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弘毅产业基金“加速跑”:抓住科技驱动文化产业带来的系统性投资机会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03-2714:37

记者 | 周伊雪1

持续已久的资本寒冬叠加“黑天鹅”新冠疫情,致使一级市场的投融资交易在开年后陷入低谷。在整体冷清的市场环境中,3月25日,人民网创投与弘毅投资逆势宣布成立一支聚焦数字文化领域的基金——人民弘毅产业基金。

据了解,人民弘毅产业基金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将重点挖掘内容科技、新价值流量和新头部内容的投资机会。在投资阶段上,以成长期为主,兼顾早期项目和中后期项目。

当天,人民网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叶蓁蓁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人民网的使命决定了我们进入投资领域,并不是考虑简单的财务收益,而是要综合考虑如何更好服务人民、赋能产业、更有效实现党管意识形态。相比较而言,我们对能与人民网在战略目标和产业发展产生协同的项目会更加留意。同样的,一旦双方开展了股权合作,人民网通常也不会仅是简单的资本进入,而注重各种资源优势的发挥空间。”

“今年人民网进入到全面战略转型和升级的新阶段,与弘毅联合成立产业基金也在加速这一转型过程。我们觉得时不我待,时机到了,应该加速往前跑了。”叶蓁蓁说。

谈及联合成立产业基金的背景,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崔志芳告诉界面新闻,双方都看到科技驱动文化产业带来一轮系统性投资机会,且合作能够实现优势和资源互补,因此“一拍即合”。

随着5G、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的逐步成熟和落地,将会推动文化行业产生新场景、新应用和新体验,甚至会重塑整个内容产业链条,“现在我们处在行业即将发生重大变革的拐点上,这个机会是必须要把握的。”崔志芳说。

具体来看,人民弘毅产业基金会聚焦三大细分领域:一是关注新技术,投资在内容科技及更广领域创造新场景、打造新产业链的科技公司;二是挖掘新流量,寻找高附加值的细分流量平台;三是专注新内容,面向新代际的可规模化头部内容机构。

在投后服务上,这支基金会结合来自人民网与弘毅投资两方的优势。人民创投总经理段欣毅告诉界面新闻,全面、有力和持续的投后服务将会是这只基金的一大特点,从人民网来讲,将会基于股权合作和产业协同的关系,充分发挥战略资源优势、上市平台优势,从业务发展、监管沟通、风险管控、宣传推广、生态融合等多个层面进行投后赋能,加速被投企业的价值增长。

以下界面新闻对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崔志芳、人民创投总经理段欣毅的专访实录,经编辑:

界面:双方联合成立人民弘毅基金的背景是以及双方选择合作的原因是什么?

段欣毅: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给内容领域带来很多新的投资机会。从去年开始,人民网在内容科技方面的开始深入布局,也开展了许多对外投资的工作。过去人民网与弘毅无论是机制还是投资工作的协同上都有很好的合作,所以促成了双方这次联合成立一直专注内容科技的基金。

崔志芳:双方合作的原因是能够实现优势和资源互补。人民网是国内融媒体领域的领头兵,去年就率先提出了内容科技战略,具备非常强的市场敏锐度,此外也有非常好的战略资源。从弘毅的角度,我们投文化行业大概12年,看到出现了一轮系统性的科技驱动文化产业的机会,我们认为一定要抓住这样的机会,投进去。所以,对于联合成立这只基金,双方一拍即合。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谈,差不多一过完元旦,决策就做好了,整个过程非常快。

界面:科技驱动文化产业,出现了一轮系统性的投资机会,具体是指哪些机会?

崔志芳:首先,互联网行业经过二十多年发展,现在流量红利基本到尾声,我们认为接下来的新引擎就在于新技术。例如5G的成熟和落地,会推动文化行业产生新场景、新应用和新体验,进而会驱动行业产生变革。此外,ABCD(注:分别指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的应用会提升某些环节的效率,甚至会重塑整个大文化产业的链条,这个过程中也会带来增量的产品和服务。所以,我们现在处在行业即将发生重大变革的拐点上,这个机会是必须要把握的。

第二,流量红利整体接近尾声,下一步必须要用垂直细分、精耕细作的方式结合新的科技挖掘现有流量的新附加值,我们称之为“新流量”。比如下沉市场,现在流量的覆盖并不细腻,主要针对全国市场也就是侧重一二线市场,但中国市场分层已经非常显著,三四线城市的消费驱动和行为习惯与一二线城市差异非常大,过去的针对性覆盖缺乏,有很大的深耕机会,所以大家都在往下走,这是很明显的新趋势。此外,海外流量也值得关注,现在中国企业纷纷出海去新兴市场,复制在中国成功的模式。所以我们认为在新流量角度上也会出现新的机会,至少是小独角兽。

第三,我们也关注随着技术演进和代际更替,在新平台上出现的新头部内容,目前主要看游戏、视频和顶级IP三个细分领域的头部公司。

总结起来就是关注三方面的投资机会:新技术、新流量和新头部内容。

段欣毅:在新一波信息技术浪潮的推动下,内容将会成为许多行业的刚需,媒体融合将会从传媒机构内部延展到外部,从报、网、端等各种形态的融合提升为以“全程、全息、全效、全员”为特征的跨行业融合。内容行业可能会像金融一样成为基础产业,与各行各业交叉关联。在这个过程中,一定是前沿技术在引领变革,所体现出的将是在内容的生产、聚合、筛选、分发等各种环节上的效率提升,这其实就是价值的源泉和投资的机会。

界面:人民弘毅基金会重点投向哪个领域?在投资阶段上如何考虑?

崔志芳:会将主要精力放在新科技上,这会占到整个基金中40%到50%比例的份额。此外,关注有高附加值的新流量和新内容。总的来说,还是以新科技为主。在投资阶段上,以成长期为主,兼顾早期项目和中后期项目。早期比例不会太高,因为有些科技类投资项目必须要早期进入。另外,弘毅比较擅长的偏向中后期的整合型项目,在这只基金中的数量会比较少。

界面:内容领域涉及范围非常宽泛,产业链条也很长,人民弘毅基金在上述提到的三个投资机会上有比较具体的投资策略吗?

崔志芳:新技术方面,关注在产业链上下游各个环节中,能够实现降本增效的新应用。比如泛内容行业包括生产、内容风控、分发、版权、呈现、渠道、营销六大环节。在这六个环节中,我们重点关注内容风控和营销两个环节的系统性投资机会。因为,其他环节要么市场分散集中度太低比如生产和版权,要么已经被技术重塑了,比如分发。

我们认为,内容风控和营销这两个环节比较有系统性机会。因此,会重点关注在这两个落地场景中,能够以技术提效的公司。比如NLP(自然语言识别)技术的发展可能会对内容风控和营销效率有突破性的提升。实际上,目前市场已经出现很多这类技术公司,它们到这样的场景落地就能很快做大业务。

我们会重点关注和布局to B的公司。

新内容方面,关注三个方向:垂直圈层平台、下沉市场和新兴市场,这三个方向都在快速发展中,会出现至少小独角兽的投资机会。新头部内容方面,集中在视频和游戏上,这两块也是现在占据年轻人注意力时长最多的内容细分领域。另外,还有顶级IP,包含范围就比较广泛了,比如敦煌、故宫这类历史积淀浓厚的IP,还有泡泡玛特这类新出现的新时代IP。

界面:筛选项目的标准是什么?会比较青睐什么样的项目?

崔志芳:有三个行业通用的标准:比如企业覆盖的市场空间要足够大,天花板要很高,另外,企业要处在快速增长的阶段;第三,要求团队有非常扎实的落地能力和应变能力,能够将企业引领到更高层次上。

这只基金还会有两个独特的标准,首先,要对市场有正能量的引领。这个标准也是结合人民网的特点,就是说要有自己的价值观。另外,还有一个弘毅长期以来比较遵循的标准,就是我们希望弘毅的生态能够对被投企业发展起到比较大的助推作用,这类企业是我们比较愿意投的。

界面:跟其他市场上的内容主题基金相比,人民弘毅基金在资源对接和投后上有什么差异化的特点?

崔志芳:投后,我们会对企业提供增值服务。比如战略,企业往往扎在细分领域里埋头干,但是投资人看过很多项目,视野可能会更广,有些角度会与企业家不同。在战略落地之后,我们也会帮他对接资源。

还有,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需要提升运营能力。比如我们看到过,有些企业发展速度特别快,经常销售主导,管理、供应链可能就跟不上了。从这些角度,我们会提供运营层面的支持。

最后,还有资本运作层面,包括协助企业在关键的时候进行股权债券的融资,境内外收购结构的搭建,甚至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

段欣毅:从人民网来讲,我们将优化资源与资本的联结,力争将全面、有力和持续的投后服务作为这只基金的一大特点,从股权合作和产业协同的关系出发,充分发挥人民网的战略资源优势、上市平台优势,在业务发展、监管沟通、风险管控、宣传推广、生态融合等多个层面进行投后赋能,加速被投企业的价值增长。

界面:新冠疫情出现以来,各行各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具体到内容行业,线上内容的消费在短期内出现爆发式增长。想请问,疫情会导致基金的投资逻辑发生变化吗?

崔志芳:疫情给了我们在特殊场景下观察行业发展趋势,并且进行验证的机会。大家都看到,文化行业的某些子领域实际上是短期受益的,比如新用户涌入,消费时长增长。这实际上从正面验证了我们的投资主题,说明经得住市场波动的考验。因此,对我们的投资主题和策略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段欣毅:疫情实际上一场前沿技术实用性的竞赛,可以挤出市场中存在的一些泡沫,比较真实地反应出部分项目的中短期价值。能够从疫情中跑出来的企业,本身就体现出了一定的韧性,说明常技术、产品、经营和团队方面有过人之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