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军与湘军相比,哪一个更为残暴?洪秀全的儿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指点江山

2020-03-18 11:31名师,魏永辉
关注

1862年5月,曾国藩围攻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太平军和湘军总共几十万人,双方奋战了两年,终于以湘军的胜利告终。湘军炸开了天京的城墙,将士们疯狂涌入,将天京城夷为了平地......

都说太平军残忍,曾国藩的湘军更是残忍。他在奏折中就说道:“生擒老贼二百二十一名。每生擒一贼,辄剖肠,剥皮挂树,磔石,见者无不凛凛......各营生擒逆匪一百三十四名,仅予枭首不足恨,概令剜目凌迟......杀之以祭壕头堡阵亡将士,诸勇犹痛憾切齿,争啖其肉......

可见,曾国藩的“曾剃头”之名不是白叫的。

当时,洪秀全已经过世,只留下了幼主洪天贵福。但不幸的是,洪天贵福却落到了清兵手里,为了能够得到宽恕,他亲手写下了八份供词向朝廷表示自己的诚意。这些供词涉及到太平军在天京城内的很多事情,且均能将细节描述清楚,比较能让人信服。此外,他的供词也成为后世研究太平天国的重要史料。

洪天贵福亲书自述之一:

四月初十,老天王病重。当天,我还能看到他坐朝听政,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十九日,老天王过世,由遣妇官负责安葬,葬在了新天门外御林苑东边的山顶上。六月十六日,我站在城楼上观看战事,发现官兵已攻破了城池。于是,我到荣光殿,由忠王带着我突围。

后来,忠王被擒,尊王带我从淳化镇到广德,随行的还有吉庆元。刚开始,吉庆元想带我们去建平,但最后,却将我们带到了广德。当四安的昭王得知我们到达广德后,于第二天前来拜见我。之后,干王和恤王也前来拜见我......

洪天贵福亲书自述之二:

老天王的父亲叫洪镜扬,老天王有八十八个妻子,但我只有两个兄弟,他们是光王洪天光和明王洪天明。此外,我还有三个伯伯,王长兄信王在西门跳水而死,王次兄勇王还没来得及出城便被官兵抓了,忠王李秀成带着一百人从石牛石马处逃到芳山,途中也被官兵抓了。只有恤王顺利到达杨家牌,但后来听说也被抓了......

洪天贵福亲书自述之三:

我读过天朝的十全大吉诗,还有三字经、幼学诗、千字诏、醒世文、太平救世诏、太平救世誥、颁行诏书等。前几年,老天王向外面要古书,于是,干王在杭州搜集了上万卷的古籍献给天王。老天王不允许我看,总是自己看完后就烧了。我看老天王的书籍很多,便趁他没发现随便拿了一些。

这些书籍大约有三十来本,包括四五本艺海珠晨书,两本续宏简录卷,两本史记,一本帝王庙谥年讳谱,一本定香亭笔谈,一本洋人之博物新编。在我登基之后,我又要了四箱古书,放在了阁楼上。老天王总是不允许宫内人看古书,说古书是妖书。

洪天贵福在南昌府的供词:

我今年十六岁,父亲是老天王洪秀全。老天王妻子众多,我是第二房赖氏所生,母亲今年有四十多岁。此外,我有四房妻子,年龄跟我差不多。我出生在广东花县,五岁的时候跟着父亲来到南京,六岁开始读书。当时,并没有先生教我读书,只有一个大我十岁的姐姐教我。

我们夫妻五人住在南京的宫内左殿,父亲洪秀全住在前殿,母亲住在右殿,天明弟弟住在我下面,天光弟弟住在金龙殿。宫里一共有六七个殿,干王洪仁軒是我的远房叔叔,他在己未年来到南京。老天王过世后,王长兄信王、王次兄勇王、幼西王等,将我扶上皇位。

我上位后,朝廷的政务是信王、勇王、幼西王和沈桂共同管理,洪仁达负责管理庫银和钱粮,忠王李秀成掌管兵马......

洪天贵福在江西巡抚衙门的供词:

我小时候的名字叫洪天贵,后来,老天王给我的名字加了一个“福”字,于是,变成了洪天贵福。登上大位后,在玉玺我的名字下刻上了“真主”二字,导致很多人误以为我叫洪福瑱。九岁的时候,老天王不仅给我安排了四个妻子,还不允许我跟亲生母亲、姐妹见面。

此外,老天王还做了十首诗让我去读,其中的内容都是男女不能见面的道理,我至今还记得几首。从那之后,当我想念母亲和姐妹的时候,就趁着老天王上朝的间隙偷偷去看望她们。老天王只允许我读天主教的书籍,不允许我看古书,但我还是看了三十多本。

六月初六晚,我梦到清兵已经打进城来。第二天,我与四位妻子登上城楼,竟真的看到清兵攻入了城池。我想往下走,但是,四位妻子却拉着我不放,说下面很危险。之后,我说只是下去看看,骗了她们之后,我便立即跑去了忠王府。

忠王想带着我突围,但是,走了几个门都没有找到机会。无奈,只能等到天黑假扮成清兵从那个缺口逃走,可是,只出来了十几个人就被发现了,使得后面的人都没有出来。等逃到广德,我们的将士竟不到百人。之后,我们只能继续逃窜,前往江西寻找康王和侍王。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屡战屡败,次数已经数不清了。当我们到达杨家牌时,我感觉官兵今晚回来偷袭,可是,干王却不认同。等到了三更,官兵们突然出现,团团将我们围住,把我们的军队打散。打散后,官兵还要继续追杀,途中,我从马上跌下,还好有大臣扶着我。

后来,官兵追上我们,将我们十几个人都挤下了坑。他们把所有人都抓走了,唯独没有抓我,就像看不到我一样。等官兵走后,我独自一人在山里躲了四天,后面实在饿得不行了,也想到了自杀。但突然,出现了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递给我一个大饼。可是,等我想去确认他的身份时,他却早已不见踪影。

我吃完饼后,在山上又待了两天,之后,下山来到了一户唐姓人家。我跟户主说,自己是湖北人,想给他们家干活来换取一口饭吃。在那里,我不仅剃了头,还在唐姓人家住了四天。之后,他们便叫我自己回家去。我走到广昌的白水井,询问前往建昌的路线,但我又怕建昌有官兵,便选择回头。

因为,唐家对我很好,所以,我什么都愿意说。我年轻,道理我有些不晓,望大人老爷怜我年幼,莫怪我。打天下的是老天王洪秀全,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此外,把我推上大位的,是干王和忠王。还有就是,广东那个地方不好,我也不想回去。现在只能跟着唐老爷到湖南去,认真读书争取考个秀才......

其实,这里提到的唐老爷名叫唐家桐,湖南人,奉命押解洪天贵福到南昌。显然在押解过程中,唐家桐对洪天贵福诱之以利、动之以情,哄骗洪天贵福乖乖招供。不仅如此,洪天贵福还给唐家桐写过几首打油诗,现在看来,这些打油诗还真有点他父亲洪秀全的真传。

其中一首写道:

老爷识见高,世世辅清朝。文臣兼武将,英雄盖世豪。

另有一首稍长些,内容却也更为荒唐可笑:

跟到长毛心难开,东飞西跑多险危。如今跟哥归家日,回去读书考秀才。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如今跟到唐哥哥,惟有尽弟道恭和。多感哥哥厚恩德,喜谢哥恩再三多。

洪天贵福以为自己坦白招供,便能获得清廷的宽恕,但这是不可能的。清廷不想在北京城见到他,要求地方军队在江西省城将其处决。最终,这个太平军的小妖孽被曾国藩凌迟处死,年仅十五岁。

参考资料:

【《太平天国军事史》、《清史稿·列传二百六十二》、《天京事变与洪秀全的失误》】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