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动将每个人推向不可预测的命运|百家故事

丰存杰

2020-03-07 20:01董事长,丰存杰,天宫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情感领域创作者,文化领域爱好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人间天宫》第19天:莫名的冲动将每个人推向不可预测的命运

时空交错手法,日记体承载形式,讲述了一个企业蜕变轨迹,(365天真实记载)

《人间天宫》第十九天人间花落春又至 梦时惊吓问何年,一朝一夕天宫中。凌晨12:16分的天宫文化办公室里,依然灯火通明。丰子恺伸了伸疲倦的四肢,酸涩的双眼被沮丧的情绪挤压得又多了一层鱼尾纹。他缓慢地站起来,双手勉强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可还是眼冒金星的头晕眼花瞬间袭来:“整个房子像剧烈摇晃震颤的电影镜头”。窗外的夜色、也没有哪怕是一颗星星为寂寥的天空点缀一丝丝光亮,夜风摇曳着萧瑟的树木。街头空无一人,对面的楼房也早已熄灭了灯火;在这样的日子里,人们要不是为了一日三餐!绝不会有人会冒着被病毒侵入的危险而走上街头巷尾。天宫文化,也如同2020这个注定了会被载入史册的“年关”!开局之年,而蓬此荆州大疫。文亮悲声高呼:华族危矣!南山身先士卒,领千名敢死之士。奔扑疫区昼夜鏖战……万户闭门谢客,举国人人自危。

命运的无情,人生的遭际。如永不倦怠的潮汐,时刻冲击着天宫文化“关于梦想的营盘”。对于前途的不可预测,对于当下的“瞬息万变之困境”——心里的阴霾就像被疾风骤雨冲刷后的小径。当它终于裸露出事物最本真的一面之词时。唯一可以安抚此种窘迫场面的就只有“平静的思索”。一碗不冷也不热的白米饭下醋溜土豆丝,让丰子恺平静了许多!他强撑着僵硬的身体,关掉了那些一看开头,便知晓结局的影视剧。此刻,地上的锅碗瓢盆多么可愛……插线板还睁着血红色的小眼睛。筷子和勺子舒服惬意的躺在炒锅里,愤怒的铁壶也止息了未静谧时的喧哗!烟灰缸里的烟屁股在一根又一根的渐渐聚集。像早已蓄谋已久马上就要造反的死士——被千刀万剐的白菜帮子,被精雕细刻的大蒜瓣,醋已没有了的醋的色彩;酱油失去了酱油的味道!食用盐像一群失魂落魄的枯萎标本。鸡精包装袋上的老母鸡一声声呼唤着诅咒着黎明前的黑暗。快快离去!“生命的唯一驱动力是“气””。

文学作品一上来就要渲染或者营造一种“叙述氛围”,诗歌,音乐,戏剧,舞蹈,绘画,建筑,雕刻,书法,电影,政治,经济,室内设计,甚至排兵布阵,察言观色,无论是带兵打仗,还是待人接物。御兽于心,鬼神皆惊。你看看自然界的善良与邪恶……便可以小见大,一滴水里悟透宇宙万象。怼天怼地自逍遥,斗神斗己最自在。

苍天已死,众神皆灭。人类忙忙碌碌就是在为自己雕刻“墓志铭”。

我们此时此刻所承受的一切, 都是在为未来买单,或者都是在为过去付账。

2020年2月13日,星期四,当梁永恒发完上面这条朋友圈,他似乎隐隐约约触摸到了来自于“另一个空间独属于另一些人们的悲喜”。而此刻轰隆隆的电闪雷鸣声,将松动的窗玻璃震撼的嗡嗡作响。一下下闪电的波光透过玻璃,在雪白的石灰粉刷过的墙壁上,留下一道道闪烁变化的光斑。地球磁场的核辐射,像被唤醒的史前巨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看客与受难者的唯一区别,就在于前者明白了生命的无意义甚至荒诞的尴尬性;而后者寻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从而去身体力行救赎了前者的所有虚无。

人生皆苦,这个神奇的世界又是如此乏味|百家故事

天宫文化尺度心魔即心佛,大雾弥漫,群鸟啼春,日出时已换了人间。天宫文化核心信仰关注生命凝视灵魂人可贱如蚁亦可美如神街道铺上了一层薄薄的浅浅的黄金色粉墨。太阳以这种方式为万物留下来一点点足迹,二楼以高抛物的搬家方式吓我一跳……一夜未睡,也不觉得困乏。反而有一种疯狂,莫名的冲动将每个人推向不可预测的命运。

如果你是海燕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烈一些吧”。迫不及待的翅膀已跃跃欲试,三千年太少,九万里太短。还有没有更刺激的活法?不屑于碌碌无为却又俗物缠身,不追逐名利却以身处名利中。也许这也不是所谓的宿命!仅仅可能只是一段旅途间的考验。但谁又能经受得住考验——既然一切都没有答案,那么,没有答案就是答案本身。我们越来越远,就像叶子和树枝。啊!根时刻在召唤。如果我们还有根的话,为什么你不再理解我,甚至没有力气吵架,或者相互诋毁。你活在一个美丽的梦里,永远都不会醒来。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悲哀与伤感,断线风筝已经飞翔,远去的故乡没有一只鸟回来,南方的姑娘不属于南方,北方的北风在流浪。家啊家,是一座抵达不了的乌托邦!世界正光速老去,没有什么可以怀念,多余的话不想对聋哑人讲。就这样在大地上醒来,吃着万物亦被万物咀嚼。在没有她的地方想她,一个人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宁。当神死去,痛哭的只有成为不了神的人……

去年的落日照着我,我却没有一丝丝幸福。戒掉了愛情,却没有一封情书值得向人们炫耀。停下来吧!你疲倦的笑容,又要向那一具骷髅乞讨墓志铭。蝴蝶在肩膀上睡着了,人类的疯狂比瘟疫更恐怖。我不怕死,因为死也不怕我。当人们将我渺小的头颅拿去研究——鸿毛是一片片泰山,而泰山是飞累的鸿毛。天下雨了,不是谁在为谁哭泣;而是眼泪在雨中遍寻不觅它喜愛的那一滴。相同的绝望也未必来自于一根骨髓里的清醒。当一个孤寂的白天终于熬至尽头,其实另一个更加孤寂的夜晚的名字叫梦。活着,也死着,清醒亦糊涂。过完夜的人不必联系去过的地方并没有回忆谁也不是谁谁,也只能是谁或者谁都不是谁一双鞋穿出了世界格局一根烟炝到了宇宙你扒拉着我的肋骨,就像我润滑着你的齿轮是不是吃出了什么问题是的,但不值得一提这逆天而行的一答一问悲伤的河流曾经望着我远去霾间雾花笑我痴凌晨四点多钟的街道,只有鸟鸣倾诉着人间的愁苦。像末日过后的城市,一个影子踽踽独行,

横漂广场空无一人;可他听见树丛间一阵阵交谈声,在鸟鸣的缝隙里渗透出来。唉!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人们还是要为自己生计发愁……别的不说:“就那一个月的房租钱就够他们承受的了”。丰子恺开着车这样思考着,路两旁的植物被雾气煮腾着。缓缓的像一副副电影胶片一样闪过车窗玻璃,生活又像回到了原地!只不过比刚开始更沉重了。忐忑,焦虑或者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他的心里。可又一想起东北人的豪爽,以及他们说风就是雨的魄力。让他激动不已——当看见写着:“天宫文化”的牌子时!他的一切苦恼跟疲倦消解了一些,

他缓缓放慢车速,小心翼翼地停在原来的地方。真没办法!在这个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历史节点。可怖的现实境遇真快要把每个人都逼疯了……来开门的还是梁永恒,一直是梁永恒,也只能是他梁永恒!像电光火石一样的念头持续闪过。看着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丰子恺的沮丧情绪又像潮汐一样汹涌。在丰子恺看来:他承受着比梁永恒更多更大的经济与精神压力。成立这公司“就像一场破釜沉舟的行为”。豁出去了,必须成功!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