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程度不输温子仁,好于95%恐怖片!让男性颤抖的女性反杀爽片

这胖子爱看电影

2020-03-22 21:38影视领域创作者
关注

温子仁的多年老友,《电锯惊魂》的编剧,《潜伏3》和《升级》的导演雷·沃纳尔再出“硬货”。其新作《隐形人》(The Invisible Man)一出就炸了!烂番茄新鲜度91%,观众打分高达88%。

IMDB7.5,专家云集的MTC送出了71分,对于一部商业片来说颇为难得。

影片不仅得到了西方影迷的认可,内地影迷也给出了7.8分,好于95%的恐怖片的高评价。不得不说,雷·沃纳尔和温子仁相互“侵染”多年,双方的技法套路颇为神似,制造悬疑,挤压恐惧的方式都比较高级,绝非那些“一惊一乍”的入门级手法。

值得一提的是,环球公司原本对“隐形人”寄予厚望,甚至打算邀请翰尼.德普出演,与木乃伊,范海辛,科学怪人、狼人等经典角色联合打造成“暗黑宇宙”。结果,《新木乃伊》的票房失利,导致所有计划全部落空,“隐形人”的预算急速缩水,最后只拿出了“可怜”的700万美元作为尝试。

预算越少,自主权越高,性价比奇高的雷·沃纳尔也喜欢打造这样的小成本惊悚片。结果700万预算的超低成本换来了首周2800万美元的票房,目前全球票房更是高达1.22亿美元,收益率简直吓人。环球公司可谓捡到了宝。

《隐形人》的大卖并非巧合或运气,而是“隐形人”的IP名气,顺应了女性主义崛起的势头,加上花费了心思的恐怖氛围营造,多个原因综合下的实力之作。

温子仁式的高级惊悚

《隐形人》能超越 86%惊悚片和95%恐怖片,足见它在观赏性上的不落俗套。影片一开始就迅速进入状态,将悬疑和惊悚的氛围烘托出来,同时精准地完成了主题缝合,为收尾呼应埋下了伏笔。

女主角Cecilia(伊丽莎白·莫斯 饰)从古堡豪宅中醒来,卧室环境优雅,面朝大海,一派富丽堂皇中,她松开了男人从后包住她的手,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任何声响的行动起来。

镜头一次次地在Cecilia高度紧张的面部与沉睡中的男性之间来回切换,其速率与Cecilia的行动节奏交替并行,以加速之势很快将剧情推向了沸点。安定药物、逃跑装备、孤寂的女性、沉睡但充满危险的男性,整个故事的寓意不言而喻。

低频配音渲染着焦虑,突然触发的尖锐豪车警报声立刻点燃了剧情,Cecilia的逃跑计划已“箭在弦上”。

显然,《隐形人》的第一幕质量极高,凡是重视第一幕的电影,一般整体成色不会太差。这条“黄金定律”百试不爽,基本可以当做最快识别好片的标准之一。

另外,影片用来惊吓观众的镜头语言系统也在第一幕打造完成。虽然“隐形人”还没有登场,但大量的空镜头与幽灵般的走位,已经让影迷很快“入戏”。无人的镜头,低频的噪音,焦躁的女主角,让银幕之内暗藏杀机,观众根本就猜不到惊悚一幕的表现方式和突然从未知方位窜出的“惊吓者”。

这种手法在温子仁的《招魂》与《潜伏》系列中已多次出现,往往会以“声东击西”的方式,令观众措手不及,失声尖叫。

当然,有“隐形人”这个噱头和法宝,镜头语言虽大同小异,但惊吓的场景设计却可以焕然一新。突然泼出的油墨、塌陷的座椅,甚至是浴室隔断上的手印和室外突然呼出的热气,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惊悚效果。越是克制,潜伏时间越长,越能带来翻倍的恐惧效果,如绷紧的皮筋突然松开,回弹出令人肉疼的瞬间。

所以,当隐形人不再“隐藏”,到高潮时刻被迫现身时,恐惧效果迅速走低,影片顿时沦为普通B级爽片,与之前的高级感拉出了差距。影片最失败的地方就是隐形人“以一当十”时的暴力宣泄,这场突然的厮杀如果设计得再复杂些,影片可能就攀上神作高峰了。

隐身的男权与无形的压制

虽然恐惧感不俗,但影片之所以能口碑和票房双丰收,更重要的还是在于潜文本的细心打造。影片为了突出“大女主”的形象,特别邀请来了《使女的故事》的女主角,艾美奖得主伊丽莎白·莫斯出演Cecilia。刚刚击垮了“使女国”的男性们,她又无缝衔接到了反杀“霸道总裁”的戏里,熟悉她的影迷几乎可以“秒入戏”,瞬间明白导演的用意。

其实恐怖片手法和类型元素只是装点主题和隐喻的“幌子”。影片中女主角所承受的惊悚都能在现实中找到痕迹。Cecilia遭受了男主角的精神和肉体控制,凭借着高知和高收入,男主角将Cecilia的生活彻底剥夺,沦为其彰显雄性权威的“笼中鸟”。

虽然一开始Cecilia成功出逃,但凭借高科技的隐身衣,以及故意制造的“假死”证明,开始用更为隐秘的方式,重新控制和威胁Cecilia的生活。

影片中,男权的压迫和残忍不只是“隐身”状态,而是真真实实的、无时无刻的“显形”着。多金的男主角在“死后”为Cecilia提供了每月高达10万美元的生活资金,让女主角先从金钱上继续依赖他,如中毒般上瘾,甚至为此兴高采烈。

而后,通过这个账户,男主“重回”她身边,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更恐怖的是,男主角还占有了她的身体,Cecilia怀上了对方的孩子,早已深陷其精心布置的圈套里。

不仅是男主角从精神到身体的控制,就连Cecilia妄图重新开始生活,面试工作时,新老板的轻浮和挑逗都让女性感到熟悉又害怕。而一开始守护在Cecilia身边的警察朋友,中途也一度怀疑她的精神状况,在男主角的挑拨之下,不得不将其赶出家门,自力更生。

在片中 ,男性大多扮演阻止Cecilia重新开始全新生活的对立角色,要么就是无能为力的庸者,他们被塑造为男权的既得利益或者无知帮凶,性别的张力成为了影片最为明显的剧情推动力。

就连女性与女性之间的互动也多为紧张状态,无论是警察好友的女儿,亦或Cecilia最为看重的姐姐,她们对于Cecilia的遭遇也无可奈何,想要反抗,但势单力薄,随时可能陷入和Cecilia一样的困境中。

所以,隐身与无形不过男权的一种象征性表达,在隐形衣下的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他们通过金钱和权力,利用地位和性别优势,对女性施展隐秘的操控,剥夺了她们的一切,甚至连选择生育的权利都无情掠走。当Cecilia被孤立,被投入精神病院,孤立无援,腹背受敌,毫无招架之力时,好戏终于要上演了。

让男性胆寒的大女主反杀

Cecilia所遭受的一切痛苦,都是为了最后的反杀做铺垫。毫不夸张地说,最后的连续反转,为影片提高了娱乐性和主题深度。

当处于绝对弱势一方的Cecilia“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时,恐惧立刻消散,长久的压抑和焦虑得到最大程度地释放,观众的情绪终于找到了泄洪口,《隐形人》跻身年度大爽片。值得一提的是,这场出其不意的反杀承接了前半段恐怖手法的表现方式,空镜头、巧妙的机位设置,还有后劲十足的乖张“凝视”,只是持刀者的性别发生了变化,胜负天平顷刻间扭转。

如此看来,女性的自救还得靠自己“持靓行凶”,披上权力或暴力的隐形外衣,联合心存善意和愧疚的男性,才能完成被男权包围的女性主义的艰难突围。

说点后话,《隐形人》的大女主反杀并非“首创”,性别噱头是比影片的恐怖元素更为有力的杀伤性武器。在“米兔”风席卷全球时,女性主义到底该如何建构自己的意义,女性该如何重建自己的身份,仍然任重道远。

因为真正的女性主义绝对不是男性的对立面,《隐形人》之类的爽片呈现了性别之间的张力,以此作为卖点,但暴力之后,影片并没有给出答案,甚至没有提供有效方案,毕竟不是人人都能穿上那件牛逼轰轰的“隐身衣”。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