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常识:宣化大师讲楞严经

发布时间:04-0210:25

阿难闻已,重复悲泪,五体投地,长跪合掌,而白佛言:自我从佛,发心出家,恃佛威神,常自思惟,无劳我修。将谓如来,惠我三昧。不知身心本不相代,失我本心,身虽出家,心不入道,譬如穷子,舍父逃逝。

佛说阿难因注重多闻这方面,而受多闻的障碍,忽略定力,所以就没成圣果。

阿难闻已,重复悲泪:阿难听见佛这样讲之后,又哭起来了。为什么哭起来了呢?一方面,阿难自己一想:“啊,自己把光阴都错过去了,而没有证得圣果,这是太可惜的一件事!”所以就悲泪。一方面,又听见佛指示他真心,而生一种殷重感激的心,感激佛指示他真心,所以就悲泪。

五体投地,长跪合掌,而白佛言:于是阿难就又两手、两足,加上一个头,这五体投地叩了头之后,然后跪在那个地方不起身,合起掌来,就对佛说了。“长跪”,本来叩头然后站起身,但是他还跪着。阿难连哭带讲地,就像小孩子在外边受了委屈,受了人欺负,回来对着父母来诉苦了。这阿难现在也好像受了委屈似的,什么委屈呢?他本来的这种思想令他失望了。他本来什么思想呢?

自我从佛,发心出家:自从我跟着佛、来侍候佛,发出我的一种心来出家。侍候佛,就是例如佛升座说法,他来服侍佛,帮着佛撩衣服入座,这就叫“侍者”。出家,在前边已经讲过,有出世俗家、出三界家、出烦恼家,这有三种。那么这阿难是出的什么家呢?阿难是出这个世俗家,还没有出三界家,没有出烦恼家。

恃佛威神:我出家可是出家,拜佛做师父了,但是我的思想还没有改变;怎么呢?我就仗着佛这种威德和神通。我想:“啊,我有一个佛的哥哥,你说这世界上谁能有佛的哥哥呢?”这就觉得,喔,不知几贡高了!贡高,就是好像有所仗恃似的。常自思惟,无劳我修:我就常常这样想,怎么样想呢?“我有个佛哥哥,我不必麻烦再辛辛苦苦去修行了。为什么?我哥哥都成佛了,我何必再修呢!”你看,现在他自己又想了!又“思惟”了。

为什么我不必修了呢?将谓如来,惠我三昧:我心里这样想:“我有一个佛的哥哥,我这佛哥哥,他可以赐给我定力。”“惠”,就是惠赐给他;他以为这个定力不需要自己去修行,佛就可以给他。你看,这想的是不是很天真呢?我们现在,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不会这样想。

不知身心本不相代:我真是不知道,不知道什么?我不知佛的身是佛的身,我的身是我的身;佛的心是佛的心,我的心是我的心,不能替代的;佛的身心不能替代我的身心,我的身心也不能替代佛的身心。所以我不明白身、心本不相代,我不知道定力要我自己修,我以为佛可以送给我一大堆定力,至少也比旁人都多一点。殊不知身心本不相代,这真是令我太失望了!

失我本心,身虽出家,心不入道:我只知用妄心,把我本有的真心都失去了。这样我的身虽然说是出家了,做了一个出家人;可是我这个心没有入道,我没有得到定力。“入道”,就是得到定力。譬如穷子,舍父逃逝:好像有个比喻。什么比喻呢?有一个很有钱的大富长者,有个儿子,他不用父亲的财产,跑到外边去受穷去。

这个意思也就是说,我跟着佛出家了,我不修道,没有定力,就是一个“穷子”。本来佛的家业,我可以承担的,但是我没有定力,所以对于佛的财产,我现在还没有资格承受佛这种的功德法财。为什么没有资格呢?就因为自己还没有定力,定力不具足。所以阿难又痛哭流涕,像个小孩子哭起来了。

今日乃知,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

今日乃知:我现在才知道,之前我不知道的。知道什么呢?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我虽然知道的东西很多,可是假如多闻而不修行,还和不知道是一样的。知道的东西是多,但是没有去做,就好像那个石头人似的;石头人说是能说,做就不会做了。这就言其博闻强记,可是实行的功夫呢,没有!没有实实在在去做。所以虽然我多闻,如果不修行,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如人说食,终不能饱:就好像人尽讲这个吃的东西,到底是不会饱的。好像吃素的人,就讲:“包点素饺子,真好吃!”或者:“蒸点包子也好吃,北方的油饼更不错!”就数这个吃的东西。吃荤的人呢,说:“中国的那个饭馆子,什么什么菜做得味道最好,我们到那儿吃中国菜去!”西方人欢喜吃中国菜,大家说起来了,就这么说这菜的名字;可是单单地说,不去吃,你说会不会饱呢?

有这么几句话说得最好:

终日数他宝 自无半钱分

于法不修行 其过亦如是

说是:天天给旁人数钱,数他人的财宝,自己连一个钱都没有。而你知道多少法,若不修道,也就像数他人的财宝是一样的。你自己不实实在在去修行,是没有受用的,所以才说“如人说食,终不能饱”。好像人数菜单,说这个菜怎么样,那个菜怎么样,数来数去,一口也没有吃,你说能不能饱呢?自己始终也不会饱的。

J2表迷求示

世尊!我等今者,二障所缠,良由不知,寂常心性。惟愿如来,哀愍穷露,发妙明心,开我道眼。

阿难又称世尊:说世尊哪!我等今者,二障所缠:我们这在会的所有大众,都被二障缠住了。什么叫“二障”呢?一个我障,一个法障;也就是一个我的这个障,一个所知的障。我障就是“烦恼障”,烦恼障着我自性,不论遇着什么事情,就看不破,也放不下;因为看不破,放不下,什么事情都生出一种执着。生出一种执着,烦恼就随着来了,所以叫烦恼障。

法障,就是“所知障”,我知道多了,这也是障。不是人说学的东西多了,知识就高了;学的东西一多了,他就被这个知识障住了,又生出一种障碍。怎么障呢?他就生出一种贡高心:“你看我!哼,你们都不知道的,我知道!我比你们,你看,高得太多了!你们不能和我比,你们这些个人都是没有知识的!我这个学问,在世上简直就是独一无二的,所谓天上少有,地下更找不着!”一生出这种贡高的心来,这就叫“所知障”。

这二种障碍,把我们在会的大众都障住啰!这个“缠”,就是缠住了。被这两种的障碍缠住了,就得不到解脱,得不到自由。为什么没有自由呢?就因为有这两种的障碍障住了。良由不知,寂常心性:为什么我被障住了呢?就因为不知道我这个寂然不动常住的这种心性。

惟愿如来,哀愍穷露:我因为不明白这种道理,希望如来怜悯我们这些无知的人。“哀”,是悲哀;“愍”,是怜悯;就是叫佛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大众。中国有句话:“你可怜可怜我吧!”这是令人生出一种可怜心。阿难尊者这还有一种依赖性,没有独立的性,叫佛可怜他。什么叫“穷”?没有楞严的这个定,就叫穷。什么叫“露”呢?没有得到楞严定这种法服,就叫露。露,就是赤身裸体。他因为没有得到楞严的定,这就是等于穷人一样;也没有得到楞严这种法,没有穿这个法服。

发妙明心,开我道眼:请如来您怜悯我,发明这个妙明的真心,令我阿难道眼也早一点开,我好能智慧增加,早证圣果;这个主要就是要证圣果。

I2如来极显真体(分二)

J1光表许说J2正显即真

今J1

即时如来,从胸卍字,涌出宝光。其光晃昱,有百千色,十方微尘,普佛世界,一时周遍。遍灌十方所有宝刹,诸如来顶,旋至阿难,及诸大众。告阿难言:吾今为汝建大法幢,亦令十方一切众生,获妙微密,性净明心,得清净眼。

在这部经典上,前边佛在面门上放光,放出来这个光,“其光晃耀,犹如百千日”,好像百千个日的光。这是表示什么呢?表示破妄,破那个妄想心。现在从胸前卍字上放光,这是表示显这个真心。

即时如来,从胸卍字,涌出宝光:当时,世尊从胸口这儿的卍字上,涌现出来宝光。你看见佛像上这儿都有个卍字,这个卍字表示什么呢?就表示万德庄严,佛这种德行都圆满了。其光晃昱,有百千色,十方微尘,普佛世界,一时周遍:这宝光晃来晃去的,其中光的颜色互相夹杂,有百千种那么多。佛这种宝光,不是仅仅在这娑婆世界,还遍至十方微尘那么多的普佛世界,这些光都在同时周遍了。

遍灌十方所有宝刹,诸如来顶,旋至阿难,及诸大众:有佛的地方,叫“宝刹”。佛的光,遍满十方所有这有佛的地方;照到所有微尘那么多佛国这些佛的顶,就互相交光。照十方如来完了之后,佛这种光又从十方回来,照到阿难的顶上,和所有在法会的大菩萨、大阿罗汉、大比丘、国王、大臣、长者,这些人的顶。佛放这种光,表示叫每一个人都明白自己的常住真心性净明体,所以佛在胸前卍字上放大光明。

告阿难言:佛就告诉阿难,吾今为汝建大法幢:“吾”是佛自称。我现在为阿难你建一个大法幢。亦令十方一切众生:我不单为你建这个大法幢,也令十方一切的众生,获妙微密,性净明心:这句有的书上标成“获妙微密性。净明心”,这样“净明心”应该加一个“妙”,“妙净明心”;和前面的意思是一样的,经上没有这个“妙”字。这句也可以说是“获妙微密。性净明心”,这个文要是这样读,这就顺下去了,这个圈,圈到“性”上,把“性”搬到下边去。

“获妙微密”,“获”是得着,得着什么呢?得着最妙最妙那个微密的因。这个密因,前面不是在经题讲这密因?这种微密的因,没有经过佛指示的时候,一般人都不知道,好像在这地里头有金矿,没有经过地质学家发现,一般人也不知道这儿有金矿。这个“微密性”也可以比做金矿,这就容易明白了。那么有人给发现了,地质学家到那儿一测验,说:“喔,这地方有金矿!”我们这才知道开采。这个密因也就像这样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