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大师自画像:青海卡地卡哇寺的稀世珍宝

舒放的后花园

2020-02-20 17:27平面设计师
关注

卡地卡哇寺,位于青海省海东市民和县甘沟乡静宁村。卡地卡哇寺是青海民和境内三大格鲁派寺院(宏化、灵藏、卡地卡哇寺)之一,汉文典籍记载为静宁寺,当是由地名而来之故。 甘沟乡大致历史沿革如下:民和建县前为碾伯县(今海东市乐都区)静宁堡,1931年设静宁乡,1956年改甘沟乡,1961年设甘沟公社,1984年复设甘沟乡。卡地卡哇为藏语音译,意为乌鸦嘴,有关寺名由来将在下文详细介绍。

01卡地卡哇寺宗喀巴大师画像的由来

在前文介绍青海格鲁派代表性寺院时,没有提到卡地卡哇寺。这并非有意忽略,而是因为该寺保存有被视为稀世珍宝的宗喀巴大师自画像,由于这一殊胜缘由之故,需要单独成文,以示尊崇。

宗喀巴大师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在大师的故乡青海,被尊称为“杰仁波切”,也就是宝贝佛的意思。在整个藏传佛教界,宗喀巴大师有“第二佛陀”的美誉,足见大师对佛教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宗喀巴大师自16岁赴西藏求法,直到1419年在甘丹寺圆满善逝,期间没有回过故乡。大师远在故乡的母亲香萨阿切极为思念大师,明洪武十二年(藏历土羊年1379年)前后,大师的母亲托前去西藏经商的仓环·诺日桑布带了一封信给宗喀巴大师,希望大师能够回乡看望。随信捎有其他物品,以及自己的的一缕白发。

大师见到白发的瞬间,心中涌现出对母亲的无限思念。但为了追求佛法,饶益众生,觉得千里迢迢回故乡省亲并无益处,于是用自已的鼻血混合颜料,绘制了一幅自画像并一封书信,依旧托仓环·诺日桑布带回了故乡给母亲。在信中,大师提到,以自画像和菩提树为胎藏,修建一座佛塔,将有莫大功德——这是塔尔寺的由来。

大师和母亲的往来书信,皆有仓环·诺日桑布传递。此人和卡地卡哇寺极有渊源。

仓环·诺日桑布,民和噶玛洛地方人。仓怀,意为商人之王。噶玛洛是地名,由部落名称演变而来。据《安多政教史》载:吐蕃王朝在赞普赤松德赞时期(公元742—公元797年),曾攻占大唐帝国河西陇右广大地区(今青海东部及甘肃南部)。并曾于大唐广德元年(公元763年)一度攻陷大唐首都(京师)长安。民间传说,因为无法忍受内地气候炎热之故,吐蕃不得已撤兵。在撤兵过程中,命令部分吐蕃将士及随军人员留驻河陇戍边。噶,藏语有命令的含义,如噶举派,就是奉行佛法之意。玛洛,意为不得返回,所以这些戍边将士自称噶玛洛,外界称这些人为“噶玛洛部”。后逐渐演变为地名,在青海境内,指化隆、民和交界地带。

据说,仓环·诺日桑布带着宗喀巴大师的自画像和书信返回安多时,笃信佛法的他,觉得此像非凡,就找了画师依照原画另绘一幅交给大师的母亲(现存塔尔寺的那幅),而将大师亲手所绘的像带到卡地卡哇寺供奉。以此缘由,卡地卡哇寺蜚声整个藏区,成为藏传佛教圣地之一。

传说是真是假,现在已经无从稽考。不论是塔尔寺所藏还是卡地卡哇寺所藏的画像,都不是普通人可以轻易见到,遑论辨别——这也不是凡夫我辈有能力进行的事情。更大的可能是宗喀巴大师托诺日桑布带回的画像确有两幅,卡地卡哇寺由宗喀巴大师的亲传弟子所修建,而由于诺日桑布和卡地卡哇寺的渊源,大师给予殊胜加持并不意外。

宗喀巴大师在写给母亲的信中写道:

顶礼大恩文殊师利

与我情深似海,恩重如山的慈母香萨阿切,以及所有兄弟姐妹,你们是否安然无恙?

儿今日收到你们托仓环·诺日桑布从远方带来的物品,母亲的发辫,妹妹的氆氇垫,弟弟在西宁买的象牙念珠……与信同时,我给你们寄去了用自己鼻血绘制的自画像……

从信的内容来看,大师并未提到画像是否有两幅,但我们没有理由怀疑商人之王的诚信。

02卡地卡哇寺名的由来

卡地卡哇为藏语音译,意为乌鸦嘴。

这种命名,和其他藏传佛教寺院想比,有一些不同。通常藏传佛教寺院的名称,多为和佛教教义有关的吉祥寓意,如拉卜楞寺为“具喜讲修兴吉祥洲”、哲蚌寺为“吉祥永恒十方尊胜洲”等。另外,在藏文化中,喜鹊和乌鸦的象征意义,与汉族不同。

卡地卡哇寺为宗喀巴大师的弟子索南桑布(曲吉加布)兴建。又据《安多政教史》等文献资料记载,最初噶玛洛部落在喇嘛台建有宁玛派寺院。明代永乐年,索南桑布带着一尊佛陀释迦牟尼塑像来安多弘法,将这座小寺迁至静宁土城堡内重建。在修建过程中的某日,索南桑布见雪地上有孩童足迹,他就沿迹寻去,发现一株旃檀树(菩提树),树梢上有一乌鸦鸣叫,吐口水如金线,以为吉兆,遂命名为卡地卡哇寺。

另有一个传说,则和仓环·诺日桑布有关。这个传说同时也讲明卡地卡哇寺外围有土城墙的缘故。

据说仓环·诺日桑布在九十九岁大寿时,请求索南桑布赐予长寿灌顶。灌顶之后,索南桑布和诺日桑布一起在诺日桑布的林卡(花园、公园)散步时,看见林卡中的檀香树上飞来一只乌鸦,嘴里吐出金色的光。见此神奇祥兆,诺日桑布非常喜欢,就将林卡供奉给索南桑布修建寺院。这就是卡地卡哇寺修建在土城堡内的原因。同时由于是乌鸦示现的缘起,索南桑布将寺院命名为卡地卡哇寺。

由于卡地卡哇寺的殊胜,在当地的汉、藏、蒙古、土(民和境内有青海土著民族——土族世居)族信众间流传着“不拜卡地卡哇,何来三大寺”之说。数百年期间,宗喀巴大师自画像一直得以保存,实乃幸事。

卡地卡哇寺现有建筑多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重建,有大经堂、护法神殿、佛塔、鼓楼、僧舍等。卡地卡哇寺还有关帝殿,供奉关帝。关帝在藏传佛教中已经演变为和格萨尔王同一心识的护法神。不过卡地卡哇寺的关帝和其他寺院的由来不尽相同。据记载,诺日桑布原本有一座家庙,供奉关帝,后来诺日桑布将林卡作为寺院用地之后,家庙一同移供至寺院。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