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价格战引发能源债暴跌,美页岩油企业债违约风险激增

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03-1719:17

虽然国际油价刚经历了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但投资者对于疫情扩散的恐慌情绪蔓延让跌势延续,3月16日布伦特原油主力合约自2016年以来首次跌破30美元/桶。与此同时,欧佩克与俄罗斯为争夺市场份额的价格战正酣,供需失衡的担忧进一步打压了能源价格反弹的预期,低油价已经让开采成本较高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苦不堪言,债务违约风险激增。

原油供应竞争白热化

OPEC+未能达成减产协议和沙特阿美宣布下调原油出口价格,成为近期油价走势的转折点。如今,沙特正在加大马力向市场供应原油。上周沙特能源部指示沙特阿美(Saudi Aramco)将公司的最大可持续产能(MSC)从1200万桶/日增加到1300万桶/日,这是沙特十余年来首次提高极限产能。阿美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纳赛尔(Amin Nasser)表示,4-5月都将维持在提升后的产能水平,对30美元/桶的油价非常满意。

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在增产问题上态度强硬,称在自由市场中,每个产油国都需要展示自己的竞争力,保持和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如果在解决当前油市的危机上没有达成一致,那就没有必要举办欧佩克大会。

俄罗斯虽然没有排除合作的可能性,但也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克里姆林宫方面称,目前没有计划就油价与沙特以及欧佩克进行联系。俄罗斯财政部3月9日重申可以在长期低油价的情况下动用国家财富基金,以确保宏观经济稳定。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表示,俄罗斯同样可以将其石油产量短期内提高20万至30万桶/日。

立场巨大分歧令近期沙特和俄罗斯恢复合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OPEC+原本计划在3月18日举行的联合技术委员会电话会议已经因沙特缺席而临时取消。

石油经纪商PVM高级分析师瓦尔加(Tamas Varga)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市场供应充足影响,油价短期内大幅反弹的可能性不大。对于受到冲击的页岩油生产商而言,支出和钻探活动的减少都需要时间才能在实际产量数据中显现出来,而沙特等国的增产对供应面的冲击则是立竿见影。

从目前各方表态看,沙特计划增产超300万桶/日,阿联酋准备将产能提升25%至400万桶/日,加之俄罗斯的潜在产能增量,4月起全球原油产能将增加近500万桶/日。如果再考虑伊拉克和科威特宣布的降价措施,市场将进一步陷入低油价冲击下的供应过剩泥潭。

不过瓦尔加依然对沙特和俄罗斯合作前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他认为沙特与俄罗斯的关系不会走到破裂的那一步,双方合作领域不仅仅是能源,因此对峙应该是暂时的。就全球石油供应平衡而言,这是痛苦的过程,但只是暂时的情况。

荷兰国际集团大宗商品策略部主管帕特森(Warren Patterson)认为,OPEC+协议破裂的时机再糟糕不过了,市场不得不应对一场大规模需求冲击。预计随着4月开始的供应激增,加上需求受到打击,全球油市将在第二季度出现明显的过剩,当前的油价疲软走势会持续上半年。

美国油企被迫削减开支

低油价让美国页岩油行业面临严峻考验,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13日表示,已指示美国能源部为战略石油储备购买原油,以支持遭受重创的美国能源业。

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普遍背负了大量债务,其生产成本也远高于中东及俄罗斯。油价大跌不仅冲击了能源公司的股价,也影响了以它们为发债主体的垃圾债市场。信贷利差持续扩大,因为投资者担心原油的需求可能会受到疫情的影响,未来几个月内到期的公司将面临现金流和再融资挑战。

抛售潮触目惊心,切萨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 )交易最活跃的2021年到期债券上周最低跌至11.44美元,绿洲石油公司(Oasis Petroleum)交易最活跃的2022年到期债券一度触及31.70美元。以债券的发行面值100美元计算,两者年化收益率超过了300%和79%。通常而言,价格低于70美元的债券意味着出现违约的概率极高,钻石山资本管理(Diamond Hill Capital Management)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佐克斯(Bill Zox)预测,如果情况持续恶化,不少像切萨皮克能源这样的企业将无法生存。

统计显示,美国能源行业2019年的债券发行规模为88亿美元,筹资难度不断增加,远低于2018年的231亿美元和2017年的316亿美元。标普表示,如果油价持续低迷,能源企业在偿还即将到期的本金方面可能面临更大的压力,2020年和2021年的本金总额分别约为55亿美元和118亿美元。

大量企业开始削减开支,中型石油生产商Apache、Devon和Murphy Oil已决定削减了三分之一的预算。美国最大的页岩油生产商之一西方石油(Occidental Petroleum)上周宣布无法按期支付28亿美元股息,也无法在不增加额外债务的情况下继续投资以维持现有产量。该公司计划从7月份起将季度股息从79美分下调至11美分,并将今年支出削减约32%至36亿美元,公司市值一度从去年高位460亿美元缩水至110亿美元。

对于生产商而言,偿付股息已日益成为整个行业巨大负担。摩根大通分析师格雷什(Phil Gresh)的测算,康菲石油和雪佛龙需要布伦特原油价格达到55美元/桶和57美元/桶的价格才能覆盖股息派发,对于埃克森美孚来说,油价需要升至87美元/桶才能弥补其2020年支付的股息。不过大型能源公司仍有望利用其强劲的资产负债表继续支付股息,埃克森美孚就依靠资产销售和债务发行来支付其2019年的股息。

美国能源调查公司Rystad Energy页岩油研究主管阿布拉莫夫(Artem Abramov)表示,即便是最好的运营商也将不得不减少生产活动,这不仅关乎油井的商业价值,与企业现金流平衡也有很大关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