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延期,期待留在日本的圣火在“黑暗道路”尽头重光

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03-2514:06

“我打了8年垒球,非常非常希望去真正的奥运场所看一场比赛。”

23岁的思织目前在东京一家IT企业工作,她回忆起七年前日本申奥成功时的心情,觉得人生中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虽然思织自己在门票中奖率30%的情况下也没有抽中东京奥运会门票,但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这届奥运会对日本人的意义,是不同寻常的。

3月24日对很多日本人而言,可能是一个备受打击的日子。这一天,国际奥委会(IOC)宣布决定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夏天,但延期后的奥运会仍保留“东京2020奥运会”的名称。

东京街头的奥运会宣传广告。

2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通话后表示,考虑到当下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状况,为了让选手能够以最佳状态参加比赛、让观众可以安心安全地观看比赛,提议国际奥委会以延期一年为主线进行调整。巴赫对此表示百分之百同意,双方已达成共识。安倍称,希望将2021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作为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证明。

历史上,1916年的夏季奥运会由于一战的爆发而被取消,1940年和1944年的夏季奥运会由于二战而被取消,但在和平时期取消或推迟举办奥运会还没有发生过。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为保证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日本政府可谓殚精竭虑。然而,这一切努力如今都成徒劳。尽管东京奥运并未取消,但延迟举行的决定仍将对日本从政府、商界到民间形成巨大冲击。而受此影响的又岂止是日本。

被疫情吞噬的“重建奥运会”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被认为带动了日本20年经济增长,成为日本经济发展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2020年奥运会也被寄予了同样的期待。

安倍政府将举办奥运会视为重振经济的“触发器”,希望借此为经济注入前所未有的活力,帮助日本摆脱持续15年之久的通货紧缩和经济低迷的困境。同时,一些相关调查也表明,日本民众普遍怀念昭和时代经济的荣光,希望2020年东京奥运会可以像1964年一样,拉动经济增长。

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也希望将东京奥运会办成“重建的奥运会”。

2月17日,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公布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口号。新华社 资料图

2011年3月初,日本东北部地区接连发生地震、海啸和核泄漏灾难。日本政府希望将东北受灾地区象征性地和奥运会联系起来。

在日本开始申办2020年奥运会时,日本政府就提出了要将奥运会作为能够给予经受了地震、海啸以及核泄漏一系列灾难的国民力量的“梦想”。时任东京都知事稻濑直树在奥运申办书中也曾写道,奥运会将是“向世界展示在重建国家方面取得的成就”的机会。

2011年12月,日本众、参两院通过决议支持申办奥运,以之作为日本从东日本大震灾重新站起的象征。日本内阁也表示将强力支持申奥。

2012年7月,日本正式确定东京奥运对外宣传标语:“Discover Tomorrow”(发现明天)——与“重建的奥运会”异曲同工。

思织告诉澎湃新闻,除了在日本的电车、超市和大街小巷都能看到关于奥运的广告外,政府还花了很多钱修建奥运场馆。

据日本共同社2013年引用的一份报告显示,受益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旅游业的增长,2020东京奥运会将有望推动日本经济增长0.5个百分点。东京都政府也估计,将近7年的奥运筹备过程将给日本带来至少15万个就业机会和价值2.96万亿日元(约1876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效益。在2020年成功举办奥运会后,日本将“彻底摆脱经济紧缩的困境,整体经济将焕然一新”,其中,建筑、服务、金融保险和旅游等行业受益最大。

此外,日本商界也对奥运会提振经济充满期待。据日本最大的广告机构电通集团的董事长石井称,东京成功申办奥运会将增大对基础设施的需求,并将极大地修复日本在地震灾害中失去的信心。

然而,这一切期待如今随着2020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化为泡影了。

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新冠肺炎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2时20分,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09014例,病亡18246例。继世界卫生组织在3月11日宣称新冠疫情已构成“全球大流行”特征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又于23日又警告称大流行“正在加速”。

疫情不仅“吞噬”了本该于今年7月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也让有关各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窘境。

奥运延期影响的不仅是日本经济

举办奥运会是一项庞大的事业,而做出“推迟一年”的决定,仅仅是万千复杂环节中的第一步。

根据东京与国际奥委会和日本奥委会2013年签署的“主办城市合同”,国际奥委会可以因战争、抵制,或者“参赛者的安全因任何原因受到严重威胁或危及”等原因取消比赛,并提前60天发出通知。

如今奥运会延迟一年举办,据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的说法,可能各方还需要一份新的或修订过的“主办城市合同”。

奥运会延期,首当其冲的就是日本经济,这意味着安倍“经济触发”的计划被打破。

3月12日,在日本东京,行人戴着口罩经过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附近的五环标志。新华社 资料图

美联社的报道称,根据日本官方公布的数据,日本政府已经为奥运会投入126亿美元,但是日本国家审计机构的数据显示,实际投入可能为这一数字的两倍。从2013年获得奥运会主办权至2018年,日本政府的支出几乎是预算的十倍。

据《日本时报》报道,推迟奥运会造成的损失大约为58亿美元,《日经新闻》认为损失在54亿美元到63亿美元之间,这些损失只是奥运会本身的损失和推迟一年造成的财政消耗。共同社援引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师永滨利广的估算称,2020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因此损失1.7万亿日元,包括辐射效果在内则损失3.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38亿)。

据美联社预估,东京奥运会总门票数量约780万张,二至三成的门票将面向日本境外销售,门票总销售额有望达到8亿美元。此前日本收到了820万人的8000万张门票申请,目前日本已经向日本居民售出了448万张奥运会门票(不包括残奥会)。

《朝日新闻》3月18日报道称,如果因疫情取消本届奥运会和残奥会,已售出门票将不予退票退款处理,尚不知这些门票是否可以留待明年使用。

另据路透社援引日媒说法,奥运延期操作困难,还包括重新征用场馆、协调与后续赛事冲突、确定参赛权等。那些熟悉举办夏季奥运会细节的人士说,所有的可能性都有正反两方面,每一种可能性的成本都可能超出目前的预算,会造成重大的干扰,肯定会让一些运动员、体育项目、国家、广播公司和奥运会合作伙伴感到不安。

在人员安排上,日本本将依靠大约8万名志愿者来帮助举办这届奥运会,这些人暂停了工作,很久以前就制定了今年夏天的计划。与此类似,还有数千人被地方政府聘请或调任,帮助举办奥运会。这一预算支出本应在夏季奥运会结束后到期,如今也被打乱。

此外,由于国际奥委会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在最近的四年奥运周期中,它的收入超过了50亿美元,其中近四分之三来自转播权。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就贡献了其中的一半。NBC本月表示,已售出近90%的广告库存,总额达到创纪录的12.5亿美元。如果推迟,NBC为东京奥运会销售的广告费率将不适用,它与国际奥委会及其广告商的协议将不得不重新谈判。

而对于持续备战奥运会的运动员而言,参加奥运会是决定职业生涯的时刻,需要多年的训练和个人牺牲。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取消可能会改变他们的生活,打破原有的训练计划,影响训练状态。

难以控制的疫情与徒劳的努力

日本为了保证东京奥运会顺利举行,不可谓不尽力。

当疫情开始在日本出现并蔓延时,形势一度严峻。尤其是

“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发生疫情

后,日本政府出于多重因素考虑,瞻前顾后,消极应对,最终导致船上3711名人员中有712人感染,也因此受到了来自各方的猛烈批评。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多名专家曾表示,日本政府希望疫情在国内“减小动静”,避免医疗资源挤兑,同时也是为了保证东京奥运的顺利进行。

目前日本疫情已趋于平稳,据共同社和《朝日新闻》援引的日本厚生劳动省数据,3月16至23日一周来,日本每天新增的确诊病例在33至53例的区间内;截至当地时间24日23时,日本国内累计确证病例1178例,病亡43例。另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全球新冠疫情数据,日本的累计确诊病例数排在全球第25位。

日本政府在控制国内疫情的同时也在竭力保障东京奥运能够如期举行。

1月31日,世卫组织将新冠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当天东京奥组委迅速发表声明称,2020年东京奥运会“不会因疫情而取消”。

但此后,随着疫情在全球扩散,关于“取消东京奥运会”的声音和各种流言也越来越多。日本政府、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委会纷纷下场“辟谣”,与取消奥运的各种声音展开了一场拉锯战。

2月2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强调,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将如期举行,并称国际奥委会相信日本正在妥善应对疫情。

当地时间3月3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会继续全力支持2020东京奥运会,并鼓励所有运动员充满信心全力以赴,继续为2020东京奥运会做准备。国际奥委会新闻发言人马克·亚当斯也表示,基于现有证据,没有理由更改2020东京奥运会,将按原计划举行。

然而,日本奥运组织委员会的理事高桥治之却唱起了反调。《华尔街日报》3月10日报道称,高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因疫情今夏无法举办奥运,延期1到2年最现实。

3月20日,日本奥运会柔道冠军野村忠宏(左二)与女子摔跤奥运冠军吉田沙保里(右二)手持圣火火种灯走出机舱。新华社 图

东京奥组委主席很快召开紧急发布会批评高桥的说法,并表示延期一年或两年举办东京奥运会,“不能保证届时相关比赛场馆仍能使用。”

尽管日本官方和奥委会屡次宣称推进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愿望非常强烈,但疫情的发展却非它们所能掌控的。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从特征上可称为“全球大流行”,这一说法作为一种“信号”将举办奥运会再次推上风口浪尖。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在12日表态称,东京奥运会应该推迟一年举行。

东京奥运是否取消或推迟的最终决定权在国际奥委会手里,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3月12日表示,是否举办奥运会,将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当天,东京奥运会圣火在希腊古奥林匹亚点燃,并开始了在希腊境内为期8天的传递。

安倍则在14日和16日两次表态希望东京奥运会能如期举行。安倍在14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希望东京奥运会能够按原计划举行”。16日,安倍又在七国集团(G7)首脑就新冠病毒疫情扩大召开的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中表示,“想力争以完整的形式举办”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

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在16日会议几小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解释道,“完整的”奥运会是指将按计划于今年夏天举行,届时将有观众在场,不会延期也不会缩小规模。

但日本体育杂志《日刊体育》17日报道称,已有多名东京奥组委理事同意高桥提出的将东京奥运会延期到2022年举办的方案。

当天,日本《朝日新闻》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日本全国63%的人表示应推迟奥运会,23%的人则称应按计划举行。

同日,日本足协主席兼日本奥委会副主席田岛幸三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在日本之外,各大国际体育组织如美国游泳协会、法国泳协、美国田协、德国田协也纷纷表态,建议国际奥委会认真考虑推迟奥运。部分运动员则认为,受疫情影响,目前很难以最好的状态投入到奥运会的备战之中,如期举办对他们的成绩也会造成影响。

20日,从希腊载回奥运圣火的专机降落在日本宫城县。圣火抵达日本,标志着奥运会官方庆祝活动的开始,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进展顺利。

“黑暗通道”尽头将是圣火的光明

3月2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警告新冠疫情大流行正在加速,从第一个报告病例到第一个10万病例用了67天,第二个10万病例用了11天,第三个10万病例只用了4天。

同日,安倍晋三首次“松口”称,“目前全球的情况不适合举办奥运会”。加拿大、澳大利亚、挪威、英国也均在当天表态:在疫情未得到控制的情况下,今年不会派运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

加拿大奥委会(COC)和残奥委员会(CPC)还表示,决定今年不派代表队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理由是“全球健康危机远比体育危机重要”。

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此前也在一封致运动员的信中称,人的生命是高于一切,包括运动会的举办。

24日,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鉴于新冠肺炎感染患者数量急剧增加,国际奥委会需要在不同的状况下采取措施,在与东京奥组委、日本政府和东京都政府讨论后,完成疫情对奥运会冲击的评估,决定推迟东京奥运会举办时间至2021年夏天,延期后的奥运会仍保留“东京2020奥运会”名称。

尽管日本做了很多努力,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最终还是无法阻止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延期。虽然这并非完全是安倍政府的过错,但无形之中也使其政治形象大打折扣。

近日,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下降了8%左右,尽管与以往内阁支持率相比没有达到执政警戒线,但已有学者指出,这为安倍的对手和自民党内可能的继任者提供了新的动力,“后安倍时代”或许因新冠疫情而提早到来。

日本民众对政府的信心能否重塑,“2021年”东京奥运会是否能展现日本震后和新冠疫情之后重建的双重含义,还要看安倍及各方在今后一年内能否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国际奥委会24日发表声明,奥运圣火将留在日本。

巴赫在那封致运动员的信中写道:“我们正在这条黑暗之路上一起前进,不知道它会有多长,而这条通道的尽头将会是奥林匹克圣火的光明。”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