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长承认前期信息披露不及时(附采访实录,信息量很大)

国是直通车

发布时间:01-2801:28

作为市长,我要把防控工作做好

中新社记者 邹浩 摄

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专访。

谈工作

01

承认前期信息披露不及时

周先旺:这次疫情其实各方面对信息披露是不满意的。“我们既有披露不及时的一面,也有利用很多有效信息来完善我们工作不到位的一面。”前面这个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

02

机动车限行后有通勤车,但对接不理想

周先旺:机动车限行后有通勤车,我们将公交车停运以后的310台大公交车分到相应的街道来管理。另外给每个社区配备了3~5辆出租车,第一个作用就是承担社区内医护人员的接送,他们优先;第二是对不方便的、居家观察的人免费送菜,送餐,送他们就医。“不过这种方式现在在对接磨合上并没有达到理想状态。”

03

省长想全省,我在想武汉

周先旺:省长是全省的省长,他想的是全省的事,我是武汉市的市长,我想的是武汉市的事。

武汉市疫情在国家动员的大背景之下,已经有所缓解,但是里面还有一些结构上的不足。比如说我们进入隔离区的、进入医院红区的隔离服较为紧张,但总量上已经极大缓解。

04

把这个门关了,在历史上我们都会留下骂名

周先旺:,一个超千万人口的城市,采取封城,他们有的说在人类史上没有,在人类的城市发展史上也没有,但是面对今天疫情的威胁,我们把这个门关了,有可能把疾病阻断了,但是在历史上我们都会留下骂名。但是我们认为只要有利于疾病的控制,只要有利于人类生命安全,马国强说我们承担什么责任都可以,因为关门人民群众对我们有意见,我们革职以谢天下,只要把疫情控制好我们都愿意。

谈武汉

01

武汉人识大局

周先旺:我觉得武汉人非常棒,武汉人担当识大局,封闭一座城为全国人民的健康和全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奉献,这是一种大爱、大义、大气。

02

武汉人少出去就是做贡献

周先旺:武汉市病毒性肺炎的疫源区,把疫源区管控好,就可以阻断它的继续传播。传染病的控制首先是控制传染源,武汉人少出去,在这个时候,就是对全国的贡献,就是对人类的贡献。

所以我们按有关程序,做出来关闭离汉通道的决定。从目前看,武汉人外出的大幅度下降,对于阻断传染源效果非常明显。

在接受央视专访结束后,周先旺面对记者追问表示,如果在镜头面前说不清楚的话,就显得我和市委书记不作为。

“我觉得我刚才在董老师(主持人董倩)那里的表现,打分的话应该有80分吧。

问答实录

武汉市长周先旺走进总台湖北前方演播室,接受央视记者董倩专访。

主持人:首先我在武汉直播间演播室要向大家先解释一下,也许会问:“为什么你在前方、在疫区不戴口罩”。首先我们在这个湖北电视台的演播室是经过严格的消毒,另外我也请教了专家,说在这样一个经过严格消毒的空间内,而且我确认我周围的这些同事最近都没有去过像医院还有一些危险的地方,他们都戴着口罩,因此我现在因为在直播的过程中我就不戴口罩。但是大家可以看到,坐在我身边的周市长,他是戴着口罩的。

周先旺: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现在已经确认病情已经大面积发生人传人,我作为市长,我要把防控工作做好,我首先要带头按照专家的要求来进行必要的这种防控。包括个人的卫生习惯,个人出门要戴口罩进入公共场所要戴口罩,这是我们防控工作启动以后的一个基本要求。

主持人:另外离汉通道关闭以来到现在已经几天的时间过去了,效果呈现出来是什么样的?

周先旺:因为武汉市病毒性肺炎的疫源区,那么把疫源区管控好,我们就可以阻断它的继续传播。传染病的控制首先是控制传染源,武汉人少出去,在这个时候,就是对全国的贡献,就是对人类的贡献。所以我们按有关程序,做出了关闭离汉通道的决定,从目前看关闭以后,得到了武汉市民的理解,更产生了很好的效果,就是武汉人外出的大幅度下降,没有通道了,这是强制性的。那么在阻断传染源上,这个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主持人: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当我们看到数字的时候,来自武汉、来被湖北的病例确诊人数仍然在递增,包括疑似包括医学观察的数字仍然在增长,我们怎么理解这样一个增长?

周先旺:你说的增长和我们关闭离汉通道之间,它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跟你一下理不清楚。我们关闭离汉通道是减少武汉有可能被感染的人到外面去传染,那么对于我这个区域内已经被感染的,已经发病的,它这个存量是不会因为我的通道关闭而减少的。从流行病学发病的规律来看,我们12月27日发现首例,在溯源,到12月12日第一个病人住院,按照这个周期看现在进入高发期,所以在这个时候病人量增加。这是符合这个规律的。

主持人:周市长,昨天我在采访一些医护人员的时候,因为机动车限行了,所以对于医护人员来讲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我上下班怎么办,有些医护人员可能要步行一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是往返家和医院之间,有没有考虑到他们现实的出行问题?怎么解决,怎么保障他们?

周先旺:机动车限行的目的也就是要阻断传染病,让人减少流动。因为我们要求居家观察,没有特殊情况的不要出去,没有特殊情况的也不能离开武汉,外地的人没有特殊情况也不要到武汉,就是要大家都居家观察。那么这种传染病科学家早就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隔离,那么我们把机动车限行就是要让你不出去。

我们有通勤车,我们将公交车停用以后的310台大公交车分到相应的街道来管理,可以充当运输车。另外我们跟每个社区配备了3到5辆出租车,它的第一个作用就是承担你这个社区内医护人员的接送。

主持人:他们是优先的。

周先旺:是优先,第二就是对不方便的这些居家观察的人免费送菜、送餐,送他就医。当然了这种方式有些在对接上,在磨合上并没有达到理想状态。

主持人:怎么讲?

周先旺:比如我在这个社区配了三到五辆车,司机有的认为我可以帮你送菜送饭,但是发烧病人我不能运送。还有的司机因为缺少一些必要的卫生知识,要接送医生,我心中很爱他,但是我也很怕他,那我也不能送,所以这些衔接上就造成我们还有些医护人员不方便,我们目前正在对这个措施进行完善,在我们的医院的附近征用一些酒店,让这些医护人员从疲劳之中不要有到家的旅程。

主持人:从安全角度是不是也应当这么做?

周先旺:这样做应该是很安全的。

主持人:就是不让这些医护人员每天通行医院和家之间,而是让他们再一个地方居住,从更安全的角度考虑是不是这样的?

周先旺:应该是这样。这些问题是逐步暴露的,暴露以后它的应对措施肯定比问题的出现要慢一些,所以这段时间我们的医护人员确实很不容易。

主持人:这是医护人员,另外一个从广大市民的角度来说,防治疫情的扩散是重中之重,紧要的紧要,但是一些居民的客观存在的也是急迫的一种正常就医的需求,这怎么保证?

周先旺:从出行这个角度,我们要把他正常的需求尽可能在社区能够得到满足。

主持人:不让动尽量不让动。

周先旺:对,刚才克强总理也跟我们强调这一点,居家观察。必要的生活用品要能得到满足,否则他就居不了,居不了就要出来,出来就会要么被感染,要么被传染。

主持人:您说的是有发热的情况,但是还没有到那个标准,所以自己先居家观察。

周先旺:它是这样的,这里面还没有完全说清楚,居家有发热现象的,经过发热门诊以后,发热门诊治疗还不算发热病人,只是一般的头痛发烧、一般的伤风感冒,就在家里观察观察。如果是不继续发展,按照常规的感冒的疗法好了,那就不需要去,就居家观察。还有一种就是我什么病都没有,但是整个在这里有疾病传染的危险,我就在家里哪里也不出去,在家里休息,一旦出去就有被感染的可能。所以这样我们机动车的禁行主要是起到这个作用。

主持人:假如妇女生孩子或者老人突发的心脏的疾病,咱们怎么保证他们正常的就医需求?

周先旺:我们社区配的这些车辆就是来解决这些的,另外我们还在补充志愿者,社区有些有私家车的把志愿者组织一个队来解决这些突发的问题。另外我们的120这些机制还是健全的,只是说现在很紧张而已。

主持人:因为从23日到现在关闭离汉通道以后,这个决定实在是对我们外界的人来说,觉得突然,对你们身处其中的人来说,这是不是也是一个非常突然的决定?

周先旺:是非常艰难的决定。它的突然在于这个疫情来得太突然。

周先旺:疫情是突如其来的,洪水还有天气预报,其他的火警还有很多隐患,你们知道,我标准不到位,整改不到位,那么病毒性的这种疾病是没有预警的,没有预警突然来了,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将不可想象,在人类史上大的传染病,黑死病、鼠疫、天花曾经对人类的威胁,使人类造成的死亡是不可想象的。那么我们今天,我们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会不会这样呢?谁也说不清楚。在这个时候只有果断的关门,关掉城门,让有可能感染的这些人封闭在这个圈里,不要再出去传染别人。封闭在这个圈里居在自己的家里,在这个城里我也不能传染别人,所以这就是封城的作用。

主持人:其实把这个不动对于一个疾病的传染阻断来说是最好的,但对于一个特大型的城市,九省通衢的武汉来说,尤其是叠加了春运这样一个社会背景来说,对你们来说这个压力有多大?

周先旺:我们的书记马国强同志,他是企业家出身,考虑问题比我周全,但是面对这种也可以说叫大是大非问题的时候当仁不让。一个超千万人口的城市,采取封城,他们有的说在人类史上没有,在人类的城市发展史上也没有,但是面对今天疫情的威胁,我们把这个门关了,有可能把疾病阻断了,但是在历史上我们都会留下骂名。但是我们认为只要有利于疾病的控制,只要有利于人类生命安全,马国强说我们承担什么责任都可以,因为关门人民群众对我们有意见,我们革职以谢天下,只要把疫情控制好我们都愿意。

主持人:摆在面前的困难是什么?

周先旺:控制思想,因为病毒性疾病病毒的威胁,按照传染病的管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包括我们的班子成员,也不是人人都知道,他当书记我们当市长,那么相关的我们知道,在这个时候怕造成恐慌,要把事先事情做好。

主持人:恐慌有没有平息掉,还是多多稍稍有一定的存在,据您了解?

周先旺:因为现在疫情都亮开了,表现的都是不变的,治病不便,出行不便,恐慌是我们不知道、无形的压力,现在大家看得清楚,感染那是个什么状况,感染目前是一种什么样的外部威胁,我觉得现在的问题不是恐惧了,因为明了了,如果说不有效面对,不斩断传染源、不控制传播途径,你就要被传染,大家清楚以后就不是恐惧了,而是怎么把这种工作做好了责任和压力了。

主持人:如果从市民的角度,您觉得还是否存在一些对未来不确定性的心态?

周先旺:市民总的来说很配合,因为我们关门以后,没有人说来上访,没有人说找市政府、市委要个说法,没有,很理性,很配合。但是还是有很多市民很侥幸,说这么大一个城,就传到我头上吗?所以你看上街的也还不少,在社区里面活动的也不少,不戴口罩的也不少,那么现在就是要把通过我们的宣传、通过我们的动员,让每一个市民都要知道防治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这些措施,知道他应该怎么防的这些办法,人人参与,个个配合,那么我们这个封城才有作用。你封住了出去的,你没有管住里面的,那里面不断传播,问题也是很大的。

主持人:我不知道您留意了没有,武汉有了疫情之后,包括关闭离汉通道,其实有一些其他的地方的人们,对于武汉出去的,或者说甚至湖北出去的,都有一些多多少少的戒备,您怎么看待这种戒备的心理?

周先旺:这很正常,人们都追求自身的安全,一旦听说武汉这个地方有疫情,他不知道这个疫情多重,传播得有多么猛烈,他对你从这个地方来的人,他不愿意跟你接触,我认为他不仅是对武汉人,他是从武汉来的人,经过了武汉的人,他怕你带病毒。就像当年2003年北京广州非典以后全国各地也一样,我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的反应。

主持人:您最近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状态?

周先旺:疫情发生以后,因为疫情在不断地发展,从最初的判断,就是一般的病毒毒性不强,传播力不强,到后来第二轮说人与人之间有限性的传播,到后来是人与人之间的快速传播。所以我们的工作就不断地升级,应该说至少近十来天吧,我们都是,我们所谓的工作班子、市委、政府、包括我们各个区县相关的部门,这些同志都是连轴转。

主持人:应当说这次突发性的公共卫生的危机,包括政府的治理各方面运行都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怎么去面对这种巨大的考验?

周先旺:严峻的考验,我们武汉战胜过很多这样的考验,比如1954年的大洪水,1998年的大洪水,2003年的非典,2016年大洪水,其实我们有战胜困难的勇气,也有战胜困难的干部队伍,但是对战胜这种病毒性的困难,大家有一个认识过程。那么这次武汉的这种病毒性肺炎的威胁,它很像2003年北京加广州的压力。2003年非典疫源在广州,重灾区在北京,今年疫源在武汉重灾区在武汉,所以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大家压力都很大。特别是医疗资源,武汉市也是全国特别重要的医学中心,在这方面能力好于很多城市,但是面对一下突如其来的这么大的传染病的资源的需求,就捉襟见肘了,所以各方面的矛盾就充分暴露了。那么在这个时候,市委政府的班子大家毫无疑问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所以这种连轴转,而且还转得不好,这些问题就出现了。

主持人:您为什么刚才讲连轴转还转得不好?

周先旺:我感觉我们应对危机的能力,我们的这些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的这些办法还需要很好的完善。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很重要一块就是我们的危机层面的管理,对突发事件的管理,我们这方面能力还需要提高。

主持人:周市长非常感谢您的坦诚。刚才您说到,武汉即便具备了跟其他城市相比相对富余的这么一种资源,但是面对这么巨大的危机的时候,还是捉襟见肘,这个时候您觉得各方面的来的物资够不够,您觉得还需要什么?

周先旺:它是肯定不够的,如果一个城市的常态能够应付这么大的疫情,那你这个城市新增的这些财富就不能用于发展和改善民生,你不可能按照这么大的疫情来配备公共资源,这是不可能的,我想在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国家,包括发达国家,它也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您说的是自身面对是不够的,但是这个时候四面八方的人和物资来了,来支援来了,截止到目前为止,来的这些医生护士其他支援够不够?

周先旺:在这一点上确实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个中国公民,确实感觉幸福,我们灾情一发生,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高度重视,全国各地的资源向武汉集中,所以我们紧缺的防护衣、N95的口罩和护目镜以及其他的一些耗材,从全国各地就运来了。如果不是这些支援,我们可能很多病人就得不到及时救治,就不是在院治疗了,有可能永远的就告别这个世界了。

主持人:周市长,其实全国人民都希望你们,刚才您也说了,做出一个在治理能力方面做出一个很好的应对,另外一个在不断地学习中能够不断提升。但是大家也很期待,你们怎么能够得到既及时又准确的信息?能够让你们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

周先旺:这次我们的疫情其实各方面对我们信息的披露是不满意的,我们既有披露不及时的一面,也有我们利用很多有效信息来完善我们的工作不到位的一面。前面这个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很多不理解。

后来特别是元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了这个病作为乙类传染病,并进行甲类传染病的管理,而且要求属地负责,从这之后,我们认为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而且在很多方面的一些强硬的措施上,不是慢半拍,那是可以说是硬了一拍,比如说关闭离汉通道的问题,暂停我们的城市的地铁、公交、轮渡,包括武汉出去的长途公交车,这是很果断的。

周先旺:但是把这些措施采取以后,你整个城市功能就发生了变化,人们的衣食住行、这种服务都发生了改变,这就很多就跟不上来了。

主持人:明白,非常感谢周市长,因为我知道您近期的工作节奏一定系是非常快的,听您的声音已经感到嘶哑了,希望您保住身体,以力再战。希望武汉不仅仅各个方面的医护人员的支持,其实还需要各方来的心理方面的安慰,要知道我们要阻断的是病毒,但是要阻断的不是人与人之间的亲情。

主持人:您对于武汉市民的表现怎么样?

周先旺:我觉得武汉人非常棒,武汉人担当识大局,封闭一座城为全国人民的健康和全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奉献,这是一种大爱、大义、大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