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吸血边歧视,谷歌对中国开发者的态度为何如此傲慢

科技梦

发布时间: 20-03-0615:49

每个行业从诞生到发展,总会催生一些巨头企业,这些巨头企业有些竭尽全力为行业做表率,引领行业不断发展和进步,而有些巨头则凭借市场主导地位不断作恶,最终走向灭亡,最终被新的巨头替代。最近,互联网巨头谷歌又作恶了,2月中旬,谷歌再次下架了Google Play中近600款应用,用的理由是违反“平台广告政策”,包括猎豹移动旗下约45款APP在内的多个中国开发者应用也在下架之列。

近几年来谷歌在安卓生态领域动作频频,正应了那句老话“免费的才是最贵的”,安卓的开源给了手机厂商和应用开发者在初创时期极大的方面,现在到了收割的时候了。实际上,近几年来广大开发者,尤其是中国开发者“苦安卓生态久矣”,因为谷歌的选择性收割总是带着政治偏见和歧视,作为全球数量最大的中国开发者群体,被谷歌“敲骨吸髓”的频率愈来愈高。

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创新作为全球重要的两极之一;中国手机企业目前在全球市场前TOP10品牌中拥有8大品牌,Others品牌中也几乎都是中国品牌,市场份额整体高达65%;中国是智能手机用户数量最多的国家;中国的移动应用开发者数量也是全球最大的。如此前提,谷歌却为何对中国开发者如此傲慢,边吸血边歧视?根源还在于谷歌的政治偏见和其在全球的垄断地位。

从斯诺登揭露的“棱镜计划”中谷歌私下向美国政府提供大量用户数据,操纵媒体舆论影响美国大选,以及近年来主动与美国政府合作,比如参与军方“Maven项目”、竞标美国防部“JEDI项目(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来看,当年其主动退出中国市场的借口并不存在,“Do the right thing”实际上更多基于谷歌的“商业正确”。在中美经贸与科技产业摩擦的情况下,谷歌的选择是坚定地与美国政府站在一起。比如在制裁华为事件中,谷歌作为首批站出来的企业,停止了对华为的GMS授权,在面对中国开发者的时候也同样如此。

据业内人士透露,Google目前重点核查中国开发者,在审查上同其他区域的开发者规则不同,区别对待。比如此次猎豹移动45款应用被下架事件,也同时涉及到了欧美开发者,欧洲公司基本上30天内就全部恢复了,但是很多中国公司,包括猎豹移动直到最后也没有通过,此次下架事件更像是一次针对中国开发者的打压,如此歧视,如何让开发者心安。猎豹移动只是开始,绝不是唯一,而对于其他开发者来说,除了接下来要更加小心翼翼之外,最大的期待还是来自中国监管部门的立法支持。

除了政治偏见以外,谷歌对于中国开发者傲慢与歧视的底气还在于其仗着垄断地位的有恃无恐。谷歌GMS的优势在于欧美成熟市场的用户习惯与服务依赖性,中国市场由于自成体系,在早期发展中并未受制于人,然而随着中国企业走向海外市场,就不得不适配GMS服务,只有安装了GMS才能调用谷歌的服务,通过GMS商业服务,谷歌加强了对厂商的影响力(比如这次取消对华为的授权),大大加强了对开发者的商业控制力(比如对中国出海企业的处罚),同时谷歌“全家桶”服务也深入到用户生活中,短时间内很难被替代。这也是谷歌屡次歧视中国开发者,并不断做出“卸磨杀驴”举动的底气。

早期谷歌为了提升应用数量并吸引开发者,谷歌主导了所有的广告开发,并扶持了很多开发者,然而随着生态搭建成熟后,谷歌屡屡过河拆桥,蛮横地封杀账号扣押中国开发者的资金收益,比如2019年7月触宝的部分应用被突然下架,恢复上线两个月后,再次被下架;APUS则更惨一些,是第一家被谷歌收割的企业,创立于2014年的APUS是最早出海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之一,自主研发的智能手机用户系统软件及服务,向海外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用户提供手机管理和互联网信息入口服务,产品支持超过25种国际语言,遍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用户已达14亿,但在2018年9月,APUS的Google广告账号开始被谷歌无故封禁;此次猎豹移动被下架,与APUS的遭遇非常相似,不同的是猎豹移动的受创更加严重。

毫无疑问,中国开发者早已受够了谷歌的傲慢与歧视,只是警觉的不够早,直到被刀架在脖子上才有所动作,如果中国企业能早一点觉悟,海外市场的拓展就不会如此艰难,不过目前看来,不止中国开发者和用户对谷歌深恶痛觉,全球的用户也都有所共鸣,这从华为推出的HMS服务和OPPO、vivo、小米三家共同推出的GDSA服务能在短时间内铺开市场就能看出。数据显示,2019年,华为AppGallery应用下载量达2100亿次,截至2020年1月份,HMS覆盖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用户量超过6亿,其中月活用户达到4亿。GDSA官网显示,其服务目前已覆盖了印度、印度尼西亚、俄罗斯、马来西亚等9个国家及地区。如果谷歌对中国开发者的傲慢与歧视持续下去,那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危与机是并存的,危是短期的阵痛,机则是拓展新兴市场,逐渐替代谷歌。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