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视新冠肺炎治愈者,也是一种病

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 20-03-0518:16人民日报社

▲资料图。图文无关。图/新京报网

最怕的就是,躲过了病毒,却被当做了病毒。

日前,有媒体对当地的新冠肺炎治愈出院者做了一番采访调查,发现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遭遇了各种歧视。如一位严先生就说到,出院后人还没到家,就收到了朋友的消息:有邻居把他的个人信息发在了微博,自称是“正义”行为;有邻居说他是妖怪,要把他赶走。

歧视新冠肺炎患者,本就已经很扭曲了,还自以为这种歧视是“正义”的,这更为可怕。单就拿非法曝光他人隐私还煽动人肉、辱骂这点来说,就没有正义可言,只能处于正义的对立面。

歧视治愈者,也是一种心理病,得治。怎么治?换位思考是最简单的方子。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被感染的是自己或自己的亲人,好不容易战胜病毒出了院,愿不愿意面对这种冷嘲热讽和异样的目光?

一个正常的社会,不会让被治愈者刚走出医院,又进入一个充满病态眼光的环境中。

他们原本是我们的同胞,也是同袍。

就新冠肺炎治愈者来说,国家诊疗方案对出院标准都有明确规定,最新方案指出,确诊病例在原有核酸检测和测序基础上增加“血清学检测”作为依据,出院患者“应继续进行14天自我健康状况监测”改为“应继续进行14天的隔离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

患者走出医院,其实并不容易。无论是政府还是医院,出于疫情防控的目的,都不会轻易将那种不确定性投放到社会中。

而回看一些过激反应,已经不仅是处于道德范畴,而是突破了法律边界。

如曝光治愈者的隐私,如辞退治愈者的工作。2月5日,湖北的一位姚女士,刚被治愈出院,就接到通知:所在公司因其确诊过新冠肺炎,决定自2月10日起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消解这种歧视,显然不能仅仅指望那些大众或企业机构“自愈”。一方面,对于治愈者的个人信息,有关部门要做好保护工作,堵住泄露的阀门;另一方面,对于明显触及人格尊严的侮辱谩骂,对于侵犯治愈者个人权益的行为,也要依法给予打击。

我们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歧视被治愈者?

不是因为我们要用爱发电,而是不歧视他人,本身就是一种自我救赎。就像这次疫情,没有被感染的大多数是幸运的,但这不代表我们会被锦鲤附身一辈子。

人总有落难的时候,当那个时刻到来,我们都希望自己看到的是温暖的援手,而不是冷漠的目光。“隔离病毒,不隔离爱”……这句屡被提及的话,寓意也在于此。

我们倡导不要歧视治愈者,也并不是说,你就可以去歧视还在接受治疗的患者。我们反对的,是一切歧视本身。

没有完美之人,这就决定了人活于世,总有些你不如他人的地方。今天,你在这方面歧视别人;明天,你就可能在别的方面遭受一样的目光。

歧视是一种病,且病在人心。收起异样的目光,报之以关爱和鼓励,是为了他人,更是为了自己。

(来源:新京报网)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