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在山东枣庄:那个游子魂牵梦萦的地方

我是陈不不

发布时间:02-2923:24

我的家乡在山东枣庄。十八岁那年,我离开家乡,来到长春求学。成长,求职,安家,十年过去了,我从一个青涩的大男孩,步入而立之年。

十年之间每次回家,家乡都能给我耳目一新的感觉。高中母校后山的荒芜,变成了绿茵草地;车站前的柏油马路又宽了几许,高楼大厦层层迭起,甚至连家门口的泥路,也焕然一新,变得宽敞整洁。

家乡的变化给我一种强烈的感受:她和我一起,奋力成长。她让我见证:那日新月异的变化,就是奋力发展的结局。

家乡的风土人情,是我人生最初的颜色。

她的风,她的土,融化成一股春风,时常在我身边吹佛;她的人,她的情,融化成一句叮咛,时常在我耳边萦绕。

家乡枣庄的风景秀丽,文化斐然。

这是一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英雄城市。

1938年,与侵华日军展开大规模的台儿庄会战,赢得了空前胜利。1940年,在枣庄成立的铁道游击队与日军斗智斗勇,击败日本侵略者。

无数革命烈士的鲜红血液染红了这片土地。这是家乡人民爱国爱民情怀的原始底色。

家乡枣庄的土壤肥沃,资源优厚。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微山湖上,荷花静悄悄地绽放,湖里的鱼儿欢乐生长。每当夕阳西下,渔夫驶着船儿,满载而归。炊烟袅袅,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开始享受大自然的馈赠。

就着荷花香,饭桌上,四眼鲤鱼肉质细腻,洁白的藕味道鲜美,咸鸭蛋“蛋白似玉,蛋黄似红橘”,伴着家人们的欢声笑语,这就是小镇人们的幸福日子。

最让游子念念不忘的家乡特色,就是菜煎饼和辣子鸡。久别家乡的游子一下火车站,直奔一家排起长队的小店,那正是家乡特色--菜煎饼。外皮酥脆金黄,内馅是时下新鲜营养的蔬菜。来上一口,那就是万千游子想家的味道。

在道路的尽头,就是铁道游击游击队纪念碑,在这里缅怀先烈。

爬上去,走下来,正入眼的就是,辣子鸡。肥美的农家笨鸡,鲜香可口。来上两个烧饼,让人大快朵颐。辣中有香,辣而不过,吃起来虽满头大汗却欲罢不能,正所谓“鸡香飘十里,客坐十里外”。

家乡的人们淳朴热情,勤劳大方。

我的家乡枣庄历代名人辈出,孕育了人类造车鼻祖奚仲,主张“兼爱、非攻”的科圣墨子,“好客养士”的孟尝君,足智多谋、能言善辩、勇于自荐的毛遂,“凿壁偷光”的西汉名相匡衡,《金瓶梅》的作者贾三近。

杰出的文人墨客,影响着这里的一代又一代人。他们勤奋好学,吃苦耐劳,一步步地从农村走向城市,从贫穷走向富有。

家乡的情是宽厚慈悲,仁爱温情。

这是我人生的底色,也是人性的边界。我在家乡出生长大,经历了非常平凡,但对我来说却是特别重要的人生阶段。

那里有吃苦耐劳奋力向上,托举我的父母;那里有爱我,教我,听我,训我的启蒙老师;那里有和我一起苦中作乐,度过艰苦的求学岁月的朋友。也就也是在那里,我初识了人生的伴侣。她和我一起,离开故乡,拥有了自己的小家。

我人生最初的,一切幸运和收获都来自我的家乡,以后人生的很多境遇,也将注定与她息息相关。虽然我已离开家乡十年,但是,家乡对我的养育和塑造,那些风土人情的耳濡目染,早已深入我的骨髓。

无论我淘气还是聪明,无论我悲伤还是落寞,出走家乡的这些年,似乎只要回头,就能看见家乡母亲般安静的微笑,她赐予我勇敢的力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