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他们跨界当外卖骑手

云南网

发布时间:03-1807:26

原标题:给有需要的人送上力所能及的帮助 换份工作让生活重回正轨 疫情消散后再继续未完成的梦想 磨炼自己同时锻炼了身体 疫情之下他们跨界当外卖骑手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许多人的生活节奏。线下门店关门、隔离无法外出……一些行业按下“暂停键”的同时,相关从业者的收入来源也被按下了“暂停键”。但与此同时,一些行业与人们的生活更加密不可分。运送物资的快递业、保障民生的外卖业、在线教育行业……“逆势爆发”下,不少从业者选择转行、跨界,在阵痛中寻求蜕变和新生。

无论是珠宝设计师,还是健身教练,甚至一些创业者,在生活的压力下,他们跨界当骑手送外卖,他们的故事是疫情下用工形态转移的缩影。而在采访中,他们对未来依旧乐观:这份月收入可观的工作让很多人的生活重回正轨。待到疫情结束,他们存在心底的梦想会继续发芽。

春城的天气回暖,风和日丽,在路上奔波也不觉得辛苦。

洗车场老板高鹏:为即将出生的宝宝攒奶粉钱

1992年出生的昆明小伙高鹏,1月20日入职成为一名美团骑手。穿梭在大街小巷,娴熟地送着外卖,一个月有了六七千元的收入,为即将出生的宝宝攒奶粉钱。

在这之前,他是一家洗车场老板。高鹏告诉记者,他此前辗转在广州、上海,几年前回昆明安家定居。4年前和表哥一起开了家洗车场,由他和弟弟参与运营。洗车场逐步走上正轨,投资的本金基本赚回来了。按照约定,除了年终分红,他和弟弟两个人轮流去洗车场上班,领一份工资,每月3000元。

幸福的日子在打拼中如约而来。去年高鹏结婚了,妻子也怀上了宝宝。因为妊娠反应,婚后辞职在家待产,养家的重担压在高鹏的身上。“有了孩子之后,我突然意识到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了。开洗车场挣的钱,是远远不够的。于是我想着要再打一份工,为宝宝攒奶粉钱。”

1月初,他开始找工作。因为开着洗车场,本身很忙,兼职只能找相对自由的,于是考虑做外卖骑手,工作相对自由灵活,门槛也不算太高,于是报了名。1月20日他正式成为美团的骑手。“临近春节,昆明依然热闹,外卖订单很多,忙的时候一天能送36单,算起来,一个月能有6000元至7000元的收入。”

然而,仅仅3天之后,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影响昆明,各家各户闭门不出。“洗车场暂停营业,还好能继续送外卖,有收入能维持家里的日常开销。”正月初一那天,他经常送外卖的小区出现了一例确诊病例。刚上班没几天的高鹏遇到这样的情况,感觉到了些许紧张。在老家待产的妻子得知此事之后,焦急地打电话给他:“别跑了,回家吧。”

一瞬间,高鹏思绪纷飞:要不算了,不要工资了,为了安全打退堂鼓回家吧。但转念又想,骑手是他创业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临阵脱逃很不负责任……反复思量后,高鹏决定:不回家,继续送外卖,给有需要的人送上力所能及的帮助!

因为疫情,外卖订单大幅减少。城里仍然坚持营业的,只有少量的餐饮店、水果店和药品店。去冬今春,昆明的天气比往年冷,大年初一那天还下了雪。坚守岗位的高鹏也接到了送往医院的订单,水果、餐饮等等,有的是送给医护人员,有的是送给住院的病人。“妻子每天打电话关心我,要我做好防护措施。美团也很贴心地开通无接触配送,因此我并不恐惧,也安慰在老家的妻子让她安心。和妻子,有关医院的订单我只字不提。既然选择坚守岗位,那就坚守到底。”

疫情对洗车场的影响很快显现出来。往年正月初六左右就开张了,初八前后是生意最好的几天,一天能洗70多辆车,甚至有时候忙得没时间吃早餐。今年,因为疫情,开业时间一再推迟,直到2月26日才恢复营业。但即便营业了,生意也异常冷清。洗车场200平米,一年的租金是12万元,关门歇业一天都是不小的损失。“洗车场的生意何时能恢复正常,目前仍是未知数。此时,我万分庆幸自己提前就出来做骑手,减轻了不少因洗车场不能正常营业带来的负担。”

“现在,昆明已经开始有序复工,外卖的订单逐步增多,我每天都能送30多单。春城的天气回暖,风和日丽,在路上奔波也不觉得辛苦。”到现在,高鹏做骑手马上就3个月了,忙碌又充实的日子,让他干劲十足。通过这份职业收入,让洗车场不能正常营业带来的压力也减小许多。“我相信,疫情很快会过去。洗车场是我的事业,如果经营状况良好,我希望未来能开分店。至于骑手这份工作,我暂时还不确定是否会一直做下去,但在岗的每一天,我都会尽职尽责!”

能让顾客吃上热腾腾的饭,保障正常生活,我觉得很自豪。

熟食店老板吕连彬:有稳定的收入缓解了房贷压力

“现在,有了外卖骑手这份工作,意味着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生活有了保障,也能填补一部分房贷,缓解压力。”吕连彬腼腆地笑着说。今年3月,他刚从一家熟食店的老板,变成了一名外卖骑手。

2012年,吕连彬从广西钦州到昆明,成为餐馆厨师,结识了自己的妻子。2016年元旦,他和妻子决定自己创业,在北辰海鲜农贸市场里开起烧腊店,两个人在不大的店铺里忙碌着,生活颇有滋味。他介绍,烧腊店生意不错,每个月收入在1万元左右。很快,小两口在昆明买房安了家。

今年2月,农贸市场改造,加之疫情影响,烧腊店不得不关门。道路封闭了,吕连彬和妻子没有回老家过年,一直待在昆明。“在家闲着没事情干,也没有收入来源,想到还有房贷要偿还,越闲心里越慌。”日子一天天过去,他越来越焦虑。

看到有朋友做外卖骑手,吕连彬也想去试试,妻子支持他:“去吧,家里有我。”3月初,他入职美团外卖骑手,在师傅的带领下,他很快熟悉了工作流程。如今,吕连彬每天早上9点在站点开会、培训;10点后,陆续接到外卖订单就开始忙碌起来;晚上9点,他结束一天的送单工作,妻子在家做好一桌饭菜等着他。吕连彬估计,现在每天30单左右,在骑手里算是中等,如果一直保持,每个月可以挣4000元至5000元。

“以前开店,两个人忙不过来,没时间做饭就经常点外卖。等外卖的时候就会想‘怎么还没来啊’‘已经等不及了’,但成为一名外卖小哥后才发现,时间对于骑手来说真的很珍贵。接到单之后会有很多原因导致时间不够、超时,真的是‘争分夺秒’把外卖送到顾客手中。”吕连彬感慨,“但现在能理解我们的顾客也挺多的,收到餐后会说一句‘辛苦了’‘谢谢’,跑单的辛苦在那一瞬间就全都消失了,心里很温暖。”

这几天,吕连彬陆续遇到了一些因为受疫情影响失去收入来源而“转行”做骑手的同事。他感慨:“每天的日子都很充实,有了收入来源,送餐的时候,心里也很安心实在。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能把外卖送到每一个顾客手里,让他们吃上热腾腾的饭,保障正常生活,我觉得很自豪。”

烧腊店虽然还没办法开起来,但自己找到了工作,妻子也在找工作。吕连彬决定,现在什么都不想,只要好好把外卖骑手的工作做好,等一切恢复了,再把小店开起来。

为别人服务的同时,对自己也是一种磨炼。

 健身教练李双全:把这份难得的工作坚持下去

因为3月10日才入职,给客人送餐的时候,对周围环境还不熟悉,李双全要时不时看看手机导航,争分夺秒地准时给顾客送去美味成了他的目标。成为饿了么外卖骑手之前,22岁喜欢运动的他是一名健身教练。

以前,每天早上9点,李双全就开始上班。作为一名私教,他要根据不同的客户制定不同的计划,为他们上课,如果有会员在健身过程中产生疼痛或受伤,他要走访,并帮助他们康复。晚上,员工们会被经理和主管留下来开会,回到宿舍时,往往已经深夜,他又要开始准备第二天的课程内容。作为一名私教,业绩很重要,但他刚入行不久,经验不足,会员不多,又遇上冬季,李双全觉得业绩带来的压力很大。

春节期间,受疫情影响,健身房不得不关门,直至3月,健身房仍处于停业的状态。李双全需要一份工作,他打开手机上的招聘软件,发现饿了么正在招聘骑手。“很多人觉得外卖这个行业风吹日晒会很累,不敢做也坚持不了。但我认为这是一份很好的工作,我觉得为别人服务的同时,对自己也是一种磨炼,很值得骄傲。”就这样,他转了行。

一开始,由师傅带着熟悉商家、取餐和送餐流程,两天后,李双全开始“单飞”。但“单飞”总有些困难的。“刚开始,我对商家、客户的地址都不熟悉,配送要根据导航,相对累一些。送不过来的时候,站点会派老骑手和师傅帮忙,我看着他们都很熟练。我告诉自己不要着急,慢慢来,坚持越久就会越熟悉、做得更好。”他乐观地说。

“外卖这份工作很好。”李双全重复了好几次。相比起转行前的职业,做外卖骑手时间相对灵活,也没有业绩压力,有单时相对忙一些,没有单的时候就可以休息一下。于他而言,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进不了小区、需要绕路等耽搁了送餐时间,担心不能及时把餐送给客户。但每次把餐送到客户手里时,绝大多数客户都会说一句“谢谢”,这让他觉得非常欣慰。

现在,他每天送20单左右,收入预计能和当健身教练时持平。“复工的企业越来越多,但在这之前,找到一个工作不容易,能成为外卖骑手也蛮开心的,我会把这份难得的工作坚持下去。”

虽然辛苦,但却很欣慰,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珠宝设计师何兴文:白天送外卖晚上干老本行

何兴文的图纸上,画着设计精妙的珠宝。一枚镶嵌着钻石、珠宝的马头戒指,一朵怒放在戒指上的鲜花,一群憨厚可爱的吊坠小熊……这都是从业七年的珠宝设计师何兴文的杰作。去年,他开了自己的工作室,和同事们在一起,画图纸、做首饰。

“珠宝首饰属于轻奢消费,但现在,一是大家都宅在家里,二是也没有消费的意愿,导致我们的生意不太好,收入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何兴文说。受疫情影响,工作室也关门了,他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不能一直闲着没有收入,看到朋友在做外卖骑手,入职后适应较快,他也动了心。

应聘美团外卖骑手成功后,何兴文很快就熟练起来。白天是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外卖骑手;晚上就拾起“老本行”,下班回家后窝在沙发上画图,保持灵感的活跃和手感的熟练,直至凌晨才睡觉。入职10天,何兴文每天平均送25单外卖,预计1个月能有4000元左右的收入,偶有珠宝设计的订单,他也能抽出空来完成。

从珠宝设计师“跨界”为外卖骑手,何兴文笑着说,自己的“界”跨得有点大,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从事外卖行业。原本朝十晚六的上班时间变成了朝九晚九;原本在室内的工作环境变成了室外。“一开始觉得有点辛苦,但想到有稳定的收入了,以前工作也没有机会在外面跑,就当做是磨炼一下自己,还锻炼了身体,觉得还挺开心的。家里人也说,有一份收入很好,别在家闲着。”

“以前忙的时候也会点外卖,觉得外卖小哥们很辛苦,现在自己成为外卖小哥,觉得能在特殊时期把外卖送给顾客,虽然辛苦但却很欣慰。我估计珠宝设计的消费回暖还要一两个月,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何兴文说,这次“跨界”就业,他会坚持到可以回归“老本行”的时候。(统筹 曹婕 记者 朱婉琪 曹婕 文 美团、饿了么供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