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儿子的“堕落”:“醉话不算数,房钱有我一份”|百家故事

午言绝剧

2020-03-10 17:04
关注

#百家故事#“我昨天那是喝多了,说的话不算数,爸的房子钱也有我一份,你们别想私吞。”大哥一把将茶几掀翻。

我就坐在大哥的对面,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是母亲扑到我身上,为我挡住了滚烫的茶水。我真的死都想不到,往日游手好闲的大哥能混账到这个程度,为了分得财产,他竟然与我们撕破脸,不顾兄妹情分。

我叫余好,还有一个龙凤胎哥哥余生,余生安好,这是母亲对我们一家人未来的美好期盼,可是,母亲终究没有亲眼见证我和哥哥的成长,在我们五岁那年,因病去世。

我和哥哥整天吵着要妈妈,要妈妈,吧爸放下忙碌陪在我们身边,但是我们发现只要我们吵着找妈妈,爸爸的眼睛就红了,以前油黑发亮的头发竟悄悄添了不少白发,即便我和哥哥轮番着拔都拔不净。

我和哥哥一致认为爸爸一定是和我们一样,想妈妈了,所以我们渐渐的不再吵着找妈妈,希望爸爸不要变成小区里那个满脸皱纹弯腰驼背的白胡子老爷爷。

直到三年后,父亲领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叫胡杨的九岁小男孩回来,高兴的宣布家里多了新成员。

我仍然记得继母那天穿着花裙子,梳着一个活泼的马尾辫,像极了我心里渴求了许久的母亲,二哥不屑的说我没礼貌,可他明明也把眼泪擦在了手背上。

继母一手抱起我,一手摸着余生的脑袋,说:“真好,以后你们都是我的宝贝了。”

因为她们母子的加入,家里好像一夜之间恢复了生机,我和余生心生欢喜,从未对她们排斥,我们亲切的喊她妈妈,喊胡杨大哥。

继母没有愧对母亲这个词语,对我和二哥很好,父亲也对大哥视如己出,我们三个一起上小学,上中学,就连大学都在一起,感情十分好。

毕业后我和二哥都相继找了一份比较中意的工作,但是大哥却一下子变了,他不在是那个温文尔雅喜欢笑的男孩子,整日整日不着家,应该结识了许多狐朋狗友,因为他学会了抽烟、喝酒,甚至家里的电话三天两头向他追债和讨利息的,我猜测,他可能染上赌了。

我们全家人轮番做他的思想工作,一致让他回头是岸,可他全然当做耳边风,与这个家格格不入,甚至一气之下自己搬出去住了。

2019年的中秋节的前一天,父亲突发脑溢血,还没来得及抢救就离开了我们,但我们怎么也联系不上大哥,继母将他的祖宗十八辈骂了个遍,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继母发这么大的火。

等父亲的葬礼完成,我们依旧没有大哥的露面,而是等到了继母抱着父亲的遗像做的决定:“老余走了,我想去你们爷爷奶奶留下的那个乡下小院静静,这栋房子是你们父亲留下的,位置不错,把它卖了,钱你们哥三儿平均分了吧。”

我听明白了,继母这是自己放弃了继承权。

二哥却忽的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情绪激动:“我们没大哥,爸发病时他在哪儿?爸下葬时他又在哪儿,我爸没他这个儿子,房子我同意卖,也同意分三份,但那一份我只认给您,要是给他,这房子我不同意卖,我不会让他糟践我爸的钱!”

我看着继母脸色微变,想去劝一劝二哥,刚一起身,就看到了开门进来的大哥,一身酒气。

他脚步有些发飘,歪歪斜斜倒在了沙发上,看样子没少喝。

我耐着性子给他拿来了垃圾桶,怕他弄脏了地毯,现在我没心情给他收拾烂摊子。

可谁知大哥干呕了半天,抬头时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卖吧,卖了后妈您把钱存好,将来养老用。”

继母气得浑身发抖,不断的用手砸着他:“你还是不是人,回来不先吊唁爸,钱钱钱,你掉钱眼了,滚,滚出去。”

大哥还真就冲出了家门。

二哥安慰着继母,我却想着,嗜钱如命的大哥能说出那般话已实属不易,甚至觉得太阳这是打西边出来了,许是父亲的离世让他感受到了生命无常,学好了?

但是现实给了我重重一击。

第二天天还没亮,大哥风风火火回来了,红着眼睛不承认昨天的话,更是要求将房子卖了平分四份,甚至还扬言:“我找人问过了,我是爸养大的,爸供我吃供我穿给我教育,这财产理应分我一份,不然我就去告你们。”

“供你吃供你穿,那是我爸不知道他会养了个白眼狼!”说着二哥上前与大哥厮打起来,我拦着这个,那个窜起来,拦着那个,这个跳起来,场面一度混乱。

直到继母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这场荒唐的厮打才停止。

继母被诊断出白血病,要做骨髓配型。

前几天我才失去爸爸,实在不想连继母都要失去,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拽过大哥让他去配对,他是继母的儿子啊。

谁知,大哥直接拒绝,我懵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二哥,抡起拳头就要揍,拳头还没落下,大哥却又答应去检查,去配对。

到了拿化验单的那天,我和二哥跟在大哥身后一起去的,大哥站在自助机器前好一会,才刷卡拿单子,我和二哥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他转身往外跑,单子被扔在了地上。

我想也没想捡了起来。

“怂货!孬种。”二哥要追上去,我把他拦住,将单子塞给他,自己追了出去。

我怎么也没想到,单子上白纸黑字显示,大哥竟然也不是继母的亲生儿子。

即便他再怎么混账,终究是我叫了将近三十年的大哥,害怕他出事,我便一路跟着,见他却进了另一家医院。

我跟着到了一间病房,就听见大哥在里面压着声音的声嘶力竭:“我没能守在爸爸身边,我也救不了妈妈,更救不了您,我就是个废物!”

他吼完就看到了门口的我,大惊失色。

在我的逼问下,大哥将一切告诉了我。

原来,病床上躺着的是大哥的亲生父亲,尿毒症。

毕业刚找工作那会,大哥的亲生父亲就找到了他,大哥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因为亲生父亲那会已经肾衰竭,大哥便没有告诉家里人,自己一人抗了下来,为了救治亲生父亲,他四处借钱,因为刚毕业没有积蓄,主意打到了高利贷上,从此陷入无底洞。

父亲去世前一天,他的亲生父亲发展成了尿毒症,他陪在ICU病房寸步不离,等他出来拿起手机时,父亲已经下葬。

他赶回家听到家里人要卖房子,是真的要放弃的,只是他才回到医院,医院通知合适的肾源已经有了,病人换肾刻不容缓,让他赶紧筹钱,实在没办法,他才转身回了家,说了那番话,想为亲生父亲搏一个活路。

我回去后与继母和二哥说了原委,后来我们一致决定卖了房子,卖房子的钱不分了,先救大哥的亲生父亲。

不是我们高尚,而是在生命面前,我们没办法视若无睹,更何况他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的亲人。

大哥亲生父亲进手术室那天,继母也赶了过来,又高又壮的大哥抱着继母哭了。

我和二哥相视一笑,我们坚信,没有卖房子的那笔钱,我们的生活仍然会越来越好,也一定会好,等待我们的,必然是崭新而又美好的未来。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