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戏真做,颅内高潮!大鹏与柳岩的新片为内地限制级题材指了出路

这胖子爱看电影

2020-03-24 15:36影视领域创作者
关注

大鹏、柳岩、张子贤,他们三人继《受益人》后再次合作了新片《大赢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大赢家》和徐峥的《囧妈》一样选择了“空降”,以“院线转网播”的方式与大众见面。

影片上线后很快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一是选择网播作为渠道;二是影片故事改编自日本小说《游戏永无结束时》,而且几年前已被韩国翻拍过。

不少网友和影迷就因为《大赢家》的“网播”和“翻拍”而故意给影片打出了地方,其实很多人没有看到的是,这部影片为深陷“影视寒冬”和题材限制的电影人们提供了全新的解决方案,堪称教科书级别的革命性指导。

对此,需要首先阐明的是,“院线转网播”只是特殊时期的非常规办法,未来一定不会成为电影行业的常态;但线上娱乐已是大势所趋,内地也将出现如奈飞一样的流媒体平台。但“网络首播”与院线播放不是谁取代谁的关系,而是并存互融。

渠道并无优劣,更无对错。《大赢家》选择网播无可厚非,它的内地化改编,利用“假戏真做”,“虚实交映”的“戏中戏”手法,巧妙地跳过了内地影视行业的诸多限制条件,这才是该片最值得关注的地方。

影片讲述了一个他人眼中“认真过头、一轴到底”的怪咖小人物严瑾,他被指派到一场演习中,出演银行劫匪,却认真到让公司领导,警察犯难的奇妙故事。明明是一场摸底考试,最后却变成了期末大考,所有旁人都卷入其中,被逼得和男主角严谨(大鹏 饰)一起假戏真做。

假戏真做

从演员阵容来看,《大赢家》明显是一部喜剧片。但因为原版骨子里的犯罪片基底,让内地化改编后的影片又呈现出“不太一样”的犯罪片类型元素。

但《大赢家》最独特的地方就在于它讲的是犯罪,却没有真正的实施犯罪;它假模犯罪片的假式,制造出剑拔弩张的戏剧性张力,虽然没有真正的命悬一线的危机时刻,却以别样的不确定性牢牢抓住了观众的注意力。

影片通过“一个极度认真的人以最投入的姿态扮演劫匪参与银行抢劫演习”这样的有趣设定,巧妙避开了当下国内犯罪题材创作的种种限制。那些暴徒“罪犯”不必跑去国外,亦可大施拳脚、尽情“杀戮”,甚至爆头警察、击垮特警,更能精心计划,暗度陈仓,逃出生天,打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片尾铁律。

《大赢家》非常难得地呈现了一场警匪较量,为苦闷不堪的犯罪类型片创作者们提出了一个几乎完美的解决方案。基于这一点,《大赢家》就值得称道。需要指出的是,大鹏的角色可信度不断抹平了虚实之间的界限,为最后的“真”提供了足够逻辑支撑。

相较于韩国版的警察身份,大鹏饰演的严谨是一位退役军人,加上对于他父母的细腻刻画,令他的人设完全立了起来。影片没有直接表现严谨的“轴”,而是巧妙地通过与他互动的人物,侧面表现他的严谨与求真。

而全片的笑料也大多来自严谨的“轴”与旁人的“假”之间挤压出的反差。类似人质脖子上挂着“惨死”、“捆绑”的牌子、“俯卧撑演示强迫”,还有争先恐后赴死等,这些反差都笑料十足,令人捧腹。

颅内幻想

“假戏真做”最重要的是让假的部分具有“真实”的效果,令观众难以辨别虚实之间的不同,完全沉浸于导演建构的叙事魅力下。

《大赢家》做“假”的方式大多来自男主角严谨的颅内幻想,打劫时的突然“爆头”、他与特警队的“殊死较量”、以及乔装医生的女警同他拳脚对战,多处剧情爆点,都依靠严谨的想象来完成。动作戏增添了剧情的刺激程度,而从想象回到现实时,两者的反差,又具有喜剧效果,可谓是一箭双雕。

另外,当颅内幻想与蒙太奇结合时,更是迸发出了令人惊喜的片尾大反转。影片的高潮一幕,特警队强攻严谨独守的银行大厅,即便观众早已知道枪林弹雨的现场是虚构的假象,但依然被刺激是的场面所震慑。

这是在此前多次“颅内幻想”的叙事技巧培养后的结果,即观众已经将这些激烈的幻想场面等同于现实,不再刻意区分真与假,叙事上的“以假乱真”由此得到了观众的“默许”。

其实,无论是幻想亦或蒙太奇,都是一种叙事手法的加工呈现,但对于内地犯罪类型片来说,《大赢家》巧借此手法规避了题材限制,小心拿捏微妙之处后,尽可能以自然地方式让这样一个涉及敏感题材的故事合理落地,编剧们为此付出了太多的心力,实属不易。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改编后的故事已经极大限度地解放了他们的创作,可暗布其中的危险,对于以后的编剧们来说,依然需要十分小心。

《大赢家》为后来人如何拿捏“度”提供了具有示范性的参考,凭这一点,《大赢家》就值得影迷和影视从业者们赞许。

皇帝新衣

《大赢家》最有意思的一点是通过“假戏真做”,“颅内幻想”后,在形式和主题上都成功揭露了“皇帝新衣”这一主题。

一个十足的好人,在一场完全架空的犯罪事件中,突然寻找到了自我存在的价值,这既是讽刺,也是真实,更是升华。

《大赢家》强烈的讽刺感,也来自于我们在观看时,会不由自主地把影片中的假和现实生活的真对应起来,这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有强烈的讽刺效果,也让影片具备了探索现实的触角。

特别是当行长为了面子,作假完成了演习时,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首先站出来揭露真相,只有一个小孩当着众人面质疑行长“作假”。皇帝新衣的主题在这里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

观众一开始也会嘲笑男主角严谨过于在意细节,对一场可以马虎的演习太过较真。但随着故事的推进,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和工作陋习渐渐被严谨的认真所揭露,人物的坚持,让习以为常的马虎变得“虚伪”了起来。

高级的喜剧,是一种谜语,笑是谜面,背后的社会文化逻辑问题是谜底。《大赢家》整部影片让人发笑的逻辑就是严谨当真、其他人作假之间的错位感。

严谨的真与他人的假,不仅由段子组成,而且这些段子都有统一的核心任务,就是让观众通过笑,发现喜剧背后存在的问题,即现实的荒诞与黑色之处,那种深层次的,与社会、文化中存在的问题相关的问题以及答案。

比如“让领导先死”等戏谑,不光推进了剧情,同时也呼应了现实,这种错位对社会中那些形式主义、官僚作风,进行了挖掘,这场演习也给严谨和其他角色,带来了内心的挣扎、醍醐灌顶的觉悟。

在经历了这场没有伤亡的“抢劫案”之后,那些“死里逃生”的人质们,或许更加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和认真的价值。

《大赢家》认真地制造笑料,同时挖掘了笑背后的现实逻辑,成功支撑起了影片原本应该呈现的讽刺、批判,堪称内地黑色幽默的佳作。

另外,影片还以一个圆满的爱情收尾,甜甜蜜蜜,紧扣剧情,制造反转,让恋情不尴尬,不为了谈情而说爱。这样的人物关系无疑更经得起推敲。

在大环境受限的前提下,《大赢家》的主题表达和笑点设计尽可能做到了最好。考虑到足够接地气的本土化改编,和部分主题表达上的突破,部分影迷过分纠着与韩版对比,实在有些厚此薄彼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