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往事》:一段商人与牛仔的纷争,诉说西部电影最后的绝唱

番影娱

发布时间:03-1708:02

右上角点击关注我的百家号,不间断更新电影影评、娱评及影单推荐!精彩永不断电!

文/秋殇别恋

1968年由导演赛尔乔·莱昂内执导的《西部往事》于意大利上映,掀起了当时影界的热潮,这部堪称"影史排名第一的西部片",无疑是经典中的经典。

影片由亨利·方达和查理斯·布朗森担任主演,在丰富的人物形象塑造中,完成了这部西部牛仔影史中无可超越的台阶。

莱昂内一直是一个不断超越自我的导演,在拍完《镖客三部曲》后,他已经对西部片产生了怀疑,他本打算接下来拍摄一部黑帮电影,但鉴于他之前花钱少票房还好的不错答卷,制片方派拉蒙强烈要求莱昂内再拍摄一部西部片,于是批给了他500万美元,这个数比他之前三部的预算加起来还要多。

时隔两年,莱昂内又拿出了一部《西部往事》,为六十年代的西部片画上了一个光辉灿烂的结尾。

在本片中,导演先是在主题和内容上,用铁路给西部画上了休止符,更在技法上大幅颠覆了西部片传统,模糊了正邪人设,出人意料的情节扭转,精炼又饱含韵味的台词,可以说是以创造性的破坏树立了西部片的新标杆。

《西部往事》有三大看点,接下来就跟随小编的角度,慢慢展开叙述,开启本部西部经典绝唱影片的大门。

丰富的人物形象,韵味深藏的背景无疑是将影片推向巅峰的第一把钥匙

作为导演莱昂内西部电影的封笔之作,影片的魅力远不止在奇特的剧情上。

①三男一女各自不同的人物形象,在宏广的背景下映衬了导演的实力

《西部往事》饱含的深蕴,首先是贯穿全片的宏大历史背景。

19世纪中叶,铁路替代了驿站马车和篷车队,一步步向西部挺近,这一过程引发的利益冲突是影片故事的起因,而随着铁路的进发,西部牛仔们建立的价值原则和行为方式被资本主义工商业文明和秩序逐步代替,成为了本片故事之外最大的深意。

莫顿,是乘着火车而来的东部资本家,他的身体是孱弱的,但却最具权势,这就是资本的力量,他的身上既有资本主义的文明与梦想,也有野心和贪婪。

敏锐的农场主马克贝恩,意识到了铁路带来的商机,他占据了唯一的水源,企图借此改变命运,他与莫顿之间的矛盾,是两个梦想家围绕新机遇的资源争夺,可是受雇于莫顿的弗兰克,却选择了老西部的罪恶暴力,残忍杀害了马克贝恩全家。

弗兰克是典型的西部海盗,手段残忍,血债累累,但是他也精明地发现了甜水镇的秘密,并萌生了霸占的野心,一心想从被人使得枪变成了坐在桌子后面的人,他与莫顿在火车上有一段经典对白,堪称全片题眼。

"我在大西洋岸边上车出发,在我的眼睛下掉之前,我想看到窗外蓝色的大西洋。"

"我知道你在哪上车,我也在那里,记得吗?要清除掉路上的障碍,你说过,现在的确还有一些障碍,不过我们也要走了这么远,而且很快。"

"骨头上的结核也走的很快。"

短短几句凝练的台词,隐喻了美国百年西部进历史,从大西洋岸边登陆,一边向西进发的资本主义文明,带来的不仅是工业和梦想,还有罪恶和疾病。

莫顿此时也发现了弗兰克的变化:他在野心的驱使下,妄图迎合新的机会,他放弃了暴力,改用拍卖,收买等方式谋求甜水镇,谋求一个生意人的身份,不过最终他还是失败了,因为他的骨子里始终是一个老西部的牛仔,他要回到西部的方式,给自己做一个了结。

就像最后他自己说的一样,比起口琴家这样的大牛仔,土地、金钱、女人都已经不吸引他了,他只想用牛仔的方式做一个了结。

夏安是一个典型的西部侠盗,他有能耐,有团伙,有名望,更有原则,但是他也一样,在他听说甜水镇的蓝图后,这位老牛仔的第一反应是对手下说:"建造车站"。

从这一句话开始,老西部彻底输了,新的文明胜利了。

只有口琴家,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甜水镇的秘密,却始终不为所动,他是真正的西部价值的捍卫者,一个真正的牛仔,一个真正的侠客,他不留念新的时代,最后在狂沙里远去。

然而在全片唯一的一个女性角色吉尔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种浓郁的女性魅惑和强烈的个性气息,以及旺盛的生命力,她坚韧不拔,不择手段地谋求生存和进取,这种来自生命内核的旺盛火焰,其实就是西部精神的核心,她就像是西部荒野的化身,象征着牛仔们征服西部的欲望与动力。

所以最终,只有吉尔融入了全新的历史大潮,带着东部的思想和西部的精神,继续顽强地生存下去,所以影片表面上讲述了一个扣人心弦的西部牛仔故事,实际上关注的并不是个人的爱恨情仇,而是西部时代的命运。

旧时代在远去,新时代在来临,只有真正的西部牛仔,还在坚持西部的价值和方式。

耐人寻味的影学手法,独一无二的应证关键成为其后的第二把钥匙

影片的第二大看点,就是极致化美学风格。

大漠、狂沙、悲怆的音乐、漫长的镜头,和修长的背影,每一个人物出场前令人窒息的铺垫,导演莱昂内在本片中将开创的"通心粉式西部片"的审美风格推上了时代的巅峰。

①最大的线索潜藏在影片中

莱昂内的野心并不是只是所谓的"独特风格",怀揣着自己对西部背景的留念,他抓住了一个最为致命的关键点——铁路。

铁路一直是西部片当中不可或缺的因素,就像警匪片中不能没有警笛声一样,好莱坞的经典西部片中也不会缺少火车的汽笛声。

然而在大多数西部片里,铁路仅仅是一个运载枪手的工具而已,这显然不符莱昂内的审美,所以,在《西部往事》中,铁路时代是一个宏大的历史背景,偏重角色的一切行为,都无法从历史舞台上抽离。

无论是人物的设计,还是剧情矛盾的围绕,都离不开铁路的因素,甚至可以说,铁路成为了影片中从头到尾最大的线索。

②导演独特的手法彰显了影片的独特魅力

有人评价《西部往事》节奏太慢,但这恰恰是莱昂内最厉害的地方,他时刻不忘集聚观众的情绪,那个长达十五分钟的片头,真正开枪的时间只有两秒,其他全部都是亦静亦动的细节,加上神乎其技的背景音乐,完美到无可挑剔。

莱昂内明显是非常迷恋于西部世界中某种注定要逝去的东西,巧妙的是,他并没有匆忙地表现出来,而是潜藏在其中,分为了两个层次的故事。

首先,上面那一层是西部片中最常见的主题:复仇。

莱昂内采用了最基本的西部片开篇模式,英雄来到小镇:一个穿白衣的神秘枪手坐火车来到小镇,要找一个叫弗兰克的恶人报多年前的仇怨,他碰到了刚死去老公的寡妇吉尔,亦敌亦友的怪盗夏安,站在了观众最熟悉的决斗场上,电光火石之间决定生死。

其次,是对西部时代的纪念

《西部往事》中的每一个镜头都流动着浓重的历史感,这在莱昂内的前作中是很少见的。

莱昂内把故事安排在铁路时代即将来到西部的时期,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象征——一个时代的结束与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时间的车轮总是要向前迈进,但是总有些人无法适应新的生活,比如夏延,比如弗兰克,比如独行侠。看过电影的人,想必不会忘记弗兰克与独行侠之间的那段对话:

口琴家:你终于发现自己不是一个生意人了?

弗兰克:只是一个男人。

口琴家:一个古老的民族。

完美搭配,相辅相融的音乐成为这最后的第三把钥匙

音乐,是本片的最后一大亮点,莱昂内导演的御用配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让本片的音乐与影片的史诗气质完美搭腔,相得益彰。

《西部往事》作为一部具有厚重质感的西部史诗电影,节奏较莱昂内之前的西部片节奏减缓了不少,而莫里康内选用的配乐宏大,悲怆,很好的电影节奏结合在了一起。

口琴家,夏安,弗兰克的出场,都有对应其性格特点的音乐,推进叙事和烘托气氛又有不同的配乐处理,特别是本片悠扬的主题音乐,更是成为如今很多电影人借用和效仿的经典。

最后,《西部往事》的完美还在于这是一部反西部的西部片,他歌颂的是西部时代的逝去,而并非是老套的重回西部时代。

但在此同时,莱昂内用一种悠扬的方式在呼唤了西部精神的回归,这部电影也成为了一个阶段西部片的绝唱:西部时代是逝去了,但西部的精神将永远留存。

(编辑/番叔)

右上角点击关注我的百家号,不间断更新电影影评、娱评及影单推荐!精彩永不断电!番叔原创,转载请联系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