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成举、符梦思:疫情防控两头隔离现象该变了

环球网

发布时间:03-0305:32

自2月中旬,中央明确提出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两手抓以来,各地均在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开展了复工复产的有效行动。但从笔者所在团队调查的情况看,除湖北以外,多数非重点疫情地区的农民工外出复工情况并不理想,截至2月29日的调查显示,村庄劳动力跨区域流动比例提升至30%左右,而多数农民工外出复工时间并不明确。

笔者家乡在河南省洛阳市,截至3月1日24时,洛阳市已经连续16天没有新增病例,洛阳市确诊的31例新冠肺炎病例,也于3月1日清零。但在洛阳,不光是农民工外出复工面临较多障碍,还有许多在国有或中小企业工作的从业者也面临着复工难题。笔者的多位高中同学在囯有或私营药企从事营销工作,他们在2月中旬就已经收到所在企业的复工通知,但从家乡所在的县来到市区后仍要居家隔离,他们目前的业务只能依靠微信、电话等方式居家办公,办公效果很不理想。市区内很多的个体经营者也都没有正常营业,餐饮和住宿也都极为不便。

农民工复工复产除了心理障碍、对外出务工地社会接纳情况的担忧和对务工收入的担忧等之外,更为突出的一点是,外出流动面临着两头隔离的问题。这不仅会让外出复工者面临较高的时间成本和生活成本,进而挫伤劳动者复工的积极性,同时也会增加复工者所在企业的运行成本,导致企业对于复工缺乏实质动力。在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下,继续做好隔离是应有的基本举措,但隔离所带来的成本以及隔离举措本身的优化都是需要我们思考和讨论的。

为保障有序复产复工并逐步实现经济社会健康运行,我们需要对隔离举措进行调整优化,同时也应对隔离带来的成本建立分担机制,具体建议如下:

第一,对于本市范围内的务工流动者在其提供了健康证明、隔离档案和复工证明等材料的情况下,无需再进行14天居家隔离。

第二,对于确实有必要在务工地进行隔离的务工者,由务工者个人、用人企业单位及地方政府合理分担隔离产生的生活成本和防护费用,以提高劳动者的积极性,减轻其经济和心理负担。

第三,畅通农民工外出务工的流动通道,将之前以点对点为主的劳动力流动方式转变为依托公共交通运输为主的方式,当然这需要加大公共运输交通工具对外出流动者的健康监测,做好公共交通应对疫情防控的应急预案。

第四,推进健康申报制度省内全面落地和跨省互认,外出或返回人员须持有输入地或输出地提供的健康证明,除发热咳嗽等症状外各地不擅自增加限制区域和限制措施,保障复工复产工作的有效推进。

第五,对于疫情轻微地区,个体经营者和医院医护人员在结束自身隔离后,如果无任何不良反应可以进行复产复工,但是必须做好消毒、戴口罩等日常防护措施,以为其他行业的复产复工提供保障。

疫情防控不仅考验各级地方政府的统筹治理能力,同时也考验社会各界面对重大风险的创新应对能力。在统筹做好经济社会发展和疫情防控的既定目标下,我们不仅应高度重视疫情防控工作,同时也应该为经济社会发展留有足够的活力空间,复产复工不仅是抗击疫情的有力举措,同时也是有序恢复经济社会发展的必要选择。统筹疫情防控不仅需要各地政府落实好主体责任,同时还需要在不同层级和不同区域政府间建立信息共享、资料互认和沟通协调机制,如此才能够在流动中国的背景下打赢疫情防控攻坚战。(作者分别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副教授、学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