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在行走|古镇上的“豆腐西施”

封面新闻

发布时间:03-0114:34

赵平

对川南的罗泉古镇,我是一直抱有好感的,否则也不会几次三番到这里来。

已经入冬了,镇子周边的山野田间飘起薄薄的雾霭,寒意渐浓,林木萧瑟,天空也有些阴沉。走过古色古香的五里长街,镇边子来桥头的貔貅石雕旁,就是我熟悉的那家豆腐店了。每次来古镇,我都会到这家豆腐店买上几斤豆腐包子。

罗泉豆腐名气很大。许是这里的水质好,工艺精,古镇老街上,经营豆腐的作坊、烹饪豆腐的餐馆一家挨一家,刚点制而成的豆腐就摊在大簸箕上,摆在老街两边的小店前,一方一方白莹莹、厚笃笃,看着就喜人。经过老餐馆里能干的厨师之手,麻辣鲜香的红烧豆腐、味道鲜美的豆腐包子,香气四溢。中午,我和同行朋友就在一家餐馆点了熊掌豆腐、麻婆豆腐、豆腐包子,痛痛快快饱餐了一顿。

这豆腐包子有些类似川菜中的“口袋豆腐”“怀胎豆腐”,是将细白嫩绵的豆腐切成小块长方条,正中划上个口子,塞进调好的肉馅,再均匀裹上一层当地出产的红苕粉,最后下油锅煎炸定型。当然,这只是半成品,你还得备齐姜蒜泡椒、郫县豆瓣等等作料,按照家常红烧的做法烹制一番,才能品尝到豆腐包子独有的风味。

老街豆腐店的主人是位三十来岁的大姐,一头黑亮的长发随意绾扎在脑后,腰间的蜡染碎花围裙显出窈窕的身段,还隔着一段距离就笑嘻嘻的向我们打招呼,叫人立马生出几分好感。前次来罗泉,同行的朋友私下里称大姐“豆腐西施”,不过,她可不像鲁迅先生笔下的“豆腐西施”杨二嫂,这位大姐说话做事干脆利落、泼辣爽快,是位很有个性的人。

走拢小店门前,大姐正在油锅边上手脚麻利的炸着豆腐包子,阵阵缭绕的青烟让她姣好的面容若隐若现,像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大姐边和我们摆起龙门阵,边手脚不停围着油锅打转。油锅前面的桌子上是几个铮亮的金属大盘,盘子里整整齐齐码放着填满肉馅还未下锅的白生生的豆腐块、黄澄澄油亮亮已经起锅的豆腐包子,像极了刚从牌盒子里倒出来正要开打的几铺麻将,配上旁边淡黄色的豆腐干、鲜红瓶盖下红油浸泡的豆腐乳,那颜色搭配得煞是好看。

朋友被桌上一包包色泽淡黄、形状均匀的豆腐干吸引住了。“大姐,我尝一块要得不?”“咋要不得呢,不关事哈。”大姐快人快语,一边用漏勺捞起油锅里的豆腐块沥油,顺手又递过来一袋抽了真空的豆腐干。“不好意思哦,我手上不空,你们自己打开随便尝。”

罗泉豆腐好,豆腐干自然也就巴适,不咸不淡,醇香细韧,越嚼越香,硬是吃了一块就想二块,其他古镇上的豆腐干是很难找到这种口感的。我们七手八脚撕开袋子,直接用手拈起豆腐干就往嘴里塞,大家伙儿你争我抢,吃得啧啧有声。隔着锅台,大姐望着我们笑出了声,脸上掩不住的快乐像冬日里吹来了和煦春风。

这一次,我又在大姐店里买了几包豆腐干和满满一盒豆腐包子。我想,我这是把古镇的千年滋味带回家了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