导员派炊事班长照顾生病的三名小战士,这三名战士走不快,一路上,老班长带领生病的小战士走一阵歇一阵,到了宿营地,他就到处去找野菜,和着青稞面做饭。不到半个月,两袋青稞面吃完了。老班长看我们一天天瘦下去,他整夜整夜地合不拢眼。一天,他来到河边洗衣裳,忽然看见一条鱼跳出水面,他喜出望外地跑回来,取出一根缝衣针,烧红了,弯成个钓鱼钩。这天夜里,我们就吃到了新鲜的鱼汤。尽管没加佐料,可我们觉得没有比这鱼汤更鲜美的了,端起碗来吃了个精光”。

这是小学课本《金色的鱼钩》文章里的原文。上学的时候就觉得这个老班长真聪明,能想到用针去钓鱼;同时又真傻,为什么他把鱼肉都给别人吃,连鱼汤也舍不得喝呢?记者怎么也想不到,20多年后,竟然能亲眼见到《金色的鱼钩》里老班长的原型之一——王玉清老人。

与课本不一样的是,王玉清“老班长”没有牺牲在长征途中,他后来还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诸多生死考验,一直跟随着革命队伍为党和人民奉献了一生。

那枚珍贵的鱼钩现在珍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

王玉清在向记者讲述自己的经历。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

参军

王玉清的父母都是本分的贫苦农民,用王玉清的话说是在世40多年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为了给父母减轻负担,年幼的王玉清总是闲不住,能做的家务事他都做,时间长了,爱劳动也成了一种习惯。后来,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难,迫于生计,王玉清随着父母逃难到了黔西。

1935年11月,红二方面军解放了黔西县城,王玉清和父亲抱着好奇的心情去城里想看个究竟。

“人们传说,红军杀人,都不敢接近红军战士。”十多岁的王玉清有点害怕,只远远看着。

“看了一会儿,我发现,红军对穷苦百姓很和气、很好,对地主很凶。”听说红军是为穷人翻身求解放的,不打人,不骂人,官兵平等,红军是穷人的队伍,参加红军可以打土豪、分田地、过好日子。长期忍饥挨饿、受人欺负的王玉清很高兴,在得到父亲的同意后他参加了红军,成为红二方面军部无线电台的一名战士。

王玉清回忆起当兵之初送电报的事情。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

“我很快就学会了电台那一套操作方法。”聪明好学的王玉清很快掌握了如何发报。“贺老总很喜欢我,常常用手指弹我的脑袋,还常把重要电报的传递任务交给我完成。”这么多年过去了,说到贺老总的时候王玉清仍然有一丝腼腆也有一丝骄傲,好像还是那个被首长表扬了开心的小兵。

参加红军没多久,王玉清随部队离开黔西,那时候的他没有想到再也见不到父母了。因为不会写信又怕连累父母受到迫害,王玉清与家人失去了联系,只是在1936年收到过一封母亲重病的家信。直到全国解放后,他于1950年底通过在《贵州日报》上登寻人启事才找到家人。可惜,那时父母已经离世很多年。作为长子没能给二老送终,这是王玉清心里永远的痛。

长征

王玉清在长征途中差点丢了命。

当记者提出让老人讲讲长征的故事时,王玉清头一摆,手摇了摇说,“哎呦,不讲喽,没什么好讲的。”可是嘴上说着不讲的他,不一会儿又自顾自地打开了话匣子。

“长征太苦了,又要赶路,又要和敌人作战。”1936年7月11日,红二、四方面军由甘孜地区出发,各级领导干部再三动员,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一定要走出草地,到陕甘宁与一方面军会合。甘孜是少数民族地区,穷乡僻壤没有任何工厂,农业方面只产豆类和少量的麦子。那么多的物资有钱也无处买,到哪里去筹集呢?经过千方百计的努力,战士们每人才分到几斤炒面,与实际需求数差很多。王玉清他们过草地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开始了。

草地雪山路况复杂,开始还能做到按建制行进,几天后自然而然地拉开了距离,只能根据每个人的体力最大承受限度走,天黑了就在原地露营。有帐篷就全挤在一起,否则就在树下或避风处,几十个人挤在一团睡在地上。两眼望着天空,有时会露出月亮和星星,可突然间就会飞来云雾雪花,这并不是一件浪漫的事。

尽管省着吃,王玉清的炒面还是很快吃完了。他说他很幸运,因为遇到了一个把自己粮食分给他的班长。“电台的炊事班长是湖南人,他知道我断粮了,给了我两把炒面。他说,‘我也不多了,你要省着吃呀,不知哪天才能走出草地。’”

“那班长自己怎么办呢?”记者着急地问。

“班长就说了句,走一步算一步吧。”后来,王玉清就与班长走散了,出草地后多次打听也没打听到他的下落。直到现在,王玉清仍然时常想起当时的情景,他说班长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要还在世该有多好。”王玉清默默地说了一句。

王玉清的老伴在讲述王玉清的事情。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

家庭

王玉清育有一个女儿四个儿子。对于家庭,他觉得是亏欠的。“几十年的军旅生涯,我没有什么大作为,也没有什么财产,而最让我感到欣慰和自豪的是我的儿女。”

王玉清父女的感情很好,经常有聊不完的话。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

王玉清与家人的合影。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

王玉清的女儿十几岁就当了兵,跟父母相处的时间比较短,她自称是个“女汉子”。在她眼里,父亲是严肃的,很少见他笑;父亲是“不着家”的,“爸爸什么时候回来?”这是她问妈妈最多的话,甚至小时候有一段时间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父亲工作调动很频繁,小学到中学基本两年就得换一个学校。”各地辗转的生活让王玉清的女儿有种没有根的感觉,好在家庭和谐温暖。

“我父亲这一生很不容易。”王玉清对孩子们都很严厉,经常叮嘱他们要自力更生,要有责任使命意识,不要有优越感。

王玉清的一生都献给了党和军队,“他希望我们年轻一代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多做有利于人民的好事,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有用人才。”王玉清的女儿说道。

王玉清的书房,干净整洁。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

书房的一角放着的一个玻璃陈列柜,里面摆放着王玉清获得的各种奖章。中国军网记者伍行健 摄

王玉清今年99岁了。记者看到他的时候身体状况很好,声音有力,眼神明亮,行走来去自如。为什么能保持这样好的身体状态呢?王玉清说与他长期坚持运动是分不开的。在60岁之前,他每天早晚都会跑五公里左右,60岁之后改为散步,平时出门学习、开会都以步行为主。

在王玉清家里,记者看到三个鸟笼,几只小鸟在笼子里唧唧叫着。王玉清说,养鸟一是兴趣,二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多年来他已经养过十几种鸟。“看到它们跳跃飞舞就觉得它们很可爱,心情也会变好”。除了养鸟,王玉清还喜欢养金鱼、种花,房子前面的三角梅就是老人刚搬来时亲手种的,现在已经美得像个花园一样了。

王玉清夫妇1955年的合影。(翻拍资料)

【人物简介】王玉清,1921年11月出生,贵州威宁人。1936年2月参加红军,1940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军团部无线电台、卫生部、宣传部任通讯员、战士、卫生员、宣传员等。参加了红军长征,随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72年5月任福州军区炮兵司令员。1978年6月任福州军区司令部顾问。1983年3月离休,现居福建福州。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伍行健 杨帆 责任编辑:孙智英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