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春晚、上网课,现在的年轻人都离不开哔哩哔哩?

雷科技

发布时间:02-1621:06

在每天的下午两点到四点,弹幕网站哔哩哔哩上,都迎来了一大批生物爱好者。这些人点进了直播区,搜索“老蒲的课”,就可以收看中科院院士带来的授课。

“神经生物学的探索历程”是中科院授课计划的一部分,由于冠状病毒的疫情,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为了实现“停课不停学”,率先推出直播课程,由中科院院士、著名神经生物学家蒲慕明主讲。

据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介绍,整个过程基本实现了现场教学的效果,由于是全网直播,听众数量远超现场教学。事实上,在直播当天,人气就达到了9.7万,粉丝数超过了四千人。

无独有偶,2月12日,清华大学也开展了一次“直播授课”,这次的嘉宾,是清华经管学院学生,现役围棋第一人柯洁。

面对直播,柯洁显然有些紧张,不过很快,他就和弹幕互动起来,在围棋之外,也谈及了自己的生活经历。不过针对“是否有女朋友”的提问,柯洁也笑而不答,不过在结束后,柯洁很明显对这次直播很满意。

曾经的“二次元”网站bilibili,正在变成年轻人的文化符号。

火出圈的“二次元网站”

2019年12月,随着B站晚会名单的逐渐公布,知名论坛NGA的相关帖子开始出现了唱衰的声音。很多人根本想不通,吴亦凡、张光北、理查德克莱德曼和“二次元”有什么关系。

而在晚会播出之后,评论就从唱衰变成了叫好。

在B站的跨年晚会上,只要你是年轻人,总能找到自己喜欢的节目:不论是去年爆火的《哪吒》、《流浪地球》,还是属于全民记忆的《哈利波特》、《火影忍者》,甚至还有童年回忆的《数码宝贝》、《我为歌狂》。而对于NGA(艾泽拉斯国家地理)的用户来说,开场的《魔兽世界》已经把这些挑剔的用户征服了。

对于这场晚会,舆论给出了一致好评:晚会片段微博转发破万,人民日报等官媒大力赞扬。就在各个卫视为了保住收视率苦苦拉明星(甚至还有日本著名动画声优花泽香菜),放《野狼disco》的时候,B站反而逆势翻盘,赢得了鲜花和掌声。

在B站下面的一个长评中,有人这么写到:

晚会选热歌其实是不用思考的,就像年会或者学校晚会拿不出节目就来年度热歌舞蹈串烧和童话改编一样,无论好听不好听,只要热起来它就是经过观众验证的,再请当红的明星来一唱,收视率和话题度就 ok 了。 而 B 站晚会给我的感觉,是 80、90 这一辈儿人真正获得话语权之后应该有的样子,开放,兼容,审美,会玩,没有框架。

而从B站豪掷8亿,买下英雄联盟三年总决赛独播权,和签约“网红”冯提莫开始,“立志做年轻人的文化符号”就成为了B站的首要目标。

而对于“二次元滚出B站”的评论,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这么回答:

社区本质是个农耕氛围,对用户来说,社区最好的状态就是它出生的一瞬间。以后有任何变化,都会有人反对。我刻意降低B站的社交属性,让用户少碰面。每次用户见面只在视频下面见,社区扩大了十倍,只要这一类内容还在,他会觉得这个氛围是没有变化的。

不管是悲是喜,B站出二次元,迈向年轻化市场的步伐不可避免。

中国的Youtube?

曾经B站学习的对象,是日本的niconico,作为弹幕网站的鼻祖,B站的UI、用户设计,甚至是图标也是“致敬”了niconico。

而随着B站的逐渐扩大,越来越多的人认为,B站的目标是中国的Youtube。

为什么是Youtube,而不是“版权大战”中的优酷或爱奇艺?一是资金规模使然,二就是B站独特的社区氛围。

在几年前,爱奇艺、腾讯纷纷出手,希望夺取二次元市场的一杯羹,而B站彼时则被迫后发,新番市场三足鼎立的现状似乎要到永远。

但到了最后,就算“腾爱”上线了弹幕,花了上千万元购置一部新番,依旧留不住用户,最后纷纷退出新番市场,如今的国内二次元动画版权,B站可谓是一家独大。

归根结底,不是弹幕的问题,而是体验的问题。

在“腾爱”在研究暂停广告、弹幕广告的时候,B站给出了“播放免广告”的承诺;而在其他网站依旧用flash来作为播放主要媒介时,B站在2014年便试点了html播放;而在爱奇艺还在使用“伪高清”来节约流量时,B站已经上马了60帧。

陈睿也说:“和其它网站相比,我们把用户当人看。”

最后,“节约流量”和广告并没有给巨头们带来盈利,而B站却能实现每年翻倍的目标。

而如今,B站播放量头名是生活区,而不再是传统的番剧区。而B站的用户也开始了根据兴趣进行划分,这是一个典型的UGC+PGC模式。而B站的“长视频”和社区粘度,也让其他视频网站艳羡不已。

“Z世代”和原子化社会

在B站的上市招标书中,着重提到了“Z”世代对B站的影响。

根据Zebra IQ发布的《2019年Z世代报告》显示:目前,全球Z世代(指1995-2010年出生人群)有24亿人,占全球人口的32%,其消费能力达到440亿美元。可以用四个词来概括Z世代:思想开明、以行动为导向、独立、联网。

而伴随Z世代的,就是当今的“原子化社会”。

对于中国的年轻人来说,他们越来越体现出“原子化”社会的两大特征:对亲密关系的低欲望;试图远离社会传统的群体生活体系。

而B站的社区氛围,则很好的吸引了年轻人的进入,但这本质上,也是从“个体性孤独”变味了“群体性孤独”。

试想一下:你如今做饭是跟父母学还是自己去网上学?和亲戚聊天多还是和群友聊天多?王刚师傅的做饭教学爆火背后,就是父母和子女的经验疏离。

社会经验的“代沟脱节”成了当今年轻人的主旋律,“年轻人的第一次XX”也出现的越来越多。而在关于疫情的态度上,两代人也有了明显的区分:盲目相信和过度焦虑。

我相信,随着年轻人的越来越“独立”,B站会走出自己的一片天。但B站爆火之后的社会现象,则值得每个人去思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