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生命阶段,你做过什么?有成果吗?为什么这样做|百家故事

丰存杰

2020-03-08 19:51董事长,丰存杰,天宫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情感领域创作者,文化领域爱好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人间天宫》第20天:有限生命阶段,你做过什么?有成果吗?为什么这样做

时空交错手法,日记体承载形式,讲述了一个企业蜕变轨迹,(365天真实记载)

人间天宫第20天,梁永恒回忆进入影视剧这行当已经快二十年了。还记得第一次拍摄:电视剧《雪豹》的姊妹篇,《新雪豹》时认识了这位甘肃老乡。他那时给予丰子恺的记忆是深刻的!作为一位跟组武打演员的梁永恒,那时的他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光与积极向上的人生魅力。在电视剧《新雪豹》的拍摄间隙,那时还作为外围武打演员的丰子恺与这位志同道合的老乡,在工作之余还筹备、拍起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电影《天涯兄弟》。那是一段特别难忘的时光,影视剧拍摄不景气的时候,

人生皆苦,这个神奇的世界又是如此乏味|百家故事

丰子恺就在康庄大道别墅区当起了临时保安。为了拍摄这部《天涯兄弟》三四十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像战争时间谍一样,和别墅区的物业公司玩起了捉迷藏。就是为了拍摄一场在别墅里的动作戏!丰子恺是保安当然会有别墅的钥匙。每天晚上八点钟他准时下班,交接完一天的工作,向售楼部经理。还要明确知道经理下班回家的准确时间,因为还有一群人正在等待丰子恺下班、带回来好消息,去拍摄这场特别重要的室内戏。

而梁永恒也为这场戏“请来了三个剧组里的武打演员”,张红波,丁文举,李鹏飞——当然是好哥们过来帮忙的。梁永恒饰演一个独闯黑白大佬巢穴的“好汉”!为了梦想,这帮人就像受过非凡训练的专业特务。有在康庄大道别墅区盯哨的,随时报告别墅区经理是否已经下班回家。有在丰子恺出租屋忙忙碌碌为这场戏准备的,当梁永恒穿上不怎么合身的西服,像模像样地抽着烟,在酝酿属于一个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好汉时”。调皮的李晓敏用她的小米手机咔嚓咔擦拍个不停——当然,她已经把定位于一个正规剧组的“剧照师了”。当我们浩浩荡荡一路杀过去,用第一次看电影的狂热心情,去拍一部自己的电影时,现场闹出了不少笑话。比如:“请来的动作指导也是跑龙套的”!摄影师,化妆,服装,道具,甚至路人甲!全是跑龙套的追梦人。当场记板咔哒一声,过了一分钟还不见演员的行为。

当然,门口的线人暂时还不能撤走!售楼部经理有瞬间就回来的可能,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丰子恺的工作丢了都不算什么大事件。可能还要告我们私闯民宅,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就在这种业余的提心吊胆的拍摄现场,我们一次次的失误、和一次次的哄堂大笑!从刚开始的兴奋再到疲倦……甚至产生了厌烦的情绪。当时每个人都在内心感叹!唉——拍电影可真难真累啊!拍到凌晨三点多了,有的人已经呼呼大睡了。而且还有明天的剧组拍摄工作,

冲动将每个人推向不可预测的命运|百家故事

那场戏就像我们的梦想,一直没被拍完,此刻也正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重整旗鼓,要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像破茧而出的蝴蝶,必须承受黎明前的黑暗,才能神气活现地飞翔在阳光中的旷野。86终于拿出了那舒服的被褥,将两块松木床板放在地上,合起来勉强就是一种双人床。在这个夜晚,他似睡非睡,似醒又非醒。小时候只要梦见“他骑着自行车在一条大河里吃西瓜”。吃了一牙西瓜又吃了一牙西瓜!好像吃了许多个西瓜,一直到他撑起的小肚子像一位未婚先孕的少女时!他才可能停止这猪八戒的所作所为。在捂着肚子满世界寻觅厕所时,他才会被肚子疼醒。然后六七岁的小身板下,则是整个世界地图——只因他长到十三四岁却还有这尿床的坏毛病。从此便得了个江湖名号“86年的绍兴”。(意思是86年的老黄酒)!

可当时光一天天过去,就变成了人们口中的86。而老绍兴根本不会有人提起,更别说什么黄酒了。86在这个特殊的晚上,为什么说是特殊的晚上呢?因为这是他活了三十多岁第一次有这么多朋友给他过生日。而且是第一次过生日,他喝得特别多,没错!他就喝得是86年绍兴黄酒城产的“老黄酒”。86还常常做一个特别刺激,甚至会有生命危险的梦境。他梦见有一股东西在他身后不依不饶地追赶他,

而当他走投无路,因为前面就是一个深渊,而且是没有底的深渊。深渊仿佛是他今生今世唯一的愛慕——每一次他总是毫无顾忌地纵身一跃。因为只要他纵身一跃,就可以飞起来,但每一次那纵身一跃前瞬息之间的抉择让他上瘾。像抽鸦片一样屡试不爽。这是他十八岁之前常常做的美梦,还有,就是常常梦见李海霞,李海霞。多么美好的名字!像春天一样多情 网络上的瘟疫肆虐,被感染的大多数患者绝没有治愈的可能。这部微信头像都带上了口罩,还有一些哭爹喊娘的孝子贤孙……

“网络”是这个时代的广场,会场,排场,气场,歌舞场,战场,操场,坟场,排练场,洗浴场,官司场,法场,官场,一些人的下场,这那么场乌压压拥挤一起——它真就是个“热闹场”。通讯设备有多么高级或者神妙,人类就有多么“孤寂或者无奈”。人类从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热闹过,也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冷漠过!人即需要独处,同样需要其乐融融。缺一不可,非得如此不可……武汉疫情以亘古未有之速,传染了大半个地球。它对于人类恐惧心理的遗传是致命的,更本没有神药可医。人类也从没有像二十一世纪一样这么怕死!曾几何时;我们与死亡的关系是如此亲密、死亦何苦,生亦何欢,熊熊烈火,焚我残躯。多么高级啊!多么诗意,多么悲壮或者神圣,原来,人类之恶皆源自于对死亡这件天经地义的崇高仪式的蔑视与毁弃。我们之所以这般堕落是由来已久的,像侵入灵魂骨髓的病毒。“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药跟解脱!“死亡就是终极价值观与终极意义、终极之美的权威者,

一切赋予或者解释权通通归她所有”。谁也无法真正的有勇气去质疑她——因为在她的石榴裙下“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场儿戏”。当梁永恒莫名的苦痛与烦闷侵袭这个人的时候:“思辨是唯一的解药”。而这个时代,只是我个体命运的旁观者!说句大不敬的话;她也是无能为力的。一切还是一万年前的样子,不会有一丝丝的改变。那年的风,还在抚摸此刻的花朵:而春天则像个恬不知耻的荡妇!于人于己无益。春天来得好突然,我却还穿着棉袄。不要和自己的初恋结婚,因为你总会取到别人的初恋!沉默有时是一堵墙,有时是愛得发狂。在有限的生命阶段,你做过些什么?你是怎么做的?做了多少?是否有成果?为什么这样做?

生死一梦在有限的生命之年,没有思考过死亡这件事情的人;是无知的愚昧的,更是危险的。痛苦是神袛之光照耀你的间隙,请不要盲目地拒绝它。如果你拒绝它,你将永远活在黑暗中。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诱惑,那即是痛苦之源。事事如意的人最怕死,事事不如意的人;和死亡青梅竹马。生命是解药,死亡是毒药,反之亦然。不要给予一个人太多他承受不起的愛恋,不要问我死亡是什么,因为你正在承受,更不要问我我是谁,因为我也不知道。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