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投资争过山海关,东北还缺什么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01-2022:03

来源:一财网

随着王健林、许家印、马云等企业家纷纷开启东北投资计划,东北目前已经打破“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魔咒,但笔者认为,要实现“投资争过山海关”,实现东北经济的真正复兴与振兴,做得还远远不够。

最近,地方两会纷纷召开,营商环境的进一步优化成为重要话题。有些省份的主要负责人在两会上自我反思,提出本地在营商环境方面的短板和未来改进方向。

黑龙江省省长王文涛就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以良好营商环境吸引各类企业和人才“再闯关东”,让“投资必过山海关”变成“投资争过山海关”。他更是直言:谁砸黑龙江的牌子,就砸谁的饭碗。这彰显了黑龙江全省上下改善营商环境的坚定信心和决心。

应该说,最近一两年,整个东北在营商环境方面的改进是有目共睹的。自2019年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发文《关于支持东北地区深化改革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来,东北各省市积极响应,制定深化改革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任务分工方案、时间表,深化“放管服”改革。

以黑龙江省为例,2019年3月1日,《黑龙江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正式实施。2019年6月19日,《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办事不求人”工作的指导意见》印发。2019年9月30日,黑龙江全省市移动政务APP上线试运行……新政的密集出台,使得黑龙江省的营商环境大为改善,企业办事成本降低了,群众满意度提升了,经济也在逐渐复苏。

随着王健林、许家印、马云等企业家纷纷开启东北投资计划,东北目前已经打破“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魔咒,但笔者认为,要实现“投资争过山海关”,实现东北经济的真正复兴与振兴,做得还远远不够。

创新企业成长的市场经济土壤不够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展起来的许多成熟产业,如手机、电脑等高技术领域的成熟产业,家电等消费品中的成熟产业,东北在很大程度上是缺位的。特别是在被认为是新经济时代科技创新集中体现的独角兽上,东北更是有差距。

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9一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显示,位于长三角地区的上海和杭州,独角兽企业数量分别达到45家和19家,而整个东北地区截至2018年3月份只有一家独角兽企业。笔者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除了东北本地的央企和大型国有企业运行效率不高、创新动力不足外,当地创新投入和创新支撑环境也不够宽松,创新载体建设不完善,对于创新政策的鼓励落实不到位,这些也有很大的关联。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要对创新性的企业持更宽容的态度,不能搞一刀切,同时还要加大对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企业和人才的引进力度和政策扶持强度。

代表新经济的独角兽企业多,反映了长三角地区政府对创新企业的扶持力度、当地风险投资行业的发达程度以及市场对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从根本上来说,这是因为,以民营经济业态发展成熟著称的长三角地区,一直秉承着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宗旨进行区域市场建设,进而推动区域一体化发展。注重建设区域内的统一市场体系,使市场自动调节相关资源配置和价格均衡,防止政府过分干预,充分调动市场看不见的手进行自我调节,遏制可能存在的行政垄断势力。

同时,长三角比较重视积极对外联系,使运行的市场体制能够适应区域经济发展的需要;强调市场上的各类主体公平竞争,重视反垄断与打击市场不当竞争行为,要求政府在区域内的统一制度下不得有歧视行为,不得出现行政分割的情况;重视市场信用制度建设,以保证民营企业的持续经营,维持市场交易秩序有利于经济的高效发展。

总的来看,在这样运转有序且完善的市场体制下,市场充分开放和平等,资源要素能够高效流通,为创新型企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成长土壤,进而使民营经济和创新经济能够得到更好更健康的发展。

支持企业高效运转需透明高效法治化环境

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也是衡量一个地区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指标。减少审批环节,减轻税费负担,各种优惠政策等,这些当然很重要,但并非重点。在笔者与诸多企业家的接触过程中,发现营商环境有个关键点非常重要,那就是公平竞争和稳定的法治环境。

市场经济越发展、越完善,就越显露出其法治经济的本质。对于创新经济来说,即使其萌芽于法律尚未涉及的空白地带,但无论是保护产权、维护契约、统一市场,还是平等交换、公平竞争、有效监管,创新经济所迈出的每一步都需要法治来保障。在这个过程当中,政府部门的执法要更加规范化,要简政放权,要践行契约精神,依法行政、依法办事。

司法机关更需要谨慎执法,慎重执法,分清事件性质,不越线干扰经济活动,不暗箱操作,杜绝案件久拖不决和冤假错案,坚守维护营商环境的底线,保护企业和企业家权益。

正是认识到这一点,今年1月17~18日举行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再次强调民企保护,要为企业发展营造更好的法治环境,坚决防止将经济纠纷当作犯罪处理、将民事责任变为刑事责任。

在日前召开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最高法有关负责人再谈民营企业家产权保护,要求各级法院要严惩侵犯产权犯罪,坚决纠正涉产权冤错案件,坚决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坚决禁止超标的查封财产,严格区分企业家个人合法财产和违法犯罪所得,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合法权益。

放水养鱼,才能水大鱼大

要充分认识到,东北经济的衰落不是短期问题,而是长期现象。1993年,东北三省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比例为11.01%;2003年实施十年振兴前,比例为9.53%; 2013年比例降为9.19%;到2019年一季度,东北三省GDP总和为1.13万亿元,占全国的比重仅为5.3%。从中可以看出,虽然历经改革与振兴,东北经济边缘化的趋势并未改变,不仅与东部地区差距拉大,还被中部、西部省份赶超。

鉴于东北的大企业少、民营企业尤其是创新企业活力不足的现状,更需要放水养鱼,对大企业和独角兽企业进行精准扶持,这样才能把政策之水完整传送到实体经济领域,促进区域发展。

以杭州为例,马云曾经阐述为什么阿里巴巴诞生在杭州,不仅因为杭州是他的家乡,更因为杭州拥有创业精神,尊重白手起家的人,包容民营企业的发展,更聚集了大量的优秀人才。除了对阿里巴巴的扶持外,杭州早在2010年就出台了科技型初创企业培育工程实施意见,要用真金白银扶持,让杭州的土地上成长起更多的“阿里巴巴”。截至2017年,杭州共培育科技型初创企业1397家,其中诞生了蚂蚁金服、菜鸟网络、同盾科技、微医、曹操专车等新经济独角兽企业,也使得杭州成为全球独角兽企业最多的五个城市之一。

幸好,东北也认识到自身在新经济方面的不足。继吉林和辽宁后,2019年7月16日,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同阿里巴巴集团在哈尔滨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将借助阿里巴巴集团数字经济领域的优势,共同建设“数字龙江”。

另外,企业家是用脚来投票的。民营企业投资一个项目的基础在于企业家对此项目的信心,一家公司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企业家的格局和信心。但是,一旦公权力过多干预,就很容易破坏企业发展的稳定预期和企业家的信心。

特别是一些执法部门过度执法和干预市场的正常经营,成为很多企业抱怨的地方。东北某市在这个方面就起到了不好的示范作用。据公开资料显示,该市的2019年财政收入预算表中 “罚没收入”这一明细科目,年初预算为20亿元,在该市总收入预算中占比47.4%,在非税收入中占据了将近90%的比重。其中,去年1~11月实际完成5.38亿元,相比上一年同期增长170.6%。距离完成全年预算还有15个亿的缺口。

所谓“罚没收入”,是指司法、公安、行政、海关或其他经济管理部门对违反法律或法规的行为按规定课以罚金、罚款或没收品变价收入,在财政收入预算中,把罚没收入额度定得这么高,有关部门如果完不成任务,是否意味着要对市场主体采取措施以达到目标?这显然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

助推企业发展,需多放水养鱼,而不是竭泽而渔。要知道,营造一个优良的营商环境非常不容易,但破坏一个营商环境,只需要一件事、一个人,就把这个地区的声誉给破坏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不解决,人才就留不住,资金就进不来,项目也就落不下,东北振兴就会是一句空话。

(作者系上海TMT产业研究员)

返回顶部