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的故事》:别再抱怨梦想太遥远,多年前已经有人创造了奇迹

午言绝剧

2020-02-06 15:03
关注

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像我这样去建造一座水晶大教堂,但是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梦想,设计自己的梦想,追求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的梦想。梦想是生命的灵魂,是心灵的灯塔,是引导人走向成功的信仰。有了崇高的梦想,只要矢志不渝地追求,梦想就会成为现实,奋斗就会变成壮举,生命就会创造奇迹。——罗伯特·舒乐

水晶大教堂长122米,宽61米,高36米,它的体量远超巴黎圣母院,是二十世纪的建筑奇迹,也是罗伯特·舒乐心中对于人间伊甸园梦想的寄托与实现。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建筑奇迹通过电视节目走近我们的视野,比如《上新了故宫》一点点揭开天子居所的神秘,比如《遇见天坛》承载了古文物之美,比如《妻子的浪漫旅行》见证了索菲亚教堂的鬼斧神工。

来自英国的帕特里克·狄龙与斯蒂芬·比斯蒂,著名建筑师兼历史学家与享誉国际的刨面图大师的组合,为读者呈现了《建筑的故事》,讲述别开生面的场所精神。

从原始时代到21世纪,从最初为了遮风挡雨的茅草屋到为了减少对地球伤害的草砖房,《建筑的故事》又一次让我们回顾了人类房屋建造史。帕特里克·狄龙用文字带我们走进建筑背后的故事,斯蒂芬·比斯蒂用全彩宽幅等比例刨面图带我们在建筑中身临其境。

著名的挪威城市建筑学家诺伯舒兹提出:

古罗马人认为,所有独立的本体,包括人与场所,都有其“守护神灵”陪伴其一生,同时也决定其特性和本质。这正是古罗马时代就出现的“场所精神”。

通过《建筑的故事》这本书,我们看到,场所精神,不仅仅是对鬼斧神工的惊叹,更是追求梦想的传承。

在置身于快节奏生活的今天,很多空叹梦想遥不可及的年轻人,都应该翻开这样一本书,在图与字之中去用心感受究竟什么是场所精神,什么是梦想,什么是敬畏,什么是传承!

左塞尔金字塔,是埃及三大金字塔之一。说起“金字塔”,相信很多人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的是神秘。

埃及国王被称作法老,而“金字塔”就是法老的陵墓。因为陵墓的外形与汉字“金”字形似,所以我们称之为“金字塔”。

现如今,在尼罗河的下游,有着大约90多座金字塔的遗迹,人们见证了法老们的权势和财富,也见证了跨越时间的建筑奇迹。可以说,金字塔这个建筑,是建筑行业极具地位的一个了。

左塞尔陵墓是埃及王朝第一个用石块建造的金字塔,说起左塞尔金字塔,它因六级阶梯而著名。

作为埃及最为伟大的一位统治者,左塞尔将他统辖的疆域从非洲拓展到阿拉伯,他让敌人闻风丧胆,被他的臣民奉为神明,可即便他至高无上,心里也清楚人终究一死,王朝更替,恐再无人铭记。

那么怎样征服时间呢?左塞尔于群山之间有了灵感,他命令大臣伊姆霍特普用巨石为他建造陵墓,因为山不死,石永矗。

伊姆霍特普受命后,首先着手的是训练泥瓦匠的石头打磨之功,继而将打磨光滑的石头推砌成一个方形基座,接着在此基础之上再搭建一个更小的石台,此后层层叠加,直至达到六层为止,又以这座金字塔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集连廊、庭院、多房间为一体的建筑群。

事实证明,左塞尔的想法太有前瞻性了,历经千年后,法老的时代早已远去,但石头组成的金字塔却毅然注视着埃及塞加拉的天空。

建造金字塔,是左塞尔想要征服时间的梦想,也正是这个梦想,让左塞尔王朝成为历经千年的不朽传奇。建造金字塔这个举动,他不仅是把它当做一个欲望,更是对时间的挑战。

在左塞尔金字塔刨面图上,我们清楚的看到了什么是场所精神。那是一个征服时间的奇迹,左塞尔忧心思索如何战胜时间,定格的是关于梦想的雄心壮志。

优雅是巴黎这座城市的代名词,赏心悦目的石造建筑,宽阔舒适的街道,随处可见的浪漫喷泉花园,所有人提到巴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优雅,也正是这种一成不变,引得总统乔治·蓬皮社有了对巴黎多一个不一样东西的梦想。

为了这个唤醒巴黎的想法,乔治·蓬皮社开展了一场如火如荼的比赛,查理德·罗杰斯和伦佐·皮亚诺两位并非本土出身、大型建筑履历空白的年轻建筑师脱颖而出。

他们设计的蓬皮社中心正如他们所认知的世界,不断变化发展,新鲜事物层出不穷,蓬皮社没有正面,没有墙,甚至那些输送管道与输电线路都被至于建筑之外,似乎也正是如此,这栋建筑直白的告诉人们,它可以跟着时代与观念灵活变动。

蓬皮社中心的落地承载了乔治·蓬皮社梦想,而他这个梦想也确实改变了巴黎这座城市。

面对乔治·蓬皮社的梦想成真,你能说蓬皮社中心只是一栋建筑吗?这是一个梦想的创新,而它的设计者是真正的独具匠心。

从第一批游客的惊叹,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这里,蓬皮社成为了巴黎的地标建筑。

对于这栋建筑,乔治·蓬皮社不在乎它能不能成为世人眼中的经典,而是希望它能顺应时代变迁,有它独特的魅力。

让巴黎变得不一样是乔治·蓬皮社的梦想,他对蓬皮社中心的认可,亦是对年轻一代的认同。

在蓬皮社中心的刨面图上,我们清楚的看到了什么是场所精神。那是一种独具匠心的追求态度,他们把创新和梦想相结合,实现的不仅是这个城市的梦想,更是建筑变革的创新象征。

“故宫”的称号,是1925年,冯玉祥宣布故宫博物院成立,并宣布对外开放以后,人们对这座天子居所的称谓。

明代时的北京还是燕京,是当时燕王朱棣的封地,朱棣登基为帝后,作为封地的燕京北平成为了皇帝的“龙兴之地”,朱棣有了迁都的梦想,于是这座梦想中的皇城开始了长达14年的建造之路。

72万平方米,70多座宫殿,9千多间房屋,雕梁画栋,汉白玉阶,古代劳动人民用双手和智慧为中国创造了木质结构建筑奇迹,令世界惊叹。

朱棣如愿以偿坐上了紫禁城的龙椅,只要他一声令下,他的臣子莫敢不从,紫禁城成了皇权的象征,百姓望而却步。

虽然身为紫禁城的梦想家朱棣不过住了寥寥八年,但明清历代帝王却在这里实现了五百多年的宫廷历史,直至新时代到来,当人们走进这座皇城的时候,才揭开天子居所的神秘面纱。

正是这座紫禁城,让中国建筑在世界建筑史上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它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古建筑之一,而被誉为世界五大宫殿之首,这无疑更是对它的高度认可。

1987年,紫禁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从那一刻开始,它就是中国走向世界的代表名片之一。

而将紫禁城作为皇权梦想的朱棣,怎么也没有想到,百年之后,这栋建筑竟然成了中国人的骄傲。

紫禁城让全世界领略它的巍峨雄伟,庄严肃穆,而它承载的历史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更值得世人代代相承。

在紫禁城的剖面图上,我们清楚的看到了什么是场所精神。那是基于梦想的文化传承,古人用双手和智慧成就紫禁城,而紫禁城用它承载的文化底蕴感染世人,场所精神代代相承。

新时代的人们,越来越对建筑感兴趣,迫切想要知道其背后的故事。

这正说明场所精神在蔓延,《建筑的故事》一书正记录了这种难能可贵的精神,让我们这些并非建筑专业的普通人也能轻松汲取,让我们明白“场所精神”不是单指一个境况下才有的精神,而是无论何时何地人们都应该铭记于心的精神。

只要活着,就该有梦想,就该为之奋斗,就该不负自己,就该创新征服。

也许你的后代都不会成为建筑师,但场所精神一定会被发扬光大。场所精神应该让更多人铭记,它应该成为奋斗的指南,成为我们实现梦想的方向。

著名作家林语堂说:

梦想无论怎样模糊,总潜伏在我们心底,使我们的心境永远得不到宁静,直到这些梦想成为事实。

感谢《建筑的故事》带我们走近十六座传世建筑,让我们有机会深入了解“场所精神”。

从此“场所精神”不再只限于专业之上,它将铭刻在每一位追梦者心中,亦如在建筑师心中一般无二。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