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可馨事件暴露出的教育问题

发布时间:04-0418:34

最近许可馨火了:火得连微博账号都被封了,中国药科大学也急忙出来澄清,苏州市纪委也赶紧做出回应。然而许可馨事件真是个案吗?前段时间在关于英国小留学生的问题上很多人认为这么小的孩子在自身心智尚不成熟的状态下送到国外不利于他们的心理成长,然而许可馨事件向我们证明有时人的心智成长未必就一定和年龄成正比。许可馨可不是打小就在海外生活,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受我国公立学校教育多年的学生公然爆出这样的辱国言论不能不说是给我们提了一个醒。

我向来是反对针对特定群体的一竿子打死一船人的做法。对许可馨的批评不能针对全体留学生这一特定群体,事实上在此之前作为我国重点大学研究生的田佳良还曾是一名党员,可她的所作所为与她作为名校研究生和党员的身份却是完全不符。恐怕许可馨的扭曲人格不是由于留学造成的,更大可能是她从小所接受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生活环境造成的。许可馨其实是某种社会现象的产物,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她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但她正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不过这话其实也可以反过来说“可恨之人亦有可怜之处”。我们有时可以从新闻上看到有些贪腐分子一贪就是上亿的金额,然而他平时却从不大手大脚消费,反而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生怕东窗事发,请问这样的生活过得有什么意思呢?你说这样的人可怜不可怜呢?然而话说回来这种可怜不是自找的吗?所以这样的可怜人又有可恨之处。我们在惩治贪腐时分析贪官污吏的心路历程、分析贪腐产生的土壤、强调权力监督机制当然不是在为他们的具体罪行开脱翻案。

在许可馨问题上我们分析造成她这种扭曲人格的环境因素当然也不可能是为替她翻案。事实上她的所作所为就该受到全体国人的共同抵制,但我们仅仅只是谴责唾骂她就够了吗?其实我们更该思考的是许可馨这种扭曲的人格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否则我们怎么能保证不会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许可馨?这就正如我们在惩治具体的贪腐行为时也必须思考如何从根源上杜绝腐败。许可馨说个人努力与钱、人脉、平台、资源相比不值一提。这仅仅只是她一个人的想法吗?

恐怕她只是说出了有些人想说而不敢说的话。近些年来咱们见识过的因拼爹而坑爹的事件还少吗?有些没她这种资源的人说不定还在心里对她有些羡慕嫉妒恨。有人说许可馨就是一个吃里扒外的崇洋媚外者。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许可馨绝对不是什么媚外者,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媚己者。她自封恨国党,然而你以为她的这些言论只是针对自己的祖国吗?她针对的是任何对她不利的国家。如果美国哪天不符合她的要求了,那么她一样会对其极尽侮辱之能事。

在她的言论中出现了”老娘从来不把集体利益放在眼里“”如果我有医生朋友在武汉一线,我会希望他们临阵脱逃“......由此可见在她的意识中是只管自己逃的。哪里安全就去哪里,但从来不考虑这是一种流行病毒,自己的“逃”很有可能给更多无辜的人带来感染风险。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许可馨的真实面目其实就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心中是没有任何群体概念的,无论这个群体是家庭、团队乃至大到祖国,对精致利己主义者而言:哪里舒坦就是自己的祖国。

许可馨的行为毫无疑问对全体中国人的侮辱,但你认为她会真的热爱美国吗?事实上她这种人除了自己谁都不会爱的。如果哪天给她的利益到位说不定能让她把亲妈都给卖了。她这种人的典型特征就是:只要享受,不想付出。北大中文系教授钱理群曾对这样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有过一番评价:“包括北大在内的一些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我们喊了多年的“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综合素质教育”,然而实际上我们目前的教育就是典型的智力教育,至于德育和体育其实是存在欠缺的。现在的孩子迫于升学压力整天忙着写作业,其实根本就没怎么接受过系统的思想教育。有人说我们从小学到大学不都开设了思政课吗?然而我们的思政课往往是一种流于形式的口号式教学。品行人格的塑造是一定要通过社会实践来完成的,有的思想政治老师通过让孩子们抄笔记、背课本来强化认识,殊不知这样除了激起孩子们的逆反心理不会起任何实际作用。

这是学校教育在塑造学生思想方面的缺失,当然教育其实分为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等多方面。事实上我们现在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一样存在缺失:现在很多文章在分析许可馨从小的家庭教育时喜欢使用一个词“溺爱”,然而恐怕’溺爱“一词还不足以概括许可馨的家庭教育。事实上许可馨的家长对她的要求很可能是极为严格的。你能想象一个考上中国药科大学并出国留学深造的人会出生在一个放任自流溺爱无度的家庭吗?

事实上现在存在这样一些家长:他们对孩子的学业要求可以说严苛到变态的地步,然而与此同时他们却又在生活细节上对孩子无底线地放纵。于是我们就能见到这样一种人:他们在自身专业领域的能力相当高,然而他们的人格是有缺陷的。现在市面上动不动就能见到一些所谓成功学的心灵鸡汤,号称是要鼓吹狼性教育,说什么不要让你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易中天老师曾发表这样一种观点:“我是旗帜鲜明反对所谓望子成龙的成功学教育的,我的观点是应该望子成人”。

其实所谓的狼性教育就是告诉孩子:人类世界其实就是弱肉强食的大森林,强势的人就像是狼,而弱势的人就将扮演被吃掉的羊这一角色。这可能很我们国家的历史有关:众所周知我们经历过一段落后挨打的近代史,所以我们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往往给他们灌输的是你弱就会被欺负。我们这样做的本意是培养孩子的竞争意识,但如果我们在培养孩子的竞争意识时却忽略了人文关怀的培养,那么我们就真是在培养一群极端自私自利的白眼狼。

据许可馨的初中同学爆料称:许可馨初中的时候学习成绩很好,但是没有多少同学喜欢她,因为她说话比较毒。那么我们不妨大胆推测:许可馨的家庭是不是从来都只要求学习成绩,而从来不过问她与同学相处的情况,所以许可馨很可能是从小就养成了这种我行我素的行为风格。我们再进一步推测会不会她的父母也是极度自私自利、为人尖酸刻薄之人呢?家庭教育如此,而学校教育又过度重视应试成分,于是德育和体育教育的空间几乎被完全挤占。

现在我们的教育更像是批量生产的流水线,只着眼与学生的考试成绩,却没教会他们如何去爱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祖国......很多专业能力很强的名校毕业生其实是从小就没学会如何去爱别人的,他们从来不会为他人设身处地的着想。他们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造出来的机器人:规格型号高度统一,他们老道世故、高智商,他们专业能力极强,然而他们没有感情。他们从小被灌输的逻辑是如何赢过别人,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去爱别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