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卫健委书记、主任被免职,疫情的黄金防控期为何会错过?

FX168财经网

发布时间:02-1208:08

据央视新闻报道,2月10日,湖北省委常委会决定:免去张晋的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职务;免去刘英姿的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

张晋、刘英姿简历照片

王贺胜同志到任

据报道,上述湖北省卫健委书记与主任两职务,由省委常委王贺胜同志兼任。2月8日,经中央批准,王贺胜刚刚任湖北省委委员、常委。

履历显示,王贺胜在医疗卫生系统工作多年,此次出任湖北省委常委之前,他担任国家卫健委副主任,分管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医政医管、基层卫生健康、宣传等方面工作。

王贺胜是此次疫情爆发以来,首个调整到湖北省委高层的领导。他还是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成员,早前随孙春兰等在湖北参加相关工作。

此次任命前,作为中央指导组的一员,王贺胜已赴湖北开展疫情防控指导多日。

据报道,1月26日,时任国家卫健委副主任的王贺胜带着首批防疫物资抵达武汉。1月27日,王贺胜一行曾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实地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治情况,并看望慰问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由省委常委兼任省卫健委主任,在中国还属首例,不过类似的“高配”也曾出现在2003年应对非典的人事调整中。

2003年4月20日,中共中央决定免去孟学农的北京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同日,孟学农请辞北京市长一职。当时一同被免职的还有时任卫生部部长张文康。

两天后,王岐山被任命为北京市代理市长。4月26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经过表决,任命吴仪兼任卫生部部长,此时距离吴仪当选副总理不足20天。

武汉疫情的黄金防控期为何会错过

作为湖北卫健委党组书记和主任的张晋和刘英姿在疫情防控初期负有领导责任,他俩被免职理所当然。

从2019年12月31日,武汉官方首次披露发生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到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公开宣布新冠病毒肺炎“确定人传人”。武汉错过了整整20天的黄金防控期,才致使新冠病毒疫情发展到如今这个程度。

2019年12月26日,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接诊了4位发烧、咳嗽的病人,他们均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检查发现,他们的肺部表现跟普通的流感不一样,跟其他病毒性肺炎不一样,而且还有传染性.

之后两天,门诊又陆续收治3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前后7个病人症状和肺部表现一致。张继先敏锐地意识到情况不对,向医院进行了报告。医院高度重视,立即决定上报。

12月29日下午一点,医院召集了呼吸科、院感办、心血管、ICU、放射、药学、临床检验、感染、医务部的十名专家,对这7个病例进行了逐一讨论,一致认为这种情况确实不正常,于是立即向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

武汉市卫健委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12月29日接到上报,12月30日向医政医管处发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指出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

按照中国的法定流程,武汉卫健委迅速向上级单位--国家卫健委和国家CDC提交了发现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和疫情的报告。国家卫健委的反响也相称神速,12月31日,派出了专家组到武汉市进行实地查询调查。

直到现在,国家疫情防控机制迅速反应,运行十分良好,张继先医生也作为疫情上报“第一人”于2月6日记大功表彰。

然而,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进行实地调查、采集样本、收集数据后,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这种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

更为严重的是,国家卫健委专家制定的病毒的诊断标准过于严苛。国家卫健委派的专家制定了三条“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诊断标准,1、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2,发热; 3、做全基因组测序。这三条标准都达到了,才能够确诊。

紧接着,这个标准的弊端很快显现出来了,武汉不少医院先后出现大量疑似病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原本从66张ICU床位中,预留了16张设立隔离区,到了1月10日,16张床位就满员了。

但按照之前专家组给出的疑似病例的三个诊断标准,这类集中爆发的发热病人,大部分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因此,很多医院未按“不明原因肺炎上报这些病例。

与此同时,武汉卫健委向各大医院内部传达了几个信息:1,不是非典;2,不会人传人;3,不会死病人;4,不会让医护人员感染。以至于12月31日封闭华南海鲜市场后,武汉一些医院内部在议论:觉得有点太夸张,小题大做。

据中国青年报采访武汉某三甲医院的病房主任李亮表示,疫情爆发后,他见证了医院发热门诊就医人数成倍增长,而当时制定的收治标准,把大部分患者拦在了病房外。这些在他眼中完全可以被“临床确诊”的疑似病例,只能回到家中,或者去到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成为众多“移动的感染源”。

最终,李亮医生在1月22日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与他一起感染的还有3名护士。很快,他的家人也陆续出现发热等症状,后来全部被确认感染。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危重症专家、副主任医师余昌平表示,早期新冠肺炎“确诊是很难的——需要专家、领导签字,才能查冠状病毒”。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接受财新网采访表示,按照这个标准,很难有人会被确诊,尤其是第三点,非常苛刻,实际上极少有人能去做病毒检测;这样很容易漏掉真实的病人。

对于因此错失的黄金防控期,彭志勇至今说起来都气愤,“我们医院领导就新冠肺炎的疫情跟卫健委反映了好几次,我知道别的医院也在反映。”

图源:财新网

现在回头看,上述三个标准是非常不合理的,不但造成了很多没有华南市场接触史、门诊时没有发热的病人难以确诊,而且造成疫情数据出现偏差,导致整个防疫决策出错。

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就不能确诊,但要确认人传人,就需要没有华南市场接触史的人确诊,检测标准从逻辑上杜绝了“病毒人传人”的可能性。

于是我们看到,由于确诊严苛,武汉卫健委自1月11日通报41例确诊患者后,此后5天未通报1例新增病例,并多次重申“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确实没有证据,也不可能有证据)。

数据来源:武汉卫健委

直到1月16日国家卫健委制定新型肺炎诊疗方案,把一些标准修改,比如不再要求病人有华南市场接触史,而是武汉旅游史等等,之前当地的诊疗标准才废止,这时疑似病例才开始多了起来。

1月18日,国家卫健委高级专家组成员再次来武汉调研,这次的调研对象包括中南医院、人民医院等四大医院的专家,调研中,四大医院报告了医护人员的感染情况,并再次提出了降低疑似病例诊断标准的要求。

1月18号,疾控部门给医院发放的上报表格中增加了医护人员的感染病例一项。

由于数据显示“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严重影响了武汉对是否进行防疫的决策。

武汉方面如期召开省、市两级两会,1月17日,武汉文旅局的春节文化惠民活动启动,武汉派发20万张惠民卷,可免费游黄鹤楼等景区,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4万余家庭参加,10万人参与……

对于百步亭社区“万家宴”在社会上引起的质疑,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回应说,“今年之所以继续举办这个活动,是基于之前我们对这一次疫情传播是对人与人之间有限性传播的这个判断,所以对这件事预警不够。

防疫机制终于被惊醒了

1月20日是武汉疫情的转折点。

20日上午,武汉市卫健委一次性更新了18日与19日两天的数据,共新增136名确诊患者。此次通报中,首次未提及“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的判断。

20日晚,钟南山院士在央视采访中肯定了新型冠状病毒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并指出,有14名医务人员在护理一名患者过程中被感染。

“确认人传人”一消息迅速点燃了舆论,被惊醒后的武汉,形势瞬息万变。

2020年1月23日凌晨2点,刚成立3天的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第1号通告:自23日10时起“封城”,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封城”次日是除夕,下午约四点钟,被征调到定点医院的护士小韩开始上班。4个小时一换班,她在换班时给爱人打电话:“今年不能团圆了。”马上就要跨年了,不能确诊的病患仍旧密密麻麻聚集在医院走廊里。

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专门听取疫情防控工作汇报,对疫情防控特别是患者治疗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

同日,全国医疗队驰援武汉。截至2月8日23:30时,已有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中医科学院、29个省(自治区、市)、新疆建设兵团、部队医院,共派出134支医疗队、13905名医疗队员。

其中前往武汉市有121支医疗队、12215名医疗队员。目前约有近2万名医疗队员云集武汉。

与此同时,按照“小汤山模式”建造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正火速建造。

武汉火神山医院于1月23日决定建设,1月25日正式开工,2月2日完成交付,截止2月4日上午9:26开始开始接受病人,前后用时仅12天时间。

火神山医院(图源:央视新闻)

不得不说,从发现病毒“人传人”到防疫工作全面展开,中国的疫情防控机制非常迅速且高效。

然而这样的反应整整晚了20天,武汉黄金防控期就这样错过,1月26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春运期间已经有500多万人离开了这座城市。

疫情因此迅速漫延至全国,确诊人数由一个月前宣布的41例,上涨到目前超过4万,死亡1017人,而且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现在,湖北省卫健委书记与主任被免职,但并不意味着问责已经结束,武汉乃至全国的疫情防控仍是高压期,还不能松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