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阜新多强大,捋一捋真可怕,这里有片大草原,还有座小布达拉

西魏遗少

发布时间:04-0600:41

阜新,是辽宁省辖地级市,辽宁省西北部中心城市,沈阳经济区重要城市之一。

阜新,取“物阜民丰,焕然一新”之意,于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置县,1940年置市。

阜新处于内蒙古高原和东北辽河平原中间过渡带,是契丹民族的摇篮、武当宗师张三丰的故里、藏传佛教的东方传播中心。

这里有着天苍苍、野茫茫的边塞风光,属于清代皇家牧场。

阜新有优秀的血统,因为这里生来就很强大!

阜新有多大,捋一捋,真可怕。

大家都知道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故事,就发生在阜新。龙梅和玉荣在暴风雪中为公社保护羊群,1966年两姐妹被授予“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光荣称号。

明末清初,活跃在辽西地区的成吉思汗谪系子孙一一察哈尔林丹汗被崛起于白山黑水间的后金王朝赶至遥远的青海大草滩,从此一蹶不振。

而早与后金王朝结盟的阿拉坦汗之子僧格汗,率蒙郭勒津部众从宣府边外迁牧至辽西阜新地区。

1633年,阜新蒙郭勒津地区一个十八岁的蒙古族青年桑丹桑布,出家当了喇嘛,十多年后再回到阜新,已经成为藏传佛教一代禅师。

1669年,即康熙八年,在额尔敦图格山下,桑丹桑布主持兴建三间庙房的葛根苏木,招徒纳弟。

葛根苏木,汉译瑞应寺。后来,瑞应寺寺庙规模一度达到三百六多座,号称藏传佛教八大国庙之一,与青海塔尔寺、甘肃拉卜楞寺并称为西藏以外的三大寺院,从而形成了东蒙地区的藏传佛教中心。

有民间传说,瑞应寺之所以取得如此高的地位,是因为一世活佛桑丹桑布在隐居山中时,巧遇微服私访之康熙皇帝。两位高人因佛缘而惺惺相惜,皇权泽被佛法,蒙部勒津地区成为东蒙黄教中心。

大家现在都以为阜新属于辽宁,明清时期,这里是东蒙之蒙郭勒津地区,此地长期是整个蒙古最富庶最发达之地区,也是离大清王朝肇兴之地最近最敏感的地区。

瑞应寺素有“小布达拉宫”之美誉,其建筑风格完全承袭藏式风格。

由于受康熙皇帝格外恩宠,其建筑规模即展露一发而不可收之势。至道光年间,已成为阜新蒙郭勒津地区最大最负盛名的喇嘛庙了。

清代中晚期后,阜新蒙郭勒津地区以佛寺峪之瑞应寺为中心,形成十里一寺、五里一庙的紧凑格局,普安寺、德惠寺、吉庆寺、广法寺、普善寺、圣经寺、寿宁寺、同善寺、广化寺、经伦寺、龙凤寺、香烟寺等等,像星星一样撒满了阜新蒙郭勒津地区的土地。

清末,阜新蒙郭勒津地区只有十万人口,而出家当喇嘛的就有二万人,占男性人口五分之二,是成年男性的一半。

阜新有少数年代归中原王朝直辖,多数年代是少数民族割据政权管辖地,属边塞地区。

普安寺遗址所在地海棠山的摩崖造像群是藏传佛教东方中心唯一保存下来的民族瑰宝。现保存完好的佛像有267尊,形态各异的佛像集历史、艺术、欣赏价值于一身,堪称天下奇观,是我国保存完好的浮雕造型艺术珍品。

阜新境内新近发掘的关山辽墓群为辽代中晚期贵族墓葬典型代表,全国仅见。墓葬中出土的壁画,百科全书式的全面反映了辽代的社会生活,考古价值极高。

墓主人就是辽代著名军事家、政治家、契丹民族英雄-耶律休哥。

耶律休哥时期,辽国达于极盛,“威行大漠、震服百部”,疆域东临黄海、西抵金山,北至胪朐河,南濒白沟,幅员万里、地广兵强,人口400余万,成为雄踞北方的霸主。

契丹人从阜新发迹建国,尽管未在阜新建都,但却把阜新看成是故地、腹地加强了建设,那时的阜新何等辉煌。

辽代曾特别设置一种名为“头下军州”的建制,在契丹传统居住地即“白狼水东”建筑州城。

据考证,今阜新境内就有9座“头下军州”城:微州,在今阜新县旧庙子镇他不朗营营子古城;渭州,在今彰武县苇子沟乡土城子村东古城;壕州,在今彰武县四卜子乡小南洼村四南城子古城;遂州,在今彰武县四合城乡土城子村古城;懿州,在今阜新县塔营子乡古城;欢州,在今阜新县大巴镇半截子塔村后古城;顺州,在今阜新县大巴镇五家村南古城;成州,在今阜新县红帽子乡西北古城;闾州,在今阜新县十家子乡烧锅屯村西北古城。

不过,现在的阜新已远离了那百年繁盛史,重归寂寞。

曾经,阜新市“一煤独大”,在资源枯竭转型的路上举步维艰。

煤虽真竭,城并未衰。现在,阜新是辽西、内蒙古自治区东部,乃至东北地区的农产品加工产业核心区。

现代农业的振兴发展已经为阜新注入一股活力,实现华丽的绿色转身。

这里还是“世界玛瑙之都”,这一全新的城市名片将帮助阜新进一步走向世界。

阜新要颜值有颜值,要内涵有内涵。

阜新只有一个,约不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