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青年英雄谱|衡阳十勇士逆行记

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02-2101:42

战疫中的每一个背影都值得被铭记。在武汉最危险的时候,衡阳有十个小伙子逆行而至。

“听说武汉现在是最危险的地方了,你不能去”

1月31日晚上6点,衡阳市常宁的“80后”小伙刘文红,自驾逆行北上,从衡阳抵达武汉雷神山医院建筑工地。同行的还有他两个“90后”同事,朱巍和王辉。

刘文红是衡阳市一家网络技术服务公司的网络工程师,也是一名单亲爸爸。

1月30日,他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武汉雷神山医院建设指挥部紧急招募网络工程师志愿者(无任何报酬)的信息,当即与同事朱巍、王辉沟通。

“雷神山医院建设紧缺网络工程师,但没有报酬,我们去支援不?”

“好!明天就出发!”

三人迅速达成一致,第二天便动身了。

▲左三刘文红 左四朱巍 左六王辉 (来自网络)

临行前,刘文红将孩子拖付给老家的父母照顾,他的儿子紧紧拉着他的衣袖说:“爸爸,不能去,听说武汉现在是最危险的地方了,你不能去啊!”

“孩子,武汉正是需要大家帮助的时候,就是因为危险更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帮助啊。爸爸是男人,男人就应该干男人该干的事。”

刘文红在儿子心中印下了“男儿当自强”的英雄形象。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疫情爆发的地方会死人的啊。”

朱巍从小到大都是妈妈的乖儿子,这一次,他“叛逆”了。

“崽啊,回来吃饭了。”朱巍刚到雷神山医院建筑工地,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他的母亲还不知道自己的乖儿子已经是逆行者中的一员。

“崽啊,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疫情爆发的地方会死人的啊。”电话那头的母亲已是泣不成声。

“妈妈,武汉援建是国家的大事,总理都来了一线,那么多志愿者都来参加雷神山医院的建设,我们的安全是有保障的。医院早一天竣工使用,就能早一天救治病人。”

“放心吧,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在朱巍的再三安抚后,母亲依旧是彻夜未眠。

每个小时都会看到惊喜

刘文红、朱巍三人被分到一个6人的援建组,负责52间病房所有呼叫系统、网络电视、语音电话、走道监控的施工布线、设备安装工作。

每天要搬运70多斤的电缆线上下楼,行走二、三万步。

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施工,他们小组第一天连续工作了24个小时,完后倒在简易工棚内的铁皮床上。

最年轻的王辉甚至感觉“浑身都酸疼,脚都不是自己的了。”接下来的四天,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除了吃饭,其他时间他们都在加班加点在干活。

三位志愿者辛苦工作的同时,也被眼前的变化所震撼:“每天在雷神山可以看到大批满载着捐赠物资的大货车连绵不断的运来,雷神山的建设速度可以说是每个小时在发生变化,每个小时都会看到惊喜!真切地感受到祖国的强大!”

为了保证按期完成任务,他们6人小组五天不分昼夜的施工、赶工,五天时间一共铺设了2万余米网线,安装了五六十套设备。每天,衣服都被汗水浸透。

说不累是假的

在刘文红他们紧张忙碌之时,另外一批衡阳市的志愿者也急速赶往湖北,参与援建武汉火神山医院水电项目。

2月3号凌晨12:48分,一则紧急调度大批量水电工协助武汉火神山医院机电项目安装的讯息,在湖南省衡阳市装饰协会微信工作群发布,很快就有15人报名。

黄振华,阳健,洪波、王元朝、刘新平、刘少青、王冬生等七名衡阳籍水电工,不计报酬果断报名,在两小时内赶赴长沙集结,义无反顾逆行疫区。当天中午12点,工人们抵达援建项目。

“98后”小伙子阳健是这次衡阳援建水电工人中最年轻的一位。他告诉记者,他当初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服母亲,让他来援建。

“我妈刚开始死活不肯我来,我好说歹说,她也拗不过我,就只好让我来了。”阳健说。

进入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万千施工建设者攻坚克难、争分夺秒抢进度。在这场速度战中,黄振华,阳健,洪波等被安排到火神山医院三号楼北面的隔离病房施工,负责安装开关插座、铺设PVC槽板和各种电器的调试。

援建火神山医院衡阳籍水电工黄振华说,现场各种大型机械、物资全部充足,大家都觉得自己做事有保障的,各个干劲十足。

累了靠墙角休息,饿了就吃盒饭。援建第一天的12个小时,志愿者们手里的电工机械飞速运转;一个动作持续十几分钟,手冻僵了就哈口气暖暖;登高爬上脖颈仰久了酸痛,低头转转脖子略微缓解一下疲劳继续施工。

“第一天刚去,我们就干了12个小时,中途休息了4个小时,后面就连续36个小时没停过。”黄振华说。

“48小时连续赶工,说不累是假的。但心里就想着能早点完工,让武汉的患者早点得到治疗。”一行7人都觉得这次的辛苦很值!

48小时内,7名师傅装配了8个病房的灭菌灯、照明灯50余盏,房间、楼道布线近1万米,并装配了2条过道的消防应急线路及24个卫生间的排气系统。

2月6日中午12时,黄振华等7位衡阳籍水电工结束水电装配任务报备返乡。临行前,他们在火神山医院前合影留念,用照片定格这段在疫区奋斗的日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