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测风云乃异象|百家故事

丰存杰

2020-03-09 22:04董事长,丰存杰,天宫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情感领域创作者,文化领域爱好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人间天宫》第22天:不测风云乃异象

时空交错手法,日记体承载形式,讲述了一个企业蜕变轨迹,(365天真实记载)

2020年2月15日,阴,疫区武汉,昨天晚间7点——9点,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似一块黑布笼罩武汉。电闪雷鸣,被撕裂的天宇,火树银花,天雷滚滚。先是大雨倾盆,再转至冰雹、如天女散花……依据中央电视台气象局预测:未来一个星期,以荆州大地为中心,连带周围部分地区,将会出现强降雨、狂风肆虐、冰雹、极度恶劣的天气情况——在死亡阴霾的笼罩下,内心的忐忑,焦躁、无力、无奈,甚至于某种救赎般的庆幸!都一股脑的郁结在人们的言谈举止,

与待人接物上。那躲闪的眼神和支支吾吾的话语,叙述的破碎,断裂,前言不搭后语,混乱,言不由衷,懦弱,如同此时此刻所呈现的“天象异形”。而存在的危机感,不仅仅是房租,一日三餐,还有对于未来崩塌的恐惧。过往所作所为的悔恨,以及不知所措的惆怅!雨,哗啦啦的下着,偶尔有一阵阵唉声叹气的汽车缓缓驶过,三轮电动车以刺耳的鸣叫,旋转的车轱辘溅起水花,风,在不停地挑逗着窗玻璃。各种树木、花草植物湿漉漉站在风雨中……

当丰子恺走进工厂大门的时候,梁永恒才翻了一个身,也不知道现在几点钟,只觉得时间应该已经不早了!是的,一直是这样,昼夜颠倒的作息时间,是梁永恒这三四年来由来已久的老毛病了……还不到五十岁就已经呈现出了六十岁的身体状况与精神形态,每一天都是朝九晚五的枯燥生活。独属于梁永恒的“生活”,在“此刻”现有的时空格局中;当他以水平的角度、审视自我,和身边的“万类”而此刻只属于其中的这个“宇宙”则是一个不靠谱的存在。逝去的事物,正以不同的面目发生着。正所谓:“感官世界”的宿命论结局。人类危机,或者族群困境,个人苦痛的根源是什么呢?又是一个个问号??

“再高深精巧的科学解决不了人类的诚信问题”。是的……我只能说:“是的”,这一让人沮丧的现实境遇,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始作俑者、都是维护者或破坏者。如果你听见了万事万物的“倾述似的低语”那只是你内心世界具像或者抽象的再现。整个宇宙生命机体,被分解成无法统计的:目前已知的“最小单位是原子,分子,粒子与微分子……”记住!这还没有完——宇宙无限大,而万物可以无限小。有时候会悲哀地想,人类的存在只是一个偶然中的偶然。所以,我们发明了那么多的:宗教,艺术,文学和科学企图解决这一永恒的困惑。人类是什么?人类在干什么?人类要往哪里去?人类来自哪里?以及人类必然的结局……在悲哀驱动力的作用下,人类世界,在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改变着我们自己的命运。也许,死亡就是通向那永恒世界的唯一入口,死亡不是结束,它只是一个开始,漂泊之旅还很漫长,且行且珍惜吧!

所谓人类,只是一个人无数化身

在日常生活中,甚至灾难当前。我们应该秉持怎样的悲悯之心……人道主义信仰,必须是人类文明唯一的“信仰”。这是一种不需要花钱的“自我治愈法”也是自我周全,这即是保命符,它还是养生金丹……常服常用之则可延年益寿,福如东海。屋子里已渐渐暗下来,雨,好像一点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连日来的焦躁,好像越来越严重。人与事物在一种半推半就的尴尬氛围间纠缠不休。因为真的我们谁也离不开谁……彼此交相辉映,彼此心知肚明,彼此寻觅着相似的灵魂,

有限生命阶段,你做过什么?有成果吗?为什么这样做|百家故事

丰子恺进入欧特福超市的那一刻,像物是人非却再一次旧地重游的人一样,心情是复杂的;熟悉的场景,不一样的人群,雨落嵩山寺已昏,当一种意识瞬间闯入,整个人仿佛为之一振。某些片段、故乡残破的旧窑洞,庙会上看戏的人群,第一次被女孩打破鼻子,山西太原,1989年的火车站,平凉市区某个四川人开的饭馆。电光火石一下子全部拥挤过来……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像小孩子怎么也撒不完的尿!有时是雷声大雨点小,而有时是瓢泼大雨绵绵不绝。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