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喂顺风车:一家防护硬核、服务走心的打车平台

顺风车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 20-03-0909:57

我叫小七,是个八零后教师,丈夫是当地人民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我和丈夫从恋爱到结婚生子,到今年刚好是七年之痒。家里有一个女儿,现在正怀着二胎,即将要到预产期了。

之前生女儿的时候,是婆婆一个人照顾我,很是辛苦。打算今年过年把自己的父母接到自己家里,一起过个年,然后也可以在这里帮婆婆一起照顾我坐月子。但是今年爆发了新型肺炎,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

我知道,安静的在家待着,听从街道办的安排,就是不给社会找麻烦,也是自己应该做的。但是我的临产期就在这个2月份,我不由自主的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丈夫虽然是一名儿科医生,但是这次病疫来势汹汹,他怎么可能做到视而不见。我能看出来他想去一线战斗,只是考虑到我快要临盆了,所以他一直纠结着。看到他我也于心不忍,我告诉让他我和婆婆能相互照顾好,并且支持他到当地的市立医院,去参加一线战斗。

丈夫去一线支援后,家里只剩下我和婆婆,眼看着预产期到了,只能打车去医院。我先是在几个知名的打车软件上下单,可能是这个时期本身车辆少的原因,也可能是自己的目的地是医院的原因,连续几天打不到车。后来终于有人接单了,打电话过来确认是去医院之后,又取消了订单。

实在没办法了,我把这个自己的情况发到了网上。当天下午,我接到了一通电话,对方是一喂顺风车的车主,问了我具体情况后,他和我约定第二天早上九点会在小区楼下接我。我当时内心很感动也很激动,竟忘了说一句谢谢!

第二天早上九点,我和婆婆坐上了一喂顺风车主的车,先是提醒我们带好口罩、做好防护措施,又提醒我们系好安全带,然后开出送我们去医院。我问他要多少钱,他微微一笑回答说到安全到医院最重要。

到了医院,我们下车,车主告诉我说不收费,他为这次抗战病疫出一份力,所以每天会接送我们这种“特殊人群”。当时我不愿离去,说什么也要服了车费的时候,车主告诉我,一喂顺风车主的群体里,他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车主,也不是最后一个,我们只想用自己的微薄力量,让这场“战疫”能尽快地取得胜利。说完他转身拿起消毒工具,开始对自己和车子进行消毒。

虽然我们彼此都带着口罩,穿着防护服,但是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他帮助人的细心,和抗争病疫的决心。在一喂顺风车平台,他不是这么做的第一人,也不是最后一人。没有过多的语言,默默付出,这才是最令人感动和尊敬的地方!

虽然我以前出行打车没用过一喂顺风车平台,但仅仅是这一次的交集,让我感受到了这是一家有温度的平台。它的温度,不是它有过多少的霸屏宣传,也不是它有多少的用户量,这次关键时刻默默付出带给我的感动和震撼!

最后祝福每一位医护人员、每一位防护工具生产人员、每一位仍在帮助“需要出行的特殊人群“的车主、每一位在一线“战疫”的人员。虽然这个冬天有点冷,但这个春天,一定是阳光明媚!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