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雕是冰做的,而这群学中文的外国学生,大概是用沙做的

诚言呈语

发布时间:02-0418:06

文|诚言呈语

本文原创,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转发分享。

这两天无意中看到了一组外国学生学汉语的统计数据,大概是这样的:

英国有5200所中小学开设了汉语课,2020年预计全英学习汉语的人数会达到40万;法国在150余所大学、700多所中小学开设了汉语课。他们的教育部还专门为此设立了个汉语总督的职务;意大利有40多所大学开设了汉语专业,注册汉语学员3万多人;就连总人口还不到4700万的西班牙,学汉语的人也已经超过了4万。……

数据不一定特别详实,但可以看出的是,学习汉语的外国学生不仅越来越多,而且增长速度也越来越快。

曾经被英语虐到怀疑人生的我,在看到这组数据时暗自欣喜:期盼了将近20年的“报仇”机会,终于来了!

学汉语?我觉得你们对汉语的难度可能有什么误解。

这门被全世界公认为最难的语言,这些年可谓让无数外国人领略到了当弟弟的感觉。

打开社交媒体,经常能找到这种画风的帖子。

一张通篇是X的汉语试卷,一段歇斯底里的沙雕哭嚎。像极了过去学英语时的自己。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而这种歇斯底里的崩溃,其实比比皆是,槽点遍布了每一个汉语学习的难点。

难点一:音调

汉语的第一个神奇之处,就是每个读音都自带四个声调,有的还有轻音。

可能和脸盲有相似之处,大部分初学者都分不出声调的差别。

但是声调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点,哪怕是一个字的声调读错,就可能让整句话变成完全不同的意思。

比如走到点餐台前问服务员:“姑娘,水饺多少钱一碗”。你把“水饺”改个声调试试看。

这要是在东北,你就祈祷自己还能回得了国吧。

难点二:单词

学英语的时候,背单词总像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不过没关系,让外国人背汉语词汇,同样也是件让人头秃的事。

我们当年学英语时,经常会用汉语字词去“备注”英文单词的发音。

但是也有很多玩砸了的。

很多这么做过的人,经常要么是无意中骂了人,要么就得有一个“短命”的家庭成员。

这种“学习经验”,其实也被不少外国人汲取了过去。

“拟声词记忆法”甚至被印上了教材。

在成语记忆中,甚至还出现了中英混用的进阶版。

至于效果如何,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结合着声调这个难点来看,今后的表情包,一定会出现一大批外国人系列。

难点三:书写

英文一共26个字母,即便是算上大小写也就52个。

但是汉字,是论笔画算的…

外国人第一次看到汉字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也许可以参照我们自己看韩国字时的感受:都长得差不多。

于是,外国学生为此绞尽了脑汁,想出了各种沙雕记忆法。

比如“联想记忆法”。

坐拥六套房,任谁看也都会“哈哈哈哈”。

再比如“类比法”。

用DNA的造型,来记“事”这个字。

也许这可能真的会有些成效,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的老祖宗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他们在造字的时候,还发明了一类生僻字,让你的“联想记忆法”毫无联想的空间。

别说写,你就是画都不见得能画得像。

而且在一些社交平台上,万能的中国网友还会“热心”地去教他们“齉(nàng)”、“爨”(cuàn)”这些字,为外国友人的汉语进阶“扫平道路”。

难点四:遣词造句

还记得学英语时,被定语、从语、状语、祈使句、倒装句支配的恐惧吗?

把这种恐惧放大若干倍,就是外国学生学汉语时的感受。

汉语中的语法本身就和英语差别很大,而且根据方言习惯的不同,可以有各种变换的形式。

所以,即便你有个中国朋友可以去求助,但也可能因为他的方言,让你考试时通篇都是红叉。

难点五:来到中国

有的外国学生感觉中文学得差不多了,想身临其境“试试水”。

但是大多数人在踏上这片神秘的东方土地时,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学以致用,好像是完全都没有用。

到了北方的外国学生,会被吞字、儿化音、倒装句、连音词、地方词折磨得欲仙欲死。

而到了南方的外国学生,则可能会默默地掏出机票,看看自己飞的到底是不是中国。

即便是硬着头皮和热情的中国人交谈上之后,还经常会觉得自己的中文可能都白学了。

讲道理,很多口语中的那些语义,可能也只有中国人自己能听得懂。

比如,“夏天能穿多少穿多少”和“冬天能穿多少穿多少”,“中国乒乓球谁都打不过”和“中国男足谁都打不过”。

这种常规操作足以让每一个初入中国练汉语的外国人倍感思乡。

不过也要提醒我们热情的“陪练”们,我们自己的普通话,可能也会让外国人根本听不懂。

在听不懂对方说什么的时候,你会有什么反应?

一定是给予对方肯定的回答,显得自己听懂了。

所以和外国友人交谈时,得到了肯定的回复也不要感到意外,这不一定是你的普通话很标准,而是他大概一个字都没听懂。

结语

英文中有句口语叫“It's Chinese to me”。

翻译过来就是“这对我来说就像汉语一样难。”

看来汉语的难,似乎是全世界公认的。

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法阻挡全人类学中文的步伐。

比如和我们有广泛合作的非洲兄弟,学会普通话那妥妥的能算是硬技能。

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也曾呼吁本国儿童放弃法语,改学汉语。

奔驰、佳能、三星等知名的跨国公司,开始把汉语考级的成绩,列入了员工考核的参考条件之一。

而战斗民族俄罗斯,更是把汉语纳入了本国的高考。

汉语是不是真的难学?我认为是的,因为语言是文化的积淀。

5000年延绵不断的中华文明虽然古老,但至今仍然根深叶茂、生机勃勃。但凡是数千年来延续不断的文明,一定有它的独特之处和伟大的智慧。

这个伟大文明在今天所展示出的一切,绝不是简约的西方语言所能描述的。

那么中文难学,也是必然的。

我们一直把英语作为必修主课,是因为在过去的200年里,世界话语权掌握在英语语系的国家手中,我们需要融入。

但是随着我们的复兴,外国人会越来越迫切地需要融入中国。当未来的某一天,我们重回世界的中心时,也许那时的外国人,就不会再抱怨中文难学了。

『诚言呈语』从每天为您解读教育、育儿难题。在这里,有故事、有观点,有逻辑、有深度。期待您的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