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欧疫苗竞赛开始!争全球第一,我们这次有底气

英国报姐

发布时间:03-2021:45

3月16日星期一,在西雅图Kaiser Permanente研究所内,一位43岁的母亲接受了一种新型实验型疫苗的接种。

她是全世界第一个接种新冠疫苗的人。

疫苗的名字叫做mRNA-1273,是美国Moderna公司开发的一种新型疫苗。当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它目前只是实验型的疫苗,刚刚开始临床试验,接下来还会有一系列漫长冗杂的试验与程序。

几乎所有医疗届的专家都认为2020年不可能出现疫苗产品,最快也要等到明年,并且这还需要所有公司集中资源,所在国给他们一路绿灯的结果。传统上,一款疫苗的研制往往需要5年到10年以上的时间。

(图源:slat)

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现在,几乎所有国家都开始意识到了:没有疫苗,就没有彻底的胜利。中国、美国、欧盟都开展了多个疫苗研制计划。跨公司如强生、CureVac,科研机构如中国军事科学院都加入了进来。

而川普试图买断德国公司的疫苗项目的新闻,意味着疫苗研制已经不单纯是科研项目,而是各个国家的一场大竞赛。疫苗已经成为了一种战略资源,谁先拥有新冠疫苗,谁就有了国际事务上的主动权,而没有疫苗的国家则陷于被动。

疫苗军备竞赛,已经开始了。

2020年1月9日,当中国还只有59例患者的时候,中国科学家宣布在武汉成功分离新型冠状病毒,并且取得了病毒的全部遗传信息。这份报告随后被公之于众,让全世界的医学实验室都可以以此为依据研发检测试剂。

也就是那一刻起,疫苗的研发工作在全世界内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病毒的遗传信息(图源:institut pasteur)

你可以把疫苗研发想象成一场竞赛,而不是所有人齐心协力一起盖金字塔。这是因为疫苗有非常繁多的种类:灭活疫苗、减毒疫苗、RNA/DNA疫苗、重组病毒疫苗等等等等。其中每一个种类都有自己的优点与缺点。并且,由于病毒的未知性,我们无法得知哪一种疫苗种类够好,哪一种研发时间更快。

所以目前的情况就是,全世界一共有几十个研究团队,分别采用不同的办法进行独立的研发工作,看最后哪一个团队可以脱颖而出成为第一。

疫苗研制完成并不代表成功,而是要进入漫长的测验阶段。

(图源:itv)

临床试验之前先要进行动物实验,比如小白鼠、猴子等。然后再招募志愿者进行人体试验。通常来说,临床试验要进行4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判断疫苗是否对人体有害,第二个阶段判断疫苗是否真的有效,第三第四个阶段扩大志愿者群体,观察疫苗在更大样本容量环境下的效果。

(图源:fox)

实验型疫苗在任何一个阶段出现问题,就只能打回实验室重新研制,然后再从头开始试验。不断地失败和重复在医学研发中是非常常见的,这也是疫苗研制周期很长的原因。就像大多数医疗从业者说的那样:如果明年能有疫苗,我的下巴都会惊到地上去。

但是,庞大的政治与经济动力,也有可能出现这个奇迹。

目前,美国的Moderna公司已经进入了第一期临床实验,第一批45名志愿者正在接受这款名叫mRNA-1273的疫苗。

(图:moderna公司)

这家公司之所以进展迅速,是因为他们使用了有别于传统疫苗的新型疫苗:mRNA疫苗。

大家都知道,病毒是一种非常简单的东西(甚至都不能说是生物),它由一段遗传物质(DNA或者RNA)和一个外壳组成,在外壳上有多种多样的蛋白质。人体在得了一场传染病以后,免疫系统可以依靠识别病毒外壳上的蛋白质来“记住”这种病毒,从而达到免疫的效果。

传统的疫苗,比如灭活疫苗,就是把已经死亡的病毒尸体注射进人体,让人体细胞记住这种病毒,从而达到免疫的效果。这种类型的疫苗制作工艺比较繁琐,研发时间也比较长。

(图:疫苗之父琴纳)

而mRNA疫苗则是这样的:科学家根据病毒的遗传图谱,生产出携带病毒特异性信息的RNA片段,然后把这个RNA片段放进专门的外壳内。你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完全人造的病毒,但只携带了我们想要它携带的信息。

mRNA疫苗进入人体以后,可以像病毒一样在人体内制造类似病毒的蛋白质。这些蛋白质随后就可以激活人类体内的免疫系统,从而达到免疫的效果。

(图源:nature)

这种技术的优势是研发简单,生产迅速,并且相对比较安全,因为注射进人体的不是真的病毒。

但新技术也有自己的缺点。此前还没有过mRNA疫苗在人体内成功的先例,这意味着这项技术还不成熟。并且有报道称,Moderna公司为了加快研发速度,只进行了小白鼠实验,没有进行过灵长类动物的实验,就让疫苗开始临床试验了。这一切都让mRNA-1273充满了变数。

在中国这边,由中国军事科学院与康希诺公司联手的新冠疫苗项目,也刚刚通过了国家批准,开始临床实验。

下图是该疫苗在我国临床实验注册中心的信息▼

领导军事科学院疫苗研发的,是陈薇院士▼

根据红星新闻的报道,临床实验实践将会持续到12月31日,所有实验都将在武汉进行,正在招募志愿者。

军事科学院的这款疫苗采用了重组病毒载体疫苗技术,也是一种比较新颖的技术。

研究人员通过基因编辑,把新冠病毒的部分遗传信息编入到作为载体的腺病毒当中。这种疫苗进入人体之后,可以表达出类似新冠病毒的特异性,由免疫系统捕捉,从而产生免疫。

腺病毒是一种大分子病毒,是承载新冠病毒的一种载体,经过处理对人体无害。

因为整个过程是把新冠病毒的基因重组进腺病毒的遗传信息里面,所以叫做重组病毒载体疫苗技术。

相对美国的mRNA技术来说,重组病毒载体疫苗技术开发周期更长,但相对比较成熟。

(图源:Alten)

当然,中国的疫苗并非只有一种。除了处在武汉的军事科学院以外,还有其他多家机构正在研发。比如广东的团队正在进行和上面提到的美国Moderna公司一样的mRNA疫苗研发,现在还在动物测验阶段。

我国的艾槺维欣公司与美国inovio合作开发疫苗▼

全世界还有很多国家的团队,也在路上。

比如德国的BioNTech,正在与来自美国与中国的医疗公司合作,生产mRNA疫苗

加拿大的第一个新冠疫苗进入测试阶段▼

英国可能将在未来一个月内开始临床试验▼

当然,研发和生产,只是防疫的一个阶段。

接下来我们还要面临可能是更加困难的决定:如何分配。最先研制成功的国家要面临这样的一个选择:怎么分配这么宝贵的疫苗。

是先给医护人员吗?还是给老年人群体?

是优先给本国人接种吗?还是从一开始就开放出口?

要不要共享疫苗的信息?还是自己垄断疫苗的生产?

这一切,都将会是世界各国博弈的焦点。

只能庆幸自己生在中国这个有科研能力的国家,还可以参与疫苗的竞赛。若是没有科研能力,那么有没有疫苗,能不能走出疫情,就完全被攥在别的国家手里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