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来追梦:《只有峨眉山》里的村民演员

新京报

发布时间:01-2208:11

四川峨眉山当地的村民做梦也没想到,在儿孙满堂、即将在家安享晚年的年纪,还有机会追逐演员梦。

△ 1月8日,四川省峨眉山市,航拍云海中的峨眉山山顶。

△ 1月10日,四川省峨眉山市高河村,演员们在只有峨眉山剧场表演。

△ 1月6日,四川省峨眉山市高河村只有峨眉山剧场,村民的表演充满张力。

△ 1月6日,《只有峨眉山》中的一幕。

△ 1月6日,《只有峨眉山》演出中的一幕。

峨眉山下普通的小山村高河村,一座巨大的剧场因文旅演艺剧目《只有峨眉山》拔地而起,与保留如初的高河村老村落构成一座大型实景剧场。剧场的270位演员中,有80多人是当地的村民。白天,他们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或是机关单位里的职工,抑或是在家照顾儿孙的“家庭保姆”;晚上,他们来到高河村,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

△ 1月10日,航拍四川省峨眉山市高河村。

270位演员中,有80多人是峨眉山当地的群众,白天,他们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或是机关单位里的职工,亦或是在家照顾儿孙的“家庭保姆”,晚上,他们成了舞台上的文艺工作者。

△ 1月7日下午4时许,四川省峨眉山市高河村,村民们早早来到剧场前等待表演。

△ 1月7日,只有峨眉山剧场内,化装完毕的村民们在后台备场。

△ 1月10日,只有峨眉山剧场,村民与青年专业演员同台表演。

村民本色出演打动观众

高河村老支书姚仕元是《只有峨眉山》剧组聘请的群众演员之一。2017年退休后,他因为要协调搬迁工作,被镇政府返聘。剧场修好的同时,他也成了身兼两职的大忙人。

△ 1月10日,夜幕降临,姚仕元回到高河村参加演出。

△ 1月11日,白天,姚仕元到办公室正常上班。

主剧场前,姚仕元在雾森系统营造的云海中漫步,向每一位打招呼的游客点头微笑,之后,他又迅速转移到旧村场景中,本色出演80年代的村支书。《只有峨眉山》共分为“云之上”“云之中”“云之下”三大部分,每一部分,他都有参与。

在姚仕元眼里 ,“ 云之上” 的灯光舞美抓人眼球,故事直击人生痛苦与幸福,“云之中” 的情景设计如在云霄,造型亦梦亦幻。作为高河村人,他最喜欢的还是“云之下”部分,即旧村里的情景剧表演。

旧村的一个场景里,正值花甲之年的徐涛在一群秀美的青年演员中显得矮小而不起眼,全身投入的她随着剧情泛起泪花,渐渐打动了周围的观众。

△ 1月10日,舞台上,徐涛饰演一名送别孩子的家长。

△ 1月11日,白天,徐涛要在家里照顾三个孙辈。

去年加入《只有峨眉山》剧组之前,徐涛已经有整整35年没有演出过。学生时代的徐涛是一名文娱委员,她喜欢歌舞、喜欢演出。毕业后,她每天晚上带着村里团支部的女青年们唱歌跳舞,为各种重大节日排演节目。25岁后,徐涛进入单位工作,工作之余还得照顾家人、打理自家的几亩田地,文艺梦想被放进了内心的角落里。

听说剧组招人,徐涛第一批报了名,熬过排练期后,终于登上舞台。白天,她在家里带三个孙辈,到点就把孩子丢给老伴儿,备好晚饭的食材,化上装去高河村。

△ 1月7日,排练间隙,演员徐涛(左二)与其他村民一起跳广场舞。

表演投入,每场戏都会哭

作为一名背夫演员,郑扶贵的演艺之路则显得阴差阳错,因为载朋友到剧组面试,自己也顺便尝试了一下,郑扶贵反而被选上了。因学得快、悟得快,郑扶贵在剧组里没少受到表扬,这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 1月11日,郑扶贵(右一)饰演一名背夫。

△ 1月8日,峨眉山山顶上的背夫。

△ 1月10日,郑扶贵在家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练习角色剧情。

△ 1月10日清晨,郑扶贵像往常一样提早一个小时到电力公司上班,为的是更早地完成工作,以便能准时下班到达剧场演出。

郑扶贵进行表演每个月可以领到 1650 元,他说,“钱虽然不多, 但这份经历难得。”

49岁的罗春秀并不在乎工资,喜欢看剧的她如今还会回味《 蛙女 》。每当看剧时,她总不 自觉地把自己带入角色,梦想着自己也能演主角。面试成功成了演员之后,她把 57 岁的丈夫汪忠华也一起叫上,“他当兵出身,平时太严肃,什么都不想尝试,我逼着他进剧组,他现在演得比我还来劲儿。”

△ 1月10日,罗春秀和汪忠华在剧中也饰演一对夫妻。

△ 1月10日,罗春秀演到动情处忍不住落泪。

在村口送别的戏份中,罗春秀和汪忠华依然演夫妻,两人要送“儿子”去深圳打工。每每演到这里,两人的眼泪会不自觉地往下掉。

罗春秀说,不光她自己,许多老年演员和她一样投入,基本每场戏都会哭。和年轻演员搭戏时,他们也习惯把对方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高河村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家一样的存在。

△ 1月10日,汪忠华演出中使用的拐杖和烟杆道具都是自己做的。

演戏之余,罗春秀和汪忠华依旧是农民身份。剧场不远处的田里,罗春秀和汪忠华翻了土,撒 上种子,新的种子即将发芽。

△ 1月10日,四川省峨眉山市,罗春秀和汪忠华在田里干活。

-The End-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文字: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祖一飞

版面责编:张磊

版面图编:刘晶本文图编:陈婉婷

责校:杨许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