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案律师被指“能力不强”,张起淮:另有所指,不做评论

大白财经观察

发布时间:02-2920:22

【撰文/张喜斌 统筹/刘姝蓉】今日(2月29日),网上一篇疑似孙杨母亲的朋友圈文章引发网友关注。该网传文章称,“律师能力不强、资历不够、多次在关键地方遗漏孙杨的证词和对方的致命弱点”。今日下午,孙杨的代理律师张起淮表示:“孙杨的代理律师主要包括两名瑞士律师、北京的一位律师,还有我。代理律师的情况在国际体育仲裁院的仲裁裁决中均有记载。北京这位律师参加了国际泳联的听证,在国际体育仲裁院仲裁阶段被解除委托。解除对北京这位律师的委托后,在国际体育仲裁院开庭前又增加在瑞士的长沙籍访问学者罗律师参加”。

图为孙杨和张起淮

(一)

疑似孙杨母亲发文称“律师能力不强”引发关注

据了解,今日,网上一篇疑似孙杨母亲的朋友圈文章引发网友关注。该文章称,“孙杨的律师能力不强、资历不够、多次在关键地方遗漏孙杨的证词和对方的致命弱点”。随后,该文章引发关注。

图为网传文章

(二)

张起淮:网传文章中律师并不是我

今日下午,孙杨代理律师、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起淮接受大白新闻的采访时称:“该网传文章中所说的律师并不是我,只是大家比较了解我代理了此案,就出现误解了”。

大白新闻:孙杨案有几名律师?各自有什么分工吗?

张起淮:孙杨的代理律师主要包括两名瑞士律师、北京的一位律师,还有我。代理律师的情况在国际体育仲裁院的仲裁裁决中均有记载。北京这位律师参加了国际泳联的听证,在国际体育仲裁院仲裁阶段被解除委托。解除对北京这位律师的委托后,在国际体育仲裁院开庭前又增加在瑞士的长沙籍访问学者罗律师参加。

其实律师没有做专门的分工,我是在两位瑞士律师第一次抵达中国杭州的时候开始介入的。当时北京这位律师与两位瑞士律师在一起调查取证。那个时候,两位瑞士律师的人选已经选定。国际泳联听证会结束后,孙杨及其亲属越来越感到北京这位律师能力不强,存在不少问题和失误,所以孙杨这一方做了很多努力,才得以表达自己意愿解除对其的委托。当孙杨亲属对指定律师不满时,我提供帮助向其推荐了中国著名的国际大律师陶大律师。

后续是瑞士律师和我相互配合,处理孙杨在国际体育仲裁院的仲裁案,但海外的司法程序还是以瑞士律师为主。

大白新闻:您为什么会成为孙杨的代理律师?

张起淮:我是孙杨的常年法律顾问,曾代理孙杨处理过名誉权纠纷、物权保护纠纷等案件,也因此直接接受孙杨委托参加其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国际泳联案的相关案件,并非第三方为孙杨指派的代理律师。

我担任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武汉仲裁委员会、厦门仲裁委员会、廊坊仲裁委员会等多家仲裁机构的仲裁员及英国皇家仲裁员协会御准仲裁员。仅2019年,我担任首席仲裁员裁处各类商事纠纷案件达十余起,标的额累计高达人民币数十亿元,案涉航空、航海、国际贸易、建设工程、房地产等诸多领域,三次在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未曾协商的情况下被双方同时选定为仲裁员。

大白新闻:针对网上的传言,您有想过要发声明澄清一下吗?

张起淮:每起案件都涉及当事人的切身利益,有的甚至关乎国家荣誉,所以我对每起案件都尽职尽责,无愧于当事人所托。对于网上的言论,我也没有想过过多的澄清和反驳,我的敬业和专业有目共睹,清者自清。

大白新闻:关于仲裁案的输赢,您觉得和哪些因素有关?

张起淮:对于同样作为孙杨代理人的律师同行,我不做评判。但是当事人及当事人亲属有权发表自己的真实想法,其评价的高低和虚实自有公论。在案件代理过程中,我们代理人一致认为孙杨及其亲属都是善良且友好的,向代理律师提供了非常到位的配合。我在孙杨案的代理过程中,尽心尽力尽责,没有失误和让孙杨家人对此案代理的不满,对其他人不加评说。

而案件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证据、选择律师、选定仲裁员三个方面。

关于国际体育仲裁院于2020年2月28日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诉孙杨、国际泳联案(案号CAS2019/A/6148)作出的仲裁裁决的相关事宜,以我此前发表的《律师声明》为准。后续我与孙杨将进行的配合在《律师声明》中也有提及。

存在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

国际体育仲裁院偏听偏信,对规则和程序视而不见,对事实和证据置若罔闻,对谎言和假证悉数采信,基于谎言和偏见,作出了黑白颠倒的仲裁裁决。

兴奋剂检查官曾于2017年因不具备有效资质被孙杨投诉,该投诉至今未决,本次检查明显属于兴奋剂检查官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尤其是,其在国际泳联听证时及在国际体育仲裁院出庭作证过程中,始终在歪曲事实、自相矛盾、谎话连篇,甚至在国际体育仲裁院出庭作证时连其在国际泳联听证时所作部分符合客观事实的陈述也再次以谎言彻底否定。国际体育仲裁院没有对兴奋剂检查官提出质疑,全部采信其不实陈述,并将责任归咎于孙杨,既不客观,也不公正。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但国际体育仲裁院却没有在此情况下作出独立判断和公平公正裁决。

(三)

《律师声明》

据悉,今日13时许,张起淮律师在其微博发布了律师声明,全文如下:

律师声明

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张起淮律师依法接受游泳运动员孙杨的委托,就国际体育仲裁院(CAS)针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国际泳联(FINA)一案(案号CAS2019/A/6148)作出的仲裁裁决,发表律师声明如下:

一、2020年2月28日是黑暗的一天,它让邪恶战胜正义、强权取代公理的一幕展现于公众眼前。这一天,国际体育仲裁院(CAS)偏听偏信,对规则和程序视而不见,对事实和证据置若罔闻,对谎言和假证悉数采信,基于谎言和偏见,作出了黑白颠倒的仲裁裁决。对于国际体育仲裁院(CAS)作出的裁决结果,孙杨深感震惊,坚信自身清白,并将依照司法程序维权到底。对国际体育仲裁院(CAS)在审理本案过程中存在的一系列程序性错误,孙杨将依照法律程序在30日内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二、本案因2018年9月4日赛外检查引起。孙杨在客观上并未实施干扰兴奋剂检测或者拒绝提供样本的行为。事发当日,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兴奋剂检查官临时告知所谓的血检官(无资质、无授权、检查时属异地执业违规抽血)、尿检官(无资质、无授权、未经培训)参加检查。孙杨自得知需对其进行赛外检查起一直积极配合。但在检查人员进入检查室前,尿检官便一直打开手机违规拍照摄像,严重侵犯了孙杨隐私权,直至孙杨制止。在此情况下,孙杨虽提出异议并在第一时间请示领导,但在等待领导决定的过程中,仍配合后续的抽血工作。领导在了解相关情况后,与检查人员进行了充分沟通,核实检查人员的授权、资质等问题,检查人员同意不带走血样,同时提出了将血样和外包装分离的建议,各方当场签字认可了前述事实。因检查人员不具备有效授权,兴奋剂检查官临时通知未经培训、没有资质的人员参与检查,尿检官违规拍照摄像等问题,最终检查人员主动放弃此次检查。

值得注意的是,兴奋剂检查官曾于2017年因不具备有效资质被孙杨投诉,该投诉至今未决,本次检查明显属于兴奋剂检查官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尤其是,其在国际泳联(FINA)听证时及在国际体育仲裁院(CAS)出庭作证过程中,始终在歪曲事实、自相矛盾、谎话连篇,甚至在国际体育仲裁院(CAS)出庭作证时连其在国际泳联(FINA)听证时所作部分符合客观事实的陈述也再次以谎言彻底否定。

国际体育仲裁院(CAS)没有对兴奋剂检查官提出质疑,全部采信其不实陈述,并将责任归咎于孙杨,既不客观,也不公正。对于检查人员存在的违法违规、虚假陈述、提供假证等问题,孙杨将予以起诉,严肃追究。

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是本案的当事人,同时也是《检查和调查国际标准》的制定者与解释者。即: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但国际体育仲裁院(CAS)却没有在此情况下作出独立判断和公平公正裁决。对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等机构在组织上、规则上、程序上存在的漏洞及其相关人员仲裁程序中歪曲事实、滥用权力等行为,孙杨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四、体育领域中,部分国际组织拥有强权,且独断、专横,甚至扭曲了本应平等保护国际组织和运动员的规则,但国际社会对此缺乏监督和约束机制,以致此类组织或者其授权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行使权力时不遵守程序规则,甚至带有民族偏见、国家立场,严重违背体育精神,侵害了运动员的正当权益,阻碍了体育运动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对于这种行为,孙杨绝不容忍,且将坚持依法维权。这不但关乎孙杨的个人权益,也关乎所有运动员的正当权益,关乎奥林匹克精神的维系和传承。

五、令人欣慰的是,长期以来,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浙江省体育局、中国游泳协会和中国国家游泳队给予孙杨充分的信任和支持。尤其是,在国际体育仲裁院(CAS)作出裁决后,中国游泳协会第一时间发声,并对仲裁过程中存在的诸多违法行为进行了揭露,表示全力支持孙杨继续以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呼吁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体育组织、兴奋剂检查代理机构改进和完善规则,严格执行规则,尊重运动员的合法权利,这些发声和呼吁是对孙杨最大的鼓励和支持。

最后,孙杨衷心感谢祖国的培养,感谢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浙江省体育局、中国游泳协会、中国国家游泳队等各级领导给予的关心和帮助,感谢国内外体育爱好者、媒体界朋友及广大网友的信任和支持!尽管偏见和谎言犹如黑夜,可能会暂时蒙蔽世人的眼睛,但不可能阻止黎明的到来,我们拭目以待!

特此声明

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

律师:张起淮

2020年2月29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