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行为能影响人|百家故事

丰存杰

2020-03-07 18:47董事长,丰存杰,天宫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情感领域创作者,文化领域爱好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人间天宫》第16天:什么样的行为能影响人

时空交错手法,日记体承载形式,讲述了一个企业蜕变轨迹,(365天真实记载)

是风吗?是风,是风敲击着卷闸门。今天阳光灿烂,就像你的笑容。丰子恺在出来进去的忙碌着,打扫卫生,洗刷锅碗瓢盆。将昨天晚上元宵节的战场清理清理!开窗通风,感受万物。和宇宙共呼吸;暖阳下我迎芬芳,是谁家的姑娘?汽车发动了,人们的笑声时不时地传进梁永恒的耳朵。丰子恺明天就要去工厂里上班了,在此非常时期这对于我们:“天宫文化”是莫大的鼓舞和激励!每一个人都希望着期盼着、疫情快点过去。让生命回归常态,大自然的齿轮不紧不慢,却昼夜不息的运转着。时节已经理财,在这新的一年里;每时每刻都如坐针毡!心里像有十五只吊桶在打水,七上八下的。

《人间天宫》这本日历版的天宫文化史。以一天一夜24小时为叙述轴,立足于:“此刻这个时空节点”。书中主要的叙述线索以人物为线头!以意识流的魔幻现实主义的审美趣味,在所描述的人物身上发现时代的蛛丝马迹。重在参与,有一个小小的野心或者抱负!中国或者世界各个民族的文化史。都有正史与野史之分,《人间天宫》企图在正史与野史之间:这个尴尬或者平庸的中间地带。构筑个人历史想象力的精神源头,比如说:在接下来的篇幅中会插入“被狼亲吻的孩子”与(鼻子上的江湖)这两个故事原型来自于,丰子恺的姑姑和大伯。梁永恒身份证的丢失!也就是以前那个梁咏鸿也被放下了。

神奇的是:丰子恺也是在同一天丢失了身份证!所以,以前那个丰泽凯也被放下了。新生的丰子恺与梁永恒联合创立了:天宫文化。盲目的人有盲目的悲伤,聪明的人被聪明所击倒。世界是一直被人类宠坏了的孩子;当一只小狗乞求时间的宽恕,这种行为艺术已经让它口吐人言。大海,刑天卷刃的手术刀。白骨裸露的土地是春天唯一的城池。诗人诗评家陈超先生言:加入人类精神共时体的宇宙矩阵。守望护佑生命灵魂……将我们越来越堕落的生命,上升再上升至万物之灵长的位置。同谋作者:博尔赫斯钉我上十字架,我当为十字架和钉子。递给我酒杯,我当为毒堇。欺骗我,我当为谎言。点燃我,我当为地狱。我当赞美并感激时间的每一刻。我的食粮是万物。宇宙的精确重量,耻辱,欢愉。我当为伤害我者辩护。

我的幸运或我的噩运无关紧要。我是诗人武汉春之祭就像你就像我就像生就像死泣血天使的独舞断头瘟神的肆虐大海,刑天卷刃的手术刀白骨裸露的土地是春天唯一的城池盲目的人有盲目的悲伤聪明的人被聪明所击倒世界是被人类宠坏了的孩子蝙蝠,或者华南海鲜市场凭空消失的小狗又回到了另一个笼子里早就带好的口罩此刻,只是另一场预演鬼市交易讨价还价的小商小贩这皮肉生意忘记了灵魂的买卖李医生或者八天使仗义执言者身先死无知官员或者愚蠢某某警察一个族群的受辱史熬成了一锅叫2020的祸国殃民汤人类为之毛骨悚然的间隙阴毛阳谋论者哗众取宠摩拳擦掌于网络世界这二十一世纪的第三个十年每一个人都是同谋者都有可能是被瘟神征服的疆域我们东躲西藏羞于承认病毒早已侵入人类灵魂这一事实闪烁的电脑屏幕让丰子恺烦躁,

我们爱过、追求过,活过|百家故事

就要结束这种看不到希望却一直希望着的事物。加上睡眠还有十个小时,他又要踏入那曾经熟悉的东磁组装车间。而梁永恒并不知道这个东磁是做什么的!听丰子恺说:好像是一种电器里的线圈。为了天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运转起来,他就要告别目前这种困境;走入一个陌生的群体,一种奋发图强的的,或者也乏味的生活。一个班十二三个小时,早晨八点至晚上九点……一天三餐。有时也自己吃早餐,有时在厂子里解决。他开着自己的车、来回十几公里路,一个月五六千块钱;皆用在了天宫文化。

因为疫情影响,开业至现在还是没有招聘到公司所需要的创意人才。张小寒那一次的到来,带给天宫文化不小的信心。在那一次手忙脚乱的面试后;如同落入大海的石头、她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当我们的生活需要放在显微镜下认真观察时,那么我们的生活真的出了问题!戴口罩,吃药,注意个人卫生与防护。人们在街道上相互遇见,要不就是直视前方,擦肩而过,要不就是羞涩地扫视一眼,即而慌张的逃避着…这彼此心知肚明却无可奈何的现实处境!每一次,李浩然总是对冰天雪地的俄罗斯念念不忘!自学俄语,上网了解关于俄罗斯的方方面面。每一次,他的第一句话必然是;俄罗斯如何如何……真能把人烦死。

本书是维克集团总裁亲身的创业经历,详细讲述了他利用8年时间从拥有两名员工的广告公司到壮大成为一个拥有广告公司、装饰公司、婚庆公司、商业酒店等项目的庞大商业集团的真实经历。本书披露了他创业过程中遇到的许多问题以及解决方案,更有他的创业思路与他对现代管理独特的理解。其中涉及对员工的管理、自我管理与提升、财务管理、市场营销等方面的管理经验。

就是在去往十里街7号公寓梁永恒房间的路上。每一条小巷或者胡同都被横店镇疫情防控委员会的人给封了。只留南至明清宫苑,北到康庄路的一条主道作为人们的必需之途。抱着李浩然的仨瓜俩枣,什么洗漱用品啊、电饭锅,以及一些没有吃完的方便面。全部一股脑地用一张天蓝色绣花床单包着。被梁永恒像抱孩子一样抱着,李浩然则提着一些衣服,鞋子,用两个超市那种可多次使用的红色布环保袋提着,肩膀上的灰色双肩包一起一伏。两个人也都带着口罩,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走着!

李浩然说:你感觉咱们俩个像不像电影:《末日逃亡》里的人物?梁永恒比李浩然年长十岁!他即好像在听,又好像没在听;却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用喉咙鼻腔的共鸣音心不在焉的回答着李浩然的问话,说起影视剧:梁永恒不能说是权威或者专家吧!最起码,那也是影视剧的狂热发烧友。可他此刻却干笑着,一副不置可否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李浩然之后还说了许多……但就像对牛弹琴一样,梁永恒只是默默地走着。也不知道他到底听进去了多少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